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宫建筑

 首頁 >> 影視 >> 戲劇
琵琶一曲為誰彈:聽歌劇《玉堂春》
2019年05月31日 16:50 來源:中國音樂家協會網 作者:陳志音 字號

內容摘要:著名作曲家徐沛東聯手著名劇作家韓靜霆,從傳統戲曲中“淘寶”演化一部歌劇《玉堂春》,2019年3月14日、15日由中國歌劇舞劇院在大連成功首演。

關鍵詞:

作者簡介:

  著名作曲家徐沛東聯手著名劇作家韓靜霆,從傳統戲曲中“淘寶”演化一部歌劇《玉堂春》,2019年3月14日、15日由中國歌劇舞劇院在大連成功首演。

  從明代傳奇到清代戲曲,《玉堂春》可謂人物劇情家喻戶曉。一段西皮流水“蘇三離了洪洞縣/將身來在大街前……” 梅尚程荀張異彩紛呈,更是咱老百姓百聽不厭的經典名段。

  歌劇并非“移植”戲曲,而是一次全新的創作。滿懷對傳統的敬畏與尊重,編劇有意識滲入現代大眾審美取向與個人藝術審美理想,“存其精華去其糟粕”,在美化、凈化上做文章。全劇由恨別青樓、禍起洪洞、蘇三起解、三堂會審、囚牢私會、后庭夜宴、刑場披紅結構而成,將老戲中某些殘留的格調不高、趣味不雅的文辭剪除殆盡。重點突出蘇王二人的真摯愛情,提純“情”的內涵,升華“人”的境界。劇作家古典文學功底深厚,他的文辭優美雋永,既有民間鄉土的親切質樸,又有文人雅士的精道深刻。

  從人們耳熟能詳的西皮流水“蘇三離了洪洞縣”里,演化一個音樂主題,應該不失為一條捷徑。徐沛東卻避開觀眾熟悉的戲曲旋律,形成以山西民間音樂為基調的民族歌劇的寫作方式,優美的抒情化、通暢的敘事性、豐沛的配器法、強力的戲劇感,在其歌劇化的音樂語言體系中盡顯風采?!捌鸞狻筆橋鶻塹暮誦某?,這段長達八九分鐘的詠嘆調開闔張弛起伏跌宕。起頭借鑒戲曲散唱的【導板】轉入散唱的類似【回龍】腔,經過高度歌劇化的抒情段落,再接那聲聲催句句急、緊拉慢唱的聲腔效果,感人肺腑、回腸蕩氣,聽起來特別過癮。

  曾任小澤征爾大師助理指揮的青年指揮家黃屹,應邀與中國歌劇舞劇院樂隊與歌隊精誠合作,在解讀詮釋、理解表達上有其獨特優勢。他才華橫溢功力超群,貫徹作曲家的創作意圖十分得心應手,音樂無論大動態、小細節都精密細致令人心悅誠服。

  女高音歌唱家龔爽領銜民聲組蘇三,同青年男高音歌唱家毋攀(飾王景龍)搭檔;美聲組則由王一鳳和王楊的組合擔綱。兩場公演兩組演員,春蘭秋菊旗鼓相當。蘇三,可能是王一鳳最下功夫也最具光彩的角色。她很好地塑造出一個新的蘇三,舉手投足借鑒了戲曲旦角的某些招式,但卻并非刻意生硬的模仿。她的詠嘆富于穿透力和感染力?!八杖鸞狻幣黃淺?,既熟練運用歌唱技巧,又努力追求風格韻味。

  青年男高音王楊的音色清潤柔美,技術上無明顯瑕疵,很努力很認真地去演好王景龍。從第一場的落魄公子到第三場的巡按大人,他的表演富有層次變化。在“會審”一場,初見蘇三的驚詫、慌亂,問話中的掩飾、不安,如果能在形體動態上更有感覺更到位,這個人物就會更立體豐滿。相比起來毋攀舞臺經驗更豐富,他對新的角色又有一番新的體驗,在歌唱與表演上也越發成熟。有些中聲區音色質感和戲劇性,恍若年輕時的莫華倫,很有威力和魅力。但,一個公子哥面對戀人的多情和溫情,應該再松弛一些、瀟灑一些。

  《玉堂春》是一出大青衣的戲,蘇三戲份重、難度高。龔爽作為唯一特邀演員不負眾望,她的光彩有目共睹。她嗓音清甜甘美,上下通透氣息穩定,在技術運用和風格把握上都做得相當到位。蘇三大大小小的唱段,她都完成得很有質量?!八杖鸞狻鋇拇碭揮脅憒翁乇鶼改?,在行腔潤腔上發揮出民族聲樂技巧的獨特優勢,引發觀眾強烈共鳴。琵琶,在歌劇里這件樂器只是一件道具,龔爽卻對自己高要求,“輕攏慢捻抹復挑”“嘈嘈切切錯雜彈”,她的手型指法與樂池里的琵琶音調基本都能對上,很不容易。

  歌劇《玉堂春》非應景之作委約之題。徐沛東和韓靜霆,兩位創作者不以此謀生計,單純就想寫出、寫好這部戲。作曲家為了“蘇三”更是歸隱“山林”兩年,精雕細刻慢工細磨。在最清凈、最安靜的心境與狀態下,《玉堂春》“孕育”誕生。中國歌劇舞劇院讓新作首演達到相當高的完成度,現場觀眾用如瀑掌聲與高聲喝彩,表達他們內心的共鳴與由衷的喜愛。

作者簡介

姓名:陳志音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文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水晶宫建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