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宫建筑

 首頁 >> 政治學
任曉偉:中國共產黨為什么“能” 制度治黨視域下中國共產黨堅守初心和使命的基本經驗
2019年09月10日 09:22 來源:《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研究》2019年第4期 作者:任曉偉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壅?/strong>中國共產黨成立以來的近百年奮斗史充分證明了自己的“能”。中國共產黨的“能”,集中體現在不論處于什么樣的歷史時期、發展階段和發展環境,都始終能夠堅守自己的初心和使命,能夠把對黨的初心和使命的堅守與黨的制度建設高度統一起來,在制度治黨的視域中不斷推動對黨的初心和使命的堅守?;謚泄膊持貧戎蔚車幕揪槔純?,這主要表現在以黨章的形式不斷鞏固和升華對黨的初心和使命的認識,使黨的初心和使命成為全黨最基本、最普遍的黨性意識;把思想建黨、理論強黨融入制度治黨,通過健全黨內學習制度和強化全黨學習能力來不斷鞏固堅守黨的初心和使命的制度保障;不斷加強黨內民主集中制建設,在根本上為堅守黨的初心和使命奠定了政治實踐基??;以紀律建設為保障推進從嚴治黨,有效防范了對黨的初心和使命的政治偏離。

 ?。酃丶剩?/strong>中國共產黨;制度治黨;初心;使命;基本經驗

 ?。壑型擠擲嗪牛?/strong> D26  [文獻標識碼] A  [文章編號] 1006-6470(2019)04-0039-07

  [作者簡介]任曉偉,陜西師范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教授

  收稿日期:2019-07-10

  本文系教育部高校示范馬克思主義學院和優秀教學科研團隊建設項目“思想政治理論課教學體系創新引導大學生做到‘四個正確認識’研究”(項目編號:17JDSZK034)階段性成果。

  中國共產黨為什么“能”、馬克思主義為什么“行”以及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為什么“好”,是習近平提出來的關于當代中國思想政治理論研究中的重大問題,也是在新時代意識形態建設中具有引領性、基礎性的重大問題。從這三個問題的內在邏輯來看,中國共產黨的“能”是馬克思主義“行”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好”的歷史主體條件,沒有中國共產黨的“能”,在根本上不可能有作為生動歷史實踐所呈現出來的馬克思主義的“行”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好”。從中國共產黨近百年奮斗的歷史來看,中國共產黨的“能”集中體現在不論是處于什么樣的發展時期、什么樣的發展階段、什么樣的發展環境,也不論面對什么樣的發展任務,都始終能夠堅守自己為民族謀復興、為人民謀幸福的初心和使命,從而一貫保持著自己作為馬克思主義政黨的政治本質和歷史追求。從事物發展的規律來看,本質是決定一事物是其自身并區別于其他事物的內在屬性,一旦喪失了這一內在屬性,那么事物就不會再是自身了,就會轉變成其他事物。因此,中國共產黨堅守自己的初心和使命,就是堅守自己的馬克思主義政黨的本質屬性,這也是中國共產黨最大的“能”、最根本的“能”,是所有其他“能”的基礎。對于中國共產黨的“能”可以從不同視角來加以研究分析,其中制度治黨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方面。從制度治黨的視角來看中國共產黨的初心和使命,可以看到,在中國共產黨的政治邏輯思維中,初心和使命并不是一個抽象的認識,而是以強大的制度力量呈現出來的意識堅守。

  一、以黨章的形式不斷鞏固和升華對黨的初心和使命的認識,使堅守黨的初心和使命成為全黨最基本、最普遍的黨性意識

  制度治黨是中國共產黨建設史上的鮮明歷史特征。在嚴密的制度體系中,中國共產黨有效地維護著自身的高度團結和統一,高效地保證了權力按照人民價值的邏輯科學規范并轉化為強大的改造實踐力量。在中國共產黨的制度體系中,黨章起著黨內根本大法的作用,是黨的總規矩、總章程,“是黨內法規和制度系統的主體”{1}。一定意義上說,黨章是判斷中國共產黨制度化發展水平和制度性思維最根本、最直接、最有效的標準,也是中國共產黨堅守黨的初心和使命意識最根本、最直接、最有效的制度渠道。從1922年中共二大上第一個黨章產生到黨的十九大黨章,中國共產黨始終都把對初心和使命的堅守作為黨章中重大理論和政治問題來進行闡述,特別是在黨的事業處于發展的關鍵階段和轉型時期,對黨的初心使命的強調就更為鮮明。

