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宫建筑

 首頁 >> 哲學 >> 馬克思主義哲學
馬克思的理論創新道路及其當代效應
2019年09月11日 10:14 來源:《哲學研究》 作者:張亮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The Road of Marx's Theoretical Innovation and Its Contemporary Effects

  作者簡介:張亮,南京大學馬克思主義社會理論研究中心暨哲學系。

  原發信息:《哲學研究》第20191期

  內容提要:在揭示資本主義生產方式運動規律及歷史命運的過程中,馬克思開辟了一條獨特的理論創新道路,霍克海默后來稱之為“哲學與社會科學的聯盟”。在當代西方,法蘭克福學派、“英國馬克思主義”以及20世紀后期的西方主流社會理論家,以各自不同的方式繼承或者借鑒馬克思的理論創新道路,將之與資本主義發展新階段的實際、具體民族國家的思想文化傳統有效結合,使之獲得生機勃勃的當代轉化,產生出豐碩而影響深遠的創新成果。對馬克思的理論創新道路及其當代西方效應進行深入分析,有助于我們探索建立符合新時代中國國情的理論創新道路。

  關鍵詞:馬克思/理論創新/“哲學與社會科學的聯盟”

  標題注釋:本文系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西方‘馬克思學’形成和發展、意識形態本質及其當代走向研究”(編號13&ZD070)的階段性成果。

 

  理論創新是當前中國哲學社會科學工作者亟待完成的一項歷史使命。怎樣才能創作出不負時代要求和人民期待的理論創新成果?新世紀初以來,哲學社會科學工作者們圍繞這個課題上下求索,付出很多努力,但取得的成效卻并不如人意。這表明我們的創新道路選擇或許存在問題。如果我們能夠找到一個理論創新的典型,對其創新活動進行深入分析,將有利于我們破解當前面臨的創新困局。在這個方面,馬克思無疑是我們的最佳選擇之一。一方面,這是因為馬克思發現了“人類歷史的發展規律”以及“現代資本主義生產方式和它所產生的資產階級社會的特殊的運動規律”,(《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3卷,第776頁)使我們對整個人類歷史特別是現代資本主義社會的科學理解成為可能;另一方面,這是因為在20世紀西方,許多理論家——既有馬克思主義者也有非馬克思主義者——以不同的方式“拜”馬克思為“師”,像馬克思那樣進行理論創新,在各自領域內取得了巨大成功,深刻影響了當代西方理論的基本面貌。因此,探尋馬克思的理論創新道路,解析當代西方理論家以馬克思為“師”的借鑒方式,對我們探索符合中國國情的理論創新道路大有裨益。

  一、馬克思的理論創新道路與資本主義生產方式批判

  歷史已經證明,馬克思最偉大的理論創新就在于發現資本主義生產方式并科學揭示了它的運動規律及歷史命運?;詼宰時局饕迦鮮妒返難纖嚳此?,當代西方主流學術界承認:“對于任何試圖理解18世紀以來橫掃整個世界的大規模變遷的人來說,馬克思有關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的分析仍然是一個必要的核心?!?吉登斯,2010年,第1頁)那么,馬克思是如何發現資本主義生產方式這個“難以察覺的實體”,進而科學地揭示了它的運動規律及歷史命運的呢?

  首先,馬克思直面現實,發現了無產階級的歷史解放這個“時代的迫切問題”(《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卷,第203頁)。發現真正的問題是理論創新的前提。問題越重大,理論創新成果的價值就越高,影響也就越廣泛、越深遠。一般說來,重大的問題往往存在于人類社會新舊發展階段、歷史時代、社會形態的轉折時期。在這種轉折時期,答案已經開始孕育,而問題也將被提出。問題的存在是必然的,但是,它們被何人、以何種方式提出,則是偶然的。這種偶然性對理論創新本身具有直接的影響。19世紀40年代初,馬克思以革命的民主主義者身份走上德國思想舞臺,期待通過哲學批判推進資產階級政治理想的實現,因為他堅信,“世界的哲學化同時也就是哲學的世界化,哲學的實現同時也就是它的喪失,哲學在外部所反對的東西就是它自己內在的缺點,正是在斗爭中它本身陷入了它所反對的缺陷之中,而且只有當它陷入這些缺陷之中時,它才能消除這些缺陷?!?同上,第76頁)與一味強調自我意識的鮑威爾不同,馬克思不僅尊重現實的權威,而且渴望通過實際的行動去改變現實,因為“在自身中變得自由的理論精神成為實踐力量,作為意志走出阿門塞斯冥國,面向那存在于理論精神之外的塵世的現實,——這是一條心理學規律”。(同上,第75頁)在這種觀念的內在作用下,馬克思迅速意識到自己與鮑威爾的理論分歧,與之疏遠并最終決裂,轉而投身《萊茵報》,開始直接接觸現實?!獨騁鴇ā肥逼?,馬克思“第一次遇到要對所謂物質利益發表意見的難事”,在與統治集團的論戰中認識了嚴酷的社會現實,了解了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思潮的存在,終在被迫“退回書房”后,開始基于現實清算自己原有的哲學思想和政治理想。(參見《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2卷,第31-32頁)馬克思提出德國的當務之急是無產階級的歷史解放:“徹底的德國不從根本上進行革命,就不可能完成革命。德國人的解放就是人的解放。這個解放的頭腦是哲學,它的心臟是無產階級。哲學不消滅無產階級,就不能成為現實;無產階級不把哲學變成現實,就不可能消滅自身?!?《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1卷,第16頁)當1843年馬克思提出無產階級的歷史解放這個命題時,德國的工人階級正處于萌芽狀態。在鮑威爾等人看來,德國工人階級連自我意識都尚未達到,何談其歷史使命?但馬克思卻于無聲處聽驚雷,站在人類歷史發展的高度,哲學地提出并論證了無產階級的歷史解放是“時代的迫切問題”。盡管馬克思當時的哲學論證還不是馬克思主義的,但他卻通過提出這個問題,推動了同時代人對這個問題的理解和解答,從而對當時正在展開的現代世界歷史進程發揮了微妙的然而卻又是實實在在的影響。

