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宫建筑

 首頁 >> 文學 >> 文藝學
空間轉向與文學空間批評方法的建構
2019年09月11日 09:03 來源:《中國文學研究》2018年第2期 作者:王歡歡 字號
關鍵詞:文學;空間;批評方法

內容摘要:文學空間批評改變了文學中的空間長期處于遮蔽和靜止的狀態,開拓了文學研究的視野,為文學批評提供了新的方法。與文學文本中所呈現的空間類型相對應,文學的空間批評可分為文學的空間形式批評和文本所建構空間的批評。2)文化研究視域下的文學空間批評20世紀90年代以后,文化地理學家邁克·克朗和美國文學理論家菲利普·韋格納把文化研究的視角注入文學空間批評中去,文學空間的文化意蘊成為了批評家的關注點。文學中的空間是作者以現實空間為摹本建構的空間形態,它必然帶有社會、歷史、文化色彩,“但對這些因素的分析應該與文學有關,為了達到文學的目的,而不應該拋開文學,讓這種外部因素本身成為批評的目標,讓批評成為缺少文學這一主角的旁白”。

關鍵詞:文學;空間;批評方法

作者簡介:

  內容提要:文學空間批評是在人文社會學科“空間轉向”的背景下興起的一種文學批評方法。它以文學中的空間為批評對象,廣泛吸收了空間理論的知識,由文本的空間形式批評和文本中所建構的空間批評兩部分組成。文學空間批評改變了文學中的空間長期處于遮蔽和靜止的狀態,開拓了文學研究的視野,為文學批評提供了新的方法。但對文學空間維度的關注并不意味著對時間維度的忽視,具體的文學空間批評實踐還是要立足于文本,把空間維度和時間維度相結合,避免過度闡釋?! ?/p>

  關 鍵 詞:文學/空間/批評方法

  基金項目:湖南省研究生科研創新項目“狄更斯小說的空間研究”(CX2017B157)

  作者簡介:王歡歡,湖南師范大學文學院 湖南 長沙 410006 王歡歡,湖南師范大學文學院博士研究生。 

 

  文學是人類認知和把握世界的一種方式,作為文學描繪對象的世界具有空間性;其次,文學作品試圖透視、創造出來的精神世界,是物質世界的折射,同樣具有空間性。然而,文學和空間的關系不是簡單再現與被再現的關系,而是兩個相互關聯的知識秩序。文本投射于空間之中,其本身成為了豐富多元空間經驗的重要組成部分。但是長久以來,文學的空間研究卻一直處于被忽視和遮蔽的狀態,它們只被看作文中人物活動的舞臺和故事上演的背景。在思想文化界“空間轉向”的影響下,這種狀態有所改觀,文學空間批評在空間理論和文學理論的交匯、互動中形成,給文學批評提供了新的視角和方法。

  一、空間轉向的原因探析

  空間轉向是20世紀西方思想文化界的重大轉向之一。它以哲學為載體,涉及歷史學、文化地理學、社會學、文學等學科,改變了空間長期受忽視、遮蔽和被支配的狀態,改變了人們的生存方式、思維方式和言說方式。它的發生是由時代、文化等多種因素促成的。

