水晶宫建筑

 首頁 >> 政治學
身份認同與制度制定權:反政治社會化行為的解釋機制
2019年09月11日 09:33 來源:《南京師大學報:社會科學版》2018年第5期 作者:宋道雷 字號
關鍵詞:身份認同;制度制定權;反政治社會化;解釋機制

內容摘要:

關鍵詞:身份認同;制度制定權;反政治社會化;解釋機制

作者簡介:

   內容提要:政治社會化理論關注微觀個體形成政治價值、身份認同和宏觀政治體系傳遞意識形態的過程,其關注點是政治體系的穩定與持續。政治社會化理論也存在如何跨越微觀-宏觀之間的理論困境:如何解釋個體和群體的反政治社會化行為。植入身份認同的篩選機制,可以使政治社會化理論解釋微觀個體的反政治社會化行為;借鑒廣義制度變遷理論,從其五個階段進行整體思考,可以解釋個體反政治社會化行為克服集體行動困境從而贏得制度制定權并創建新制度、復制新制度,并最終實現新制度的穩定化,這可以使政治社會化理論解釋群體的反政治社會化行為導致的宏觀層面的制度變遷。關注身份認同和制度制定權,政治社會化理論可以打通微觀-宏觀之間的理論鴻溝,從而完善其對個體與群體反政治社會化行為的解釋機制。

   關 鍵 詞:身份認同  制度制定權  反政治社會化  解釋機制   

   任何政治體系的政治社會化行為都時刻生產著“反政治社會化行為”。這在政治社會化最主要的建制化領域中表現得最為典型。政治社會化理論認為學校是政治體系進行意識形態傳遞的重要場所?!罷翁逑道米隕淼娜τ牖?,建立公立學校,通過一整套成系統的教育規章制度與政策,在學校中推行意識形態,以培養支持政權合法性的種子公民,從而達到培育合格公民的目的”,①由此之故,無論資本主義國家,還是社會主義國家都非常重視公立學校發展的緣故。②然而,無論是約翰歐格卜(John U.Ogbu)對于學校中處于美國底層社會的非洲裔與拉丁裔學生的行為及其階級再生產的研究,還是保羅·威利斯對于生活在英國工人階級子弟為主的學校中的工人階級子弟的階級再生產的研究,還是印尼日惹街頭兒童tekyan亞文化的強化,③都揭示出:在學校這個政治社會化的主要建制領域中卻存在著大量反政治社會化現象。為何在政治社會化的主要陣地中卻上演著大量反政治社會化現象?政府在利用學校這種政治社會化機制,供給政治合法性資源的同時,卻生產著事與愿違的反政治社會化行為。政治社會化理論的解釋力主要集中于制度延續與政體穩定,尤其是公民在政權認同基礎上所發生的政治服從;然而很多現象卻表明政治社會化同時也生產著公民的政治不服從。也就是說,政治社會化理論無法解釋反政治社會化現象,這就是政治社會化理論的困境。如何對這種困境進行彌補,是政治社會化理論需要面對的挑戰?! ?

   一、政治社會化理論的解釋機制及其困境  

   政治社會化是社會化在政治體系領域的主要表現形式,它著重關注社會化與政治體系運行之間的相關性。④政治社會化沒有放之四海而皆準的定義,并且這個研究領域還被一些理論與實證的爭論所拖累,從一定意義上講,它是一個雜亂,甚至模糊不清的過程;但是,從最一般的意義上講,政治社會化是指在特定社會中政治文化向新一代公民傳遞的過程。⑤對于政治學家來講,研究政治社會化最基本的理由在于,公民“早期的態度獲取在政治體系中有某種最終的影響”⑥。從這個意義上來講,政治社會化是指公民“對政治態度和社會習性的學習,這對穩定政府至關重要”。⑦雖然對于政治社會化的理解多種多樣,總而言之,政治社會化被認為是“社會個體在社會政治互動中接受社會政治文化教化,學習政治知識、掌握政治技能、內化政治規范、形成政治態度、完善政治人格的辯證過程,是政治體系的自我延續機制和功能運行機制”⑧。

   政治社會化理論認為其主要功能在于確立個體的政治傾向與政治行為模式,從而確立個體對政治體系的認同。政治社會化使“大多數兒童在很小的年齡就確立了基本的政治傾向和行為模式”,⑨與父母、同輩群體的政治討論、父母的政治興趣,媒體的使用等政治社會化模式,都是影響個體政治參與的驅動因素。⑩從最為廣泛的意義上講,政治社會化是持續于個體一生的過程,幼年時習得的態度、信念、價值觀、準則和行為,會持續并影響個體未來的觀點和行為。(11)

   政治社會化對于政權合法性的維持與延續具有巨大的解釋力。政治社會化被看作是建構政治體系合法性的重要機制,政治體系通過各種途徑與機制,使官方意識形態傳遞給社會成員,并成為社會成員信仰與遵循的政治準則,從而認同其統治合法性。從這個角度看,政治社會化主要涉及兩方面的主體:一方面是政治體系,一方面是社會個體。就如熊易寒所言:“政治社會化實際上是一個雙向運動,一方面是政治體系以建制化或潛移默化的方式塑造社會成員的政治傾向和行為模式的過程,另一方面是社會成員不斷認知、學習和適應的過程?!?12)雖然可以從不同的角度,例如個體學習、政治文化、政治傳播、政治心理、社會教化等方面切入來研究政治社會化,但是,政治社會化都涉及同一個過程,即由個體政治態度、行為上升到政治系統的合法性的過程,因為“任何社會,為了能生存下去……必須緊密地圍繞保持其制度完整這個中心,把政治思想灌輸進每個成員的腦子里”。(13)

   政治社會化理論雖然具備強大的解釋力,但是也存在自身的理論困境。依照政治社會化理論的內核推演,一個具有良好政治社會化基礎的社會,在理論邏輯上會產生制度的延續而不會發生制度變遷。如果一個社會發生制度變遷,只能說是政治社會化產生阻隔,而不能說政治社會化理論的解釋力出現問題。由此,政治社會化理論便成為套套邏輯,失去了證偽的可能性?;謊災?,政治社會化理論本身包含著一個保守的“偏見”:它只能適用于解釋習得范式的保持與延續,不能解釋其為什么發生變遷,甚至是變革。(14)然而,現實社會并沒有因為政治社會化理論所強調的個體對政治體系的認同的存在而避免制度變遷,而是時常發生反政治社會化行為導致的制度變遷實踐。

   面對上述質疑,兩種解釋路徑可以被政治社會化理論所援用,以解決現實社會中反政治社會化行為和制度變遷帶來的理論困境。一種路徑關注微觀維度的解釋,即將身份認同植入政治社會化理論;另一種路徑關注宏觀維度的解釋,即將政治社會化理論置于更加宏大的廣義制度變遷理論之中。微觀與宏觀的兩種路徑都可以使政治社會化理論化解上述困境。

  

作者簡介

姓名:宋道雷 工作單位:復旦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賽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水晶宫建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