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宫建筑

 首頁 >> 爭鳴
推進反腐敗工作法治化規范化
2019年05月31日 15:09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劉暢 字號

內容摘要:《求是》雜志2019年第5期發表習近平總書記重要文章《在新的起點上深化國家監察體制改革》。

關鍵詞:

作者簡介:

  《求是》雜志2019年第5期發表習近平總書記重要文章《在新的起點上深化國家監察體制改革》。文章指出,我們要保持戰略定力,持續深化改革,促進執紀執法貫通,有效銜接司法,推進反腐敗工作法治化、規范化,強化不敢腐的震懾,扎牢不能腐的籠子,增強不想腐的自覺。這一重要論斷,為推進全面從嚴治黨,鞏固發展反腐敗斗爭壓倒性勝利指明了方向路徑。

  堅持黨的領導。推進反腐敗工作法治化規范化,必須明確黨是反腐敗斗爭的最高政治領導力量,必須突出黨的領導在反腐敗斗爭中的根本地位,堅決執行黨對反腐敗工作的各項決策。堅持黨對反腐敗工作的統一領導,首先,要把黨總攬全局與人大、紀委、監察委、法院、檢察院等國家機構依法依章履職結合起來,要求各主體在黨的領導下各司其職、各盡其責、行動有序、相互協調。其次,要把黨總攬全局與深入推進國家監察體制改革結合起來,積極探索執紀執法相互貫通、有效銜接司法的實現路徑,高質量推進巡視巡察全覆蓋,實現黨內監督與國家監察、黨的紀律檢查與國家監察有機統一。再次,要把黨總攬全局與全面從嚴治黨的日常工作結合起來,逐步完善黨領導反腐敗工作的基本思路、組織形式、工作體制、決策機制和實施舉措,使反腐敗工作進一步規范化、程序化、制度化,確保反腐敗工作真正落地。

  強化法治思維。推進反腐敗工作法治化規范化,就要強化法治思維,樹立法治觀念。法治思維是指受法律規范、法律原則、法律精神和法律邏輯約束、指引的一種思維方式,在反腐敗工作中,法治思維的核心要義是限制、約束權力濫用。強化法治思維,推進反腐敗工作法治化規范化,首先,要自覺維護法律權威。反腐敗工作應嚴格遵照憲法和法律,堅持依法辦事,做到以事實為根據,以法律為準繩。其次,要樹立權力制約思維。在某種意義上,反腐敗就是要防范公權力的濫用。反腐敗工作法治化規范化,必然要求強化對公權力的監督制約,督促公權力部門或組織合理分解權力、科學配置權力、嚴格職責權限,加快推進機構、職能、權限、程序、責任法定化,從而遏制腐敗。再次,注重保障公民權利。腐敗行為從根本上講是對公共利益或人民權利的侵害。腐敗治理的觀念、模式、制度等必須堅持以人民為中心,切實維護群眾切身利益,在保障公民的知情權和監督權的基礎上推進和保障權力監督。

  健全法律體系。健全的反腐敗國家法律體系是推進反腐敗工作法治化規范化的重要保障。其一,要健全包括憲法、國家監察法和相關配套法律法規在內的反腐敗國家法律體系。憲法為國家監察體制改革和建構反腐敗國家法律體系提供了堅實根本法依據,國家監察法則是反腐敗國家法律體系的核心,其把黨的十八大以來在推進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斗爭中形成的新理念新舉措新經驗以法律形式固定下來,為推進反腐敗工作法治化規范化提供了統領性和基礎性法律依據。與國家監察法配套的相關法律法規是反腐敗國家法律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但相對而言還不夠健全,應加快完善相關實施細則,促進監察法與其他法律之間、監察權與司法權之間的有效銜接,形成系統完備、科學規范的法律體系。其二,要根據公權力的生成和運行原理,靶向治療、精準懲治,形成預防、監督、懲罰、教育、保障相結合的反腐敗國家法律體系。腐敗最本質的特征是利用公權力謀取私利,反腐敗國家法律體系也必須覆蓋公權力生成與運行的所有環節。應強化立法對腐敗的懲治與威懾功能,解決反腐能力不足問題,有效促進不敢腐局面的穩固;通過建構以消除腐敗機會和條件為目標的預防性立法,及時發現腐敗問題,確立和完善腐敗防范機制和精準矯正機制,形成制度反腐的長效機制;發揮觀念引領與促進功能,激發公職人員對腐敗進行自覺、自愿、自律抵制,為不敢腐、不能腐立法提供必要補充和軟性支撐。此外,健全反腐敗國家法律體系還要處理好黨規與國法的關系,在合理劃分適用對象、領域和范圍的同時,保持二者協調一致,切實增強強制力與約束力。

  完善監督體系。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構建黨統一指揮、全面覆蓋、權威高效的監督體系,把黨內監督同國家機關監督、民主監督、司法監督、群眾監督、輿論監督貫通起來,增強監督合力?!憊菇ㄉ舷亂惶?、左右聯動的監督體系對于推進反腐敗工作法治化規范化具有重要意義。第一,要明確黨和國家監督體系的基本構成。黨內監督是反腐敗監督體系的核心部分,突出了中國共產黨在反腐敗斗爭中的領導核心地位;國家機關監督、民主監督、司法監督是反腐敗監督體系的基本組成部分,旨在發揮人大、政協、法院、檢察院等在反腐敗工作中的重要作用;群眾監督、輿論監督是以公民權利為基礎的由下而上的監督形式,是反腐敗監督體系不可或缺的環節。第二,要明確不同監督系統的各自作用。黨委在反腐敗監督中擔當反腐敗主體責任,既要強化黨內監督,又要加強國家監察。黨內監督應負責黨內紀律檢查,圍繞全體黨員是否遵守黨章、黨規黨紀和國家法律法規進行監督。國家監察應圍繞公共權力運行中國家工作人員是否依法履職、秉公用權、廉潔從政以及道德操守情況進行監督檢查。人大、政協、民主黨派和群眾、媒體承擔著為紀檢監察和國家監察機關提供信息資源、監督其履職的雙重職責或義務。第三,要確保監督體系協調統籌、監督有力、制約有效。國家監察體制改革之前,反腐敗監督體系存在相關職能部門各自為政、缺乏分工協調等問題。以國家監察體制改革為契機,我國已基本實現紀檢監察與國家監察有機銜接,并在加速打破不同監督系統壁壘,形成黨內監督與黨外監督相結合,專門監督與群眾監督相結合,黨紀監督與法律監督相結合,紀檢監督與國家監察相結合的監督格局,從而促使具有互補功能的監督手段和監督資源得到有效利用,實現反腐敗監督體系的整合優化,發揮反腐敗監督體系的整體功能。

 

  (作者系吉林大學行政學院副教授)

作者簡介

姓名:劉暢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賈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水晶宫建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