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宫建筑

 首頁 >> 影視 >> 影視評論
《風中有朵雨做的云》:技有余而神不足 技有余而神不足
2019年05月31日 15:53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路侃 字號

內容摘要:《風中有朵雨做的云》(以下簡稱《風》片)是一部有藝術片氣息的犯罪題材情節片。與幾年前的《浮城謎事》相比,《風》片再次表現了導演婁燁在運用電影語言、形式創造上的才氣和創作犯罪類型片時特有的文藝氣質。

關鍵詞:

作者簡介:

  《風中有朵雨做的云》(以下簡稱《風》片)是一部有藝術片氣息的犯罪題材情節片。與幾年前的《浮城謎事》相比,《風》片再次表現了導演婁燁在運用電影語言、形式創造上的才氣和創作犯罪類型片時特有的文藝氣質。

  影片故事主要描寫一個因金錢貪婪和情欲糾紛而導致的兇殺慘劇,一開始就表現出藝術性、社會性和懸疑性緊密結合的敘事特點。陰霧蒙蒙的江面和天空,龐大破舊的城中村,一個手持木棍的青年在狹小的樓宇間飛跑,見人一聲低吼“快走!”接著是越聚越多的人群,與地產商雇傭的強拆隊發生激烈沖突。趕來調解的開發區主任唐亦杰走上一座空樓后卻突然墜亡??燜俜⒄溝墓適擄殉逋?、社會和意境緊緊聯系在一起。由此至全劇,影片的情節性、社會性和文藝性緊密融合貫穿始終,在電影語言、形式表現、人物刻畫上呈現了充分的個性化創造。

  作為有著濃厚文藝性的犯罪懸疑片,《風》片一開始就用懸念和沖突緊緊抓住觀眾,時空交叉的情節線索引領觀眾步步緊隨,發展和結果令人震驚,故事性極強。同時又表現了一定的社會縱深感,時光流揭示了犯罪背后的社會生活暗角與灰色地帶:不法臺商對大陸干部的腐蝕,倫理敗壞埋下犯罪的禍根,經濟快速發展中的社會矛盾。這些都成為情節的重要部分,構成有深度的故事性。

  而對故事性極強的電影語言呈現,《風》片又表現出很強的文藝性。非固定攝影機拍出大量晃動鏡頭,營造出強烈的現場感、激烈性。蒙太奇的交叉剪輯將懸疑、線索、追溯、時空、結局交替銜接,構造出情節的曲折、完整、清晰,加強了畫面的節奏、沖擊和快感。警官楊家棟與臺商姜紫成生死搏斗時,畫面突閃楊家棟心理視角,快速回閃出楊父車禍的激烈模糊場面,敘述視角的轉換,暗示楊家棟心中始終存疑姜紫成有歷史血案。層次多樣的情欲曖昧、勾引、放縱、暴怒,犯罪中的誘迫、威脅、忐忑、驚慌,讓影片的人物心理表現毫不輸于文學的細致描寫。更突出的是影片的氣氛營造。全片畫面始終晦暗不明,只有一個有軌電車的明亮畫面一閃而過,拆遷、犯罪、交談的場面都在暗夜或雨天,室內也非燈光明亮,加上流行音樂的迷離味道,構成一種與犯罪故事統一的意境。這種環境氣氛的營造表現出明顯的主觀性、個人性視覺。影片故事充滿寫實性,而氣氛意境卻更多象征性,象征大于寫實。婁燁在《浮城謎事》中也曾經這樣表現過環境氣氛,也是始終的雨天、暗夜,大量的晃動、模糊鏡頭,用以表現倫理墮落逼迫出的追打、兇殺。一部作品如此這樣是個性化表現,再次同樣表現就有重復之感。對比經典類型片《尼羅河慘案》《卡桑德拉大橋》,同樣是犯罪題材,其中的環境氣氛卻是陽光明媚,寫出了光天化日、幸福愉快之下發生罪惡,環境氣氛與犯罪形成巨大反差,也是一種震撼的表現,更重要的是使影片的大時代、大環境表現不失位、不失實。而《風》片的環境氣氛描寫卻幾乎看不到故事發生地廣州的大時代、大環境了。用自然環境的陰霾與犯罪的陰暗相統一,在藝術上也不是太新的象征。

