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宫建筑

 首頁 >> 語言學
以現實國情為依據發展我國外語教育
2019年09月10日 09:41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宮同喜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歐美國家外語教育語種布局經驗是中國推進外語教育語種多樣化的重要參照之一。統計顯示,美國高??璧撓鎦執锏攪餃僦?,遠遠超過中國高校語種數量。歐洲教育更是被認為蘊含著“外語多語種教育”的基因。歐美經驗成為中國外語教育語種設置的重要依據。

  借鑒歐美國家外語教育經驗,應準確理解“外語”教育在不同語境中的含義。按照傳統定義,“外語”教育一般是指在一個國家境內教授其他國家的語言。這一定義中的關鍵詞是“本國之內”和“他國語言”。受該定義的影響,人們自然地將美國的西班牙語教育、意大利境內的德語教育稱為“外語”教育,并按照外語教育的邏輯理解所在國外語教育規劃理念。但是,在人口全球流動背景下,外語和外語教育的傳統定義面臨挑戰。

  反思“外語”的定義

  人口全球流動背景下,外語的含義和邊界都在發生變化。從歷史的發展來看,不少語言的地位經歷著由“外語”到“移民語言”再到“國內語言”的轉變。在美國,西班牙語最初被視作外語,后來隨著西班牙語移民的日益增加,逐步成為重要的移民語言,繼而成為佛羅里達州、加利福尼亞州等地的社區語言。20世紀60年代以來,大量亞洲移民進入美國,導致美國境內越南語、菲律賓語等語言使用者迅速增長。如果這種增長能夠持續,可以預測,越南語等語言在美國境內的地位也會逐步發生變化,由外語變為重要的移民語言。

  就某一歷史階段而言,一些語言同時具有外語、移民語言和本國語言的多重身份,三者的邊界模糊。以美國為例,2016年,美國接收了全球200多個國家(地區)110多萬人口。大量的不同語言使用者進入美國定居生活。社會調查顯示,有6500萬美國居民在家庭生活中使用的語言不是英語,占美國總人口的20%左右。家庭內部使用的語言種類達到300多種。據統計,當前美國使用西班牙語的人口已經超過4000萬,這一數字已經超過西班牙境內的西班牙語使用者,使用越南語的人口超過150萬,使用法語的人口超過120萬。在這種情況下,這些傳統意義上的“外語”同時兼具“移民語言”“國內語言”的身份。

  美國聯邦政府沒有確定自己的國家語言或者官方語言,我們尚無法認定西班牙語等語言是美國國內語言。但在其他一些國家和地區,傳統意義上的外語已經獲得了地方官方地位。例如,根據意大利的《歷史少數民族?;しò浮?,在意大利境內,德語和法語在某些地區享有官方地位。匈牙利境內德語、希臘語、克羅地亞語等,奧地利境內的匈牙利語、捷克語等,羅馬尼亞境內的德語、俄語、土耳其語等,克羅地亞境內的德語、意大利語等,都享有地方官方語言地位。

  在這種情況下,我們不能將美國境內的西班牙語教育、克羅地亞境內的意大利語教育等視為外語教育。這些語言往往同時具有外語、移民語言、國內語言等多重身份。為了區分同一種語言的不同性質的教育,人們利用語言學習者的身份定義“外語”教育。同為西班牙語,移民家庭后代學習,則稱為祖語教育;其他族群的人學習,則稱為外語教育。然而,在現實中,兩者的界限很難劃定。在更多學校,兩者合而為一,同一個課堂上,既有外語學習者,也有祖語學習者。

  刻意區分一種語言的多重身份還會形成語言教育政策自相矛盾。美國2001年通過《中小學教育法案》,淡化移民語言教育的態度明顯。但同一時期,美國出臺了若干推進外語教育的措施,如“關鍵語言計劃”,號召中小學重視發展戰略性外語教育。自相矛盾之處在于,用力相反的兩項政策針對的可能是同一種語言。中文、韓語、阿拉伯語等語種,既是美國聯邦政府致力發展的關鍵語言,又是其有意輕視的移民人口語言。在美國語言教育歷史上,這一矛盾已經多次上演。Garcia將這種自相矛盾稱為“精神分裂雙困”。