  1.空間轉向的時代因素

  文藝復興以后,人類社會進入了現代社會,科技持續進步,知識快速更新,社會不斷變革,經濟飛速發展,新興事物層出不窮。講究因果邏輯和線性思維的進步論和歷史決定論主導著人類的認知和思維方式。正如??濾怠?9世紀最重要的著魔(obsession),一如我們所知,乃是歷史:它以不同主題的發展、中止、?;胙?,以過去不斷積累的主題,以逝者的優勢影響著世界的發展進程”①。與此相對應,本質論和認識論哲學在人文社科界占有著主導地位。本質論和認知論哲學以世界或社會存在的本質和規律為研究對象。他們認為人類是具有理性思維的高級生物體。社會歷史在人的理念的主導下由低級向高級不斷發展。因此,與發展相聯系的時間被賦予了崇高的地位。時間被認為是辯證的、富有活力的,與時間相對應的空間則只是一個靜止的空洞的容器。人類社會進入20世紀,現代化進程加快,全球化、城市化、網絡化成為了不可逆轉的時代趨勢。人類生存的空間發生了激烈的重組和變遷,全球化空間、城市空間、網絡空間成為了人類實踐最為主要的對象。隨著交通和通訊技術的發展,人類社會的聯系日益加強,地區、國家之間的壁壘被打破,各種生產要素實現了自由的流通。每個家庭、民族、國家、地區都被納入到全球化空間之中。這種空間變遷創造了巨大的能量,改變了人們的空間認知和實踐方式。伴隨著現代化而來的還有不斷加速的城市化進程。大量人口涌進城市,城市空間規模不斷擴大,城市取代農村成為了人類主要的聚居方式,人類邁入了嶄新的城市時代。城市空間不但是經濟的增長極,還是全球化的一個重要節點和各類異質文化的匯聚地。此外,第三次科技革命催生的網絡空間宣告了“距離的消失”,人類進入了“同存性”的時代。隨網絡空間應運而生的虛擬經濟體、網絡公共空間等,深刻地影響了人類的發展進程。然而,這些新興的空間并不是靜止的、空洞的容器。它們既是人類實踐的對象也是人類實踐的產物,具有社會性、歷史性和實踐性,是主觀與客觀、物質與精神的統一體。這些新興的空間體改變著人類的空間認知,呼喚著與之相適應的空間理論。

  2.空間轉向的文化因素

  在進步論和歷史決定論強大話語的影響下,人文藝術領域也是重視時間,輕視空間。無論是藝術創作還是藝術研究都講究因果、線性邏輯,追求藝術形象的完整性、真實性和清晰性。隨工業革命的開展,生產力水平大幅度提高,人類社會的物質財富積累達到了空前的高度。然而,物質生活條件的改善并沒有給人類帶來幸福感和安全感。相反,隨著工業文明的深入,商品和技術成為了人類世界的主宰,失去宗教庇護的人類精神世界無比的空虛、焦慮和動蕩不安。同時,都市取代鄉村成為了人類最主要的聚居方式,與鄉村生活不同,都市生活呈現短暫、偶然、支離破碎等特征。當這些生活經驗進入文化藝術領域,成為藝術作品的表現對象時,時間在藝術作品中的優勢便消失了。這些新興的現代藝術多采用并置、拼貼等具有空間色彩的藝術手法來突破線性因果邏輯的底線,來表現人分裂、荒謬的精神世界和短暫、偶然的都市生活經驗。在繪畫藝術領域,新興的“抽象派”“未來派”等現代派別用碎片和象征的手段取代傳統繪畫的具象和寫實;在影視藝術領域,蒙太奇成為了現代影視制作的新手法;在文學領域,作家采用并置、拼貼等空間敘事手法融過去、現在、未來于一體,把想象、幻想、回憶等交織在一起取代了傳統文學的線性故事情節。這些具有空間色彩的藝術實踐同樣需要與之相適應的空間理論。

  面對社會、文化領域新興的空間現象,理論家不可能視而不見。1974年列斐伏爾《空間的生產》一書發表。他在書中變空間中的生產為空間的生產,認為空間不是一個靜止的容器而是一個主觀與客觀、物質與精神等相互交融的動態場域。1976年??略諞黃度Φ牡乩硌А返姆錳鋼行媯骸暗苯袷貝呀肟占淶募馱頤鞘貝慕孤怯肟占溆兇鷗鏡墓叵?,比之時間的關系更甚”②。他們對空間問題的關注及對空間理論的探索開啟了人文社科界的空間轉向。他們之后又出現了一系列的空間理論,諸如,大衛·哈維的“空間政治經濟學”、詹明信的“超空間理論”、愛德華·索亞的“第三空間理論”等。這些空間理論和空間實踐一起推動著空間轉向向縱深處發展。