  黨的七大之前,中國共產黨的黨章和事實上起著黨綱作用的宣言一般是分開制定和闡述的。1922年中國共產黨在剛剛成立一年后召開的二大上通過的宣言指出,“中國共產黨是中國無產階級政黨。他的目的是要組織無產階級,用階級斗爭的手段,建立勞農專政的政治,鏟除私有財產制度,漸次達到一個共產主義社會”{2}。與此同時,中國共產黨“為工人和貧農的目前利益計”,把“消除內亂,打倒軍閥,建設國內和平”“推翻國際帝國主義的壓迫,達到中華民族完全獨立”“統一中國本部(東三省在內)為真正民主共和國”{3} 作為民主革命階段中國共產黨的奮斗任務。根據這一奮斗目標,黨的二大黨章規定“凡承認本黨宣言及章程并忠實為本黨服務者,均得為本黨黨員”{4}。這是在民主革命的奮斗條件下對為民族謀復興和為人民謀幸福的黨的初心和使命的最初政治和理論表達,奠定了后來中國共產黨黨章文化的重要基礎。1945年,中國共產黨七大黨章實現了對黨的綱領和黨的章程一體化建設的新文本建構。七大黨章指出:“中國共產黨,是中國工人階級的先進的有組織的部隊,是它的階級組織的最高形式。中國共產黨代表中國民族與中國人民的利益?!痹諉裰鞲錈錐?,黨的任務則是“為解除外國帝國主義對于中國民族的侵略,為肅清本國封建主義對于中國人民大眾的壓迫,為建立獨立、自由、民主、統一與富強的各革命階級聯盟與各民族自由聯合的新民主主義聯邦共和國而奮斗,為實現世界的和平與進步而奮斗”{5}。七大黨章以強大的初心和使命意識凝聚起全黨的歷史創造力,使中國共產黨領導廣大人民群眾成功經受了抗戰勝利后復雜形勢的考驗,通過解放戰爭建立起強大的新中國,在根本上扭轉了中華民族和中國人民的百年屈辱史。

  社會主義改造結束后,隨著社會主義制度在中國的確立,1956年中國共產黨八大黨章在新的條件下賦予中國共產黨的初心和使命新內涵,指出社會主義制度確立后“黨必須努力促成我國的科學、文化、技術的進步,為在這些方面趕上世界的先進水平而奮斗。黨的一切工作的根本目的,是最大限度地滿足人民的物質和文化生活的需要”{6}。很明顯,黨在社會主義制度的基礎上開始及時地把實現民族復興和人民幸福列為了黨的奮斗目標。十一屆三中全會后,中國共產黨在實現偉大轉折、開啟改革開放新時期過程中進一步重申了黨的這一初心和使命。1982年黨的十二大黨章提出,要“逐步實現工業、農業、國防和科學技術現代化,把我國建設成為高度文明、高度民主的社會主義國家”,并提出“應當在生產發展和社會財富增長的基礎上,逐步提高城鄉人民的物質文化生活水平”。{7} 應該說,這一認識成為了支配改革開放以來不同階段上中國共產黨治國理政實踐最基本的理念,激勵著一代代中國共產黨人奉  獻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歷史事業。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后,中國共產黨領導中華民族迎來了從站起來、富起來向強起來的偉大飛躍,在黨章中更加強化對自己的初心和使命的堅守。黨的十八大黨章把“兩個一百年”列為奮斗目標,指出:“在新世紀新階段,經濟和社會發展的戰略目標是,鞏固和發展已經初步達到的小康社會,到建黨一百年時,建成惠及十幾億人口的更高水平的小康社會;到建國一百年時,人均國內生產總值達到中等發達國家水平,基本實現現代化?!眥8} 黨的十九大黨章則進一步重申并要求全黨為實現“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而奮斗,在此基礎上把“為把我國建設成為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美麗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而奮斗”{9} 作為新時代中國共產黨人的使命,從而在延續歷次黨章關于黨的初心和使命一以貫之認識的同時又使黨的初心和使命實現了鮮明的理論升華和明確的政治表達,在更高的社會發展質量和社會發展層次上表達了堅守黨的初心和使命的堅強政治毅力。

  縱觀中國共產黨近百年黨章建設史,中國共產黨始終能夠把對黨的初心和使命的堅守以當時的認識和敘述貫穿在不同時期和不同階段上制定的黨章中,通過黨章的敘述和教育使全黨對為民族謀復興、為人民謀幸福這兩個基點的堅守成為了持久而普遍的黨性意識。

作者簡介

姓名:任曉偉 工作單位:陜西師范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孫志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