  其次,馬克思發動哲學革命,確立了科學地、批判地認識社會歷史的方法指南,使生產方式這種“難以察覺的實體”及其歸根到底的決定作用清晰地呈現出來。生產方式是一種客觀的社會存在,無論是否被意識到,都客觀地存在著并客觀地發揮著自己的歸根到底的決定作用。它之所以“難以察覺”,一方面因為它存在于社會歷史的深處,通過復雜的中介環節發揮作用,另一方面因為人們長期受唯心主義歷史觀的影響,無法科學地認識它。工業革命之后,資本主義生產獲得了巨大發展,生產方式及其對社會歷史進程的歸根結底的決定作用也由此展現在人們眼前。盡管古典政治經濟學家沒有從根本上擺脫唯心主義歷史觀的束縛,但他們率先在理論上描述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的本質及其運動,其認識達到了那個時代的最高水平。在轉向共產主義后,研究、批判維護私有制的政治經濟學成為馬克思思想發展的內在需要。1844年初至1845年春,馬克思對政治經濟學進行了第一次系統的學習、研究和批判。(參見張一兵,特別是第一至第四章)他對政治經濟學的理解由此發生了根本性的改變:第一,政治經濟學不是脫離現實的想象,而是關于現實的實證科學研究,它的形成與發展“是同社會的現實運動聯系在一起的,或者僅僅是這種運動在理論上的表現”(《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2卷,第242頁),只有通過并超越政治經濟學,才可能對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的本質及其發展規律獲得更高水平的科學認識;第二,“市民社會”或資產階級社會是政治經濟學的“實際出發點”、“實際學派”,(《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2卷,第249頁)因此,它無法理解、構想超越現存工業社會制度的、非資本主義的替代選擇,這是它所有幻象和謊言的根源;第三,德國的哲學、法國的政治學、英國的政治經濟學殊途同歸,或起源于謊言,或終結于謊言,這是因為它們既是民族的,更是世界的,即以不同的方式表達了資產階級社會的時代精神,就此而言,從哪一點出發,都可以構成對資產階級意識形態的顛覆?;諫鮮鋈鮮?,馬克思迅即發動哲學革命,創立歷史唯物主義。歷史唯物主義的創立是哥白尼式的革命,讓人們得以觀察并認識到生產方式這種“難以察覺的實體”及其歸根到底的決定作用:“一定的生產方式或一定的工業階段始終是與一定的共同活動方式或一定的社會階段聯系著的……人們所達到的生產力的總和決定著社會狀況,因而,始終必須把‘人類的歷史’同工業和交換的歷史聯系起來研究和探討”,(《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1卷,第80頁)從而為人們科學地、批判地認識社會歷史提供了一種方法指南,為歷史資料的整理及其中規律的發現提供了“某些方便”(同上,第74頁)。

  最后,馬克思開辟“哲學和社會科學的聯盟”的創新道路,在歷史唯物主義的指導下進行政治經濟學批判,令人信服地揭示了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的運動規律及歷史命運。在歷史唯物主義創立之初,馬克思就已經在哲學上證明:“共產主義對我們來說不是應當確立的狀況,不是現實應當與之相適應的理想。我們所稱為共產主義的是那種消滅現存狀況的現實的運動。這個運動的條件是由現有的前提產生的?!?同上,第87頁)但是,作為旨在“改變世界”的新哲學家,馬克思還期待自己的學說能讓盡可能多的人掌握:“理論一經掌握群眾,也會變成物質力量。理論只要說服人……就能掌握群眾;而理論只要徹底,就能說服人……所謂徹底,就是抓住事物的根本?!?同上,第9頁)對于共產主義而言,這個根本就是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的運動規律及歷史命運。歷史唯物主義創立之后,馬克思很快就意識到,“亞當·斯密和李嘉圖這樣的經濟學家是這一時代的歷史學家”(同上,第154頁),他們已經以非批判的方式把握到了資本主義的經濟規律,不過是“看作永恒的規律,而不是看作歷史性的規律——只是適于一定的歷史發展階段、一定的生產力發展階段的規律”(《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4卷,第536-537頁),因此,只有以政治經濟學的方式超越古典政治經濟學,共產主義的“根本”才能確立起來。所以,19世紀50、60年代,馬克思致力于在歷史唯物主義的指導下進行政治經濟學研究,走出了政治經濟學批判這一條新的創新道路,最終超越李嘉圖這個古典政治經濟學“不可逾越的界限”(《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4卷,第16頁),創作出《資本論》第一卷,以“官方的經濟學家甚至不敢去試圖駁倒”(《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2卷,第596頁)的方式,證明西方社會已經進入資本主義社會這個全新的社會形態,同時第一次科學地揭示了現代資本主義社會制度的本質及其歷史發展趨勢,使共產主義真正成為一門科學。

作者簡介

姓名:張亮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李秀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水晶宫建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