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宫建筑

 首頁 >> 協同創新中心
創新高校智庫協同機制 助力大灣區合作發展
2019年09月05日 10:39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余暉 字號
關鍵詞:智庫;粵港澳大灣區;協同創新

內容摘要:建設粵港澳大灣區是習近平總書記親自謀劃、親自部署、親自推動的國家戰略。大灣區的發展離不開智庫的有力支撐,《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以下簡稱《規劃綱要》)指出,“支持內地與港澳智庫加強合作,為大灣區發展提供智力支持”。

關鍵詞:智庫;粵港澳大灣區;協同創新

作者簡介:

  建設粵港澳大灣區是習近平總書記親自謀劃、親自部署、親自推動的國家戰略。大灣區的發展離不開智庫的有力支撐,《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以下簡稱《規劃綱要》)指出,“支持內地與港澳智庫加強合作,為大灣區發展提供智力支持”。隨著《規劃綱要》的頒布,粵港澳三地的高校智庫紛紛調整自身定位,將大灣區發展中的戰略性、前瞻性問題作為研究重點。與此同時,三地高校中涌現出一批以服務灣區建設為宗旨的新興智庫,初步形成了“灣區智庫”體系。作為區域性高校智庫,灣區智庫以大灣區發展為導向,以研究型高校為依托,以服務決策為宗旨,具有問題導向明確、領域覆蓋全面的優勢。未來應創新高校智庫協同機制,助力大灣區合作發展。

  確立灣區研究視角

  粵港澳大灣區的最大特色是一個國家、兩種制度、跨越三個法域和關稅區以及涵蓋11個城市。大灣區的合作發展催生了大量新現象、新問題,其有效應對有賴于三地政府聯手,建立政策協同機制,推行公共服務體制改革?;諫鮮鎏氐?,合作發展成為大灣區建設的最佳路徑選擇。由此,對灣區高校智庫的服務形式與內容提出了新的要求。

  在粵港澳大灣區框架下,高校智庫應當確立“灣區視角”,以灣區為本開展對策研究。一方面,不同于常規性地方高校智庫,灣區智庫的服務對象是中央和廣東省政府決策機關,以及跨越粵港澳三地11個城市的決策部門。在新的定位下,灣區智庫需擺脫城市本位的思維慣性,要善于從灣區整體層面分析問題,以港澳特區立場換位思考,以城市群效益最優化視角擬定方案。另一方面,灣區智庫應瞄準灣區合作發展中的獨特問題,特別是破除三地體制機制壁壘、打造有效合作平臺、保障發展成果共享以及促進人流、物流、資金流和信息流等資源要素有效整合等問題,產出有針對性的對策建議,有效服務于灣區合作發展。

  建設聯合研究平臺

  隨著粵港澳大灣區戰略的落地,高等教育和科研管理的制度創新空間得到釋放,為灣區高校智庫機制創新創造了條件。當前,由于缺乏高水平的聯合研究平臺,粵港澳三地的高校智庫在組織建設與數據共享方面存在壁壘。一方面,三地現有的跨校聯合智庫多屬于內地高校與科研院所間的合作,鮮有跨越三地的聯合智庫。而近年來新興的“灣區智庫”大多依托于一地一校,所能調用的研究資源局限于當地。聯合智庫的缺失導致智庫研究成果難以攻克灣區合作發展中的瓶頸。另一方面,三地高校現有的數據平臺尚未實現有效打通,數據共享機制尚不完善,三地政府與高校共同組建的聯合數據庫同樣較為罕見。這種數據?;ぶ饕宀喚鱸斐閃爍餮芯炕乖謔菔占械鬧馗蔥岳投?,同時產生了“數據孤島”效應,制約著數據的利用率,阻礙了對灣區合作發展問題的深入研究。

  《規劃綱要》指出,“深化粵港澳創新合作,構建開放型融合發展的區域協同創新共同體”。據此,灣區智庫應確立協同共治理念,通過高?!強狻淞獻?,探索建設一批智庫協同創新平臺。

  第一,設立灣區高校智庫協同創新中心,促進科研協同攻關。由三地科研管理部門聯合撥款,設立智庫協同創新中心專項經費,資助高水平研究型大學圍繞大灣區合作發展的重點領域進行跨學科合作。協同創新中心可采用“研究院+分中心”模式,借力“廣州—深圳—香港—澳門”科技創新走廊建設,在灣區四大核心城市開展先行試點,設立研究院總部,充分利用核心城市研發機構集群的溢出效應。分中心則結合各高校的特色方向進行靈活設置,主要承擔在各地的實地調研和成果轉化工作。通過研究院總部與各分中心的協同攻關,攻克大灣區合作發展中的瓶頸問題。