  作為注重文藝性和社會性的犯罪片,《風》片的重要不足是對人物的精神世界挖掘很少,故事整體表現不法的發財欲望引發犯罪,但很少看到犯罪者的精神層面,基本是欲望與行為的情節推動。導演受到日本社會派推理電影的影響,電影語言和表現形式又有所超越,更有時代感,但在電影精神表達上并沒有超過《人證》一類的作品?!度酥ぁ飛羈絳闖雋朔缸镎叩木袷瀾?。影片中女主角殺害前來認母的親生混血兒子,是為了掩蓋自己難以告人的一段身世,揭露出日本上流社會嚴酷的等級性。電影主題歌《草帽歌》深情唱出為什么母愛、人性與地位要水火不容、殘酷無情的深義。而在《風》片中,看不到對人物精神的深層揭露,所有犯罪者一出場基本都反面化了,看不出他們精神世界的墮落,只有故事的發展,沒有精神的過程,實際是貪婪之心的瘋狂不止。小諾的出人意料殺父,更多也是基于知曉了父女血緣真相和對養父生活厭惡的心理,雖然增加有感情世界筆墨,但仍然少見其精神內心。而只有寫出犯罪者的精神世界和過程,也才能把個人犯罪與時代的發展進步區分開來。從《浮城謎事》到《風中有朵雨做的云》,婁燁電影很多注重揭露不法資本的貪婪和倫理墮落,揭示經濟發展過程中的某些社會不平衡現象,具有較強的認識和警示意義。兩部作品都注重于情節故事和電影語言表現,都存在心理描寫強于精神描寫現象?!陡〕敲帳隆返囊衾只貢澩锍鲆歡ǖ惱婢裥?。在大雨的黑夜,在《歡樂頌》的激昂旋律中,備受屈辱的女主角陸潔滿面淚水地奔跑追打破壞自己家庭的“小三”,“全世界人人皆兄弟”的音樂主題和追打場面、和人物的仇恨內心構成強烈反差,表達了敘述主體對殘酷事實的悲憤之情,成為畫面之外的正面精神。雖然不夠有力,但畢竟表現出一種敘事精神。而在《風》片中,人物的內心精神表現遠弱于故事情節演進,有人物心理,但非精神世界,敘述主體的精神表現也幾乎看不到。更多看到的,是一個有吸引力的情節片故事。也能感覺到,影片在意的很多是“技”的場面,包括夜總會和流行歌曲中的浮華場面,腐蝕干部,構陷警察,主要帶來的是故事性和視覺效果。精神表現的不足使《風》片對文藝性和社會性的傾注有流于淺表的感覺,甚至弱化了更準確地表現時代的社會性。

  犯罪類型片在多年發展中表現形式和電影語言有了繁多的發展變化,無論結構、人物或特效,敘事形式和電影語言的各個層面都空前多樣。而犯罪片的進一步提高,更重要的是在于人物精神世界的深入表現。電影在形式上是技術的藝術,但本質上仍然是精神的藝術。無論基于技術的形式如何發展變化,都是以表現人的精神為目的。失去電影中的精神也就失去藝術的魂,至多流于單純快感,甚或偏離藝術價值。同期上映的奧斯卡獲獎影片《綠皮書》《波西米亞狂響曲》,無一不是表現出啟迪與激勵的精神性和價值觀。對精神世界、精神價值的追求,藝術片與類型片是一致的。犯罪片同樣需要揭示人物的精神世界,才能不流于故事與技術,給人更深的藝術感受。

  類型片創作需要把故事和技藝做得有精神,把精神價值做得有市場,才可能有更大的提升。

  

 

  

  

  

  

作者簡介

姓名:路侃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文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AXK`X]PUUSK)8ZX%WTS48)K.pn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水晶宫建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