  為了應對這一情況,人們正在使用一些新的措辭,如“英語之外的其他語言” (languages other than English)和“世界語言”(world languages)代替“外語”這一說法。早在20世紀70年代,澳大利亞為了準確表達境內的多語言生活狀況,逐步使用“英語之外的其他語言”代替原來的“外語”表達。廣為國內研究引用的“美國現代語言協會”發布的統計報告,措辭也是“英語之外的其他語言”,其涵蓋范圍不僅包括傳統意義上的外語,如漢語、越南語,還包括美國境內民族語言,如夏威夷語、納瓦霍語。外語的另外一種替代說法是“世界語言”。加利福尼亞州、華盛頓州、俄亥俄州等地頒布的中小學教育管理文件中,“外語”已被“世界語言”所代替。

  受傳統習慣影響,外語教育一詞仍然被廣泛使用。在這種情況下,相關討論應根據當地情況,準確把握“外語”語種的多重身份。

  明確外語教育的目的

  外語教育的基本目的,是為何開展、為誰開展的問題。當前社會中,促進國際交往、服務國家外交外貿外事事業,是各國外語教育最為普遍的追求之一。但是,隨著外語、移民語言和國內語言之間的邊界日益模糊,這一傳統外語教育的價值取向,已經無法全面解釋語言教育的全部意義。

  外語教育中的一些重要語種,往往同時具有移民語言或者社區語言的身份,并因此承擔多重功能。20世紀中期以來,拉美國家、中國大陸、越南和菲律賓移民大量進入美國,美國高校內西班牙語、中文、越南語和菲律賓語的學習者人數迅速上升。在歐洲很多國家,中小學開設的“外語”語種中,有些在該國(有些地區)享有官方語言地位,有些是境內主要移民群體使用的語言。在這種情況下,美國的西班牙語教育、意大利境內的希臘語教育的目的,就不僅是為了服務外交、外貿和外事事業的發展,也是為了對內服務社區居民之間的交流、促進不同語言群體之間的融合。例如,2009年美國加利福尼亞州發布的《中小學公立學校世界語言內容標準》認為,“加利福尼亞州學生多樣,語言、文化背景各異。學生學習世界語言,不僅是為了和境外人員交流,也是為了和州內不同語言人群交流”。

  如果遵從習慣,如將美國境內的西班牙語教育、意大利境內的希臘語教育稱為外語教育,我們必須全面把握這些語言的多重身份,以及其承擔的多重價值取向。它們不僅是為了“對外”服務國家國際交往,也是為了“對內”服務社區融合。理解語言的多重身份,理解外語教育的多重價值,就可以理解美國高校中為何西班牙語學習者占據半壁江山、為何開設了眾多 “非常不通用”外語。來自世界各地的不同語言移民及其后代是影響美國高校外語教育布局的重要因素。

  立足本土實際是出發點

  中國外語教育應立足本土實際。無論是歷史上,還是當前階段,歐美國家接收了大量的國際移民。歐美國家境內,外語、移民語言、社區語言或民族語言邊界模糊,外語教育的功能不僅是服務國際交往,還服務于國內社區融合。美國高校之所以開展200多種語言教育,原因之一是美國境內居民使用的語言達到300多種。

  與歐美國家不同,當前中國接收的國際移民數量依然較少。2018年,中國境內國際移民數量為100萬左右,約為總人口的0.01%。境內移民人口尚未形成影響外語教育布局的力量。在一段時間之內,中國外語教育的主要目的依然是服務外交、外事、外貿等國際交往工作。

  教育目的決定外語語種選擇。在服務國際交往這一主要目的發生改變之前,中國外語教育應優先選擇全球范圍內影響力大、有利于促進國際交往的語種。在這些語言的人才儲備完備之后,再有計劃地推進一些非常不通用語種的教育教學。當前,以美國或者歐洲國家外語教育經驗為參照,單純以語種數量擴張為導向,盲目過度投入國際交往中使用價值不大的外語語種,不僅無法促進國際交流,還會造成教育資源的巨大浪費。

 ?。ㄗ髡叩ノ唬荷蝦M夤锎笱в镅匝芯吭?、中國外語戰略研究中心)

作者簡介

姓名:宮同喜 工作單位:上海外國語大學語言研究院、中國外語戰略研究中心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馬云飛)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水晶宫建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