  第二,建設灣區聯合數據庫,深化灣區問題研究深度。面向產業經濟、科技創新、社會治理、輿情監控等灣區合作發展的關鍵領域,整合高校智庫的技術專長與地方政府的數據優勢建設聯合數據庫,系統開展數據收集、整理與挖掘工作。聯合數據庫的設立既可以依托協同創新中心建設的專項渠道,亦可以由三地高校與政府自主聯合設立,同時,作為數據庫建設成果的數據資源需面向三地政府部門和科研機構共享。聯合數據庫的設立將為經濟社會發展的科學決策提供堅實的數據支撐。

  創新協同研究機制

  粵港澳大灣區是一個多核驅動的城市群,也是一個命運共同體,任何一個城市政策的變動都會對其他城市產生跨界效應,因而各地發展中面臨的突出問題理應成為其他地區研究者關心的問題。當前,粵港澳三地尚未形成一體化的政策咨詢市場,高校智庫間的合作缺乏實效,在科研立項、人力配置、成果轉化等方面尚不足以形成合力。首先,三地尚未設立面向灣區合作發展問題的專項科研基金,各地研究者只能通過所在地的常規項目渠道開展研究。與此同時,傳統科研管理體制遵循屬地主義,僅面向本地科研工作者開放,阻礙了境外研究者參與貢獻。其次,三地間的科研人員流動與聯合培養機制不夠健全,兼職與訪學的審批流程復雜瑣碎,聯合培養渠道單一,導致資料收集、實地調研、數據分析等跨境研究合作缺乏實效。最后,三地間智庫成果上報渠道尚未打通,大量涉及大灣區綜合改革問題的研究成果僅能在本地區范圍產生影響,然而此類問題的解決卻需要多地政府聯合協調。

  《規劃綱要》指出,“探索有利于人才、資本、信息、技術等創新要素跨境流動和區域融通的政策舉措”。據此,應探索有效的協同研究機制,破除三地政策咨詢市場間的壁壘,實現研究經費、人員流動和成果轉化方面的有效整合。

  第一,破除三地科研項目申報壁壘,充分釋放科研產能?!豆婊僖分賦?,“允許香港、澳門符合條件的高校、科研機構申請內地科技項目,并按規定在內地及港澳使用相關資金。支持粵港澳設立聯合創新專項資金,就重大科研項目開展合作,允許相關資金在大灣區跨境使用”。盡管上述制度安排針對的是科技類項目,但已指明了人文社科類項目的改革方向。一方面,三地科研管理部門應摒棄屬地主義思維慣性,開放對境外研究者申報灣區類研究項目的限制,從而提升研究視角的多樣性。另一方面,三地科研部門應聯合設立灣區智庫研究基金,針對灣區合作發展的重點與難點問題設計項目指南,面向大灣區11個城市的研究者開放,鼓勵跨境合作申報,優中選優。

  第二,健全灣區內科研人員流動機制,深化跨境項目合作。未來應簡化科研人員在灣區內兼職訪學的審批手續,為灣區協同創新中心人員、灣區聯合智庫研究人員以及承擔灣區智庫基金項目人員開辟綠色通道,加速材料審批進程,形成灣區高校間的人員常態流動,打造“一小時學術圈”。以合作項目為抓手,擴大學生聯合培養和短期訪學渠道,加大專項經費投入,增加聯培與訪學名額,深化三地智庫間項目合作。

  第三,打通三地智庫成果轉化渠道,擴大研究成果輻射范圍。在三地政府間搭建高層次政策協調機制,設立聯席會議制度和政策協調委員會,探索重大政策全過程(制定—執行—評估)三方參與機制。在上述常設協調機構中設立秘書處,以此為抓手打通三地智庫的成果轉化渠道。具體而言,由秘書處定期整理上報灣區高校協同創新中心、灣區聯合數據庫、灣區智庫研究基金等重點平臺和項目的成果;遴選上報其他高校智庫的研究成果;定期召開智庫成果發布會、研討會和論證會。通過以上機制改革,擴大智庫研究成果的輻射范圍,擴大政策受益面。

 

  (作者系華南師范大學“粵港澳大灣區教育發展高等研究院”教育治理現代化理論與政策研究室主任、廣東教育學會粵港澳大灣區教育協同發展專業委員會秘書長)

作者簡介

姓名:余暉 工作單位:華南師范大學“粵港澳大灣區教育發展高等研究院”教育治理現代化理論與政策研究室

職務:主任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禹瑞麗)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水晶宫建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