  二、文學研究的空間轉向

  時空是互為一體的,任何文學作品都會涉及一段時間也會涉及某幾個空間。不涉及空間的文學作品是不存在的。面對“空間轉向”這個大的時代背景,文學研究作為人文社會科學的一個重要分支也不可能置身事外。它和空間理論成互動之勢,相互促進,一起完成了文學研究的“空間轉向”,具體表現如下:

  1.空間理論對文學空間的關注

  文學空間是作者以文字符號為工具,以現實世界為摹本而建構的一種空間形式。文學空間是對現實空間的摹仿和再現,它一方面具有了現實空間的某些特征;另一方面它并不等同于現實空間。它是作者虛構的藝術空間,具有隱喻性、象征性、層次性、倫理性和審美性等特征。作為眾多空間形式之一,文學空間也必然成為了研究空間的學者關注的對象。研究空間的學者對文學空間的關注和批評開了文學空間批評的先河,為文學空間批評提供了范式。其中英國文化地理學家邁克·克朗和美國馬克思主義地理學家大衛·哈維最具有代表性。

  英國的文化地理學家邁克·克朗在《文化地理學》一書中專門拿出一個章節探討文學空間和現實空間的關系??死飾難Э占淅礪鄣幕竟鄣閌恰拔難Р皇且幻娣從呈瀾緄木底?,而是復雜意義網絡的一部分。③”克朗并不強調文學和現實世界的對應關系,他反對把文學空間看作我們認知現實空間的圖式??死矢粗氐氖俏難Э占淥毯奈幕庖?、權力關系、情感因素等??死實奈難Э占淅礪凵釷芰徐撤翱占瀋礪邸鋇撓跋?,并具有地理學家的獨特視角。這種跨學科的文學批評方法,改變了我們對文學空間固有的看法,使文學空間成為了一個富有生機的批評場域。大衛·哈維的空間理論也涉足了許多文學作品。哈維對19世紀巴黎城市空間的現代性體驗有濃厚的興趣。哈維在《巴黎城記——現代性之都的誕生》一書中,把《人間喜劇》中的空間分別分為巴黎和外省,內空間和外空間,并進行對比閱讀,又對文中關于巴黎城市空間的整體性描繪進行了具體解讀。通過分析巴爾扎克《人間喜劇》中的城市空間,哈維理清了資本主義政治經濟關系是如何鐫刻在現代巴黎的空間關系生產上的;確定了資本主義政治經濟關系在現代巴黎城市空間的建構過程中處于支配性地位。哈維這種融文學中的城市空間經驗和城市現代性、空間生產、資本主義政治經濟批判于一體的文學批評方法為文學城市空間批評提供了范式。

  除了上述學者專門談過文學的空間問題以外,丹尼爾·貝爾和詹姆遜等人在著作或論文中也提及了文學的空間問題。諸如丹尼爾·貝爾指出:“文學的空間問題已經成為20世紀中葉文化中主要的美學問題。④”關注空間理論的學者對文學空間問題的探討開了文學空間批評的先河。但也存在著很大的缺憾,他們關于文學空間的研究具有濃厚的社會科學色彩,在某種程度上文學空間只是證明他們空間理論正確、可行的數據和例子,從而低估和忽視了文學活動的美學意義。

  2.文學研究內部對文學空間的關注

  面對文學創作實踐在空間方面的探索,緊隨文學作品的文學批評也不甘示弱,積極建構關于文學空間批評的方法。俄國文學理論家和批評家巴赫金是較早關注文學空間形式的人。巴赫金認為文學中的時間和空間是互為一體的,“在文學中的藝術時空體里,空間和時間融合在一個被認識了的具體的整體中。時間在這里濃縮、凝聚,變成藝術上可見的東西;空間則趨向緊張,被卷入時間、情節、歷史的運動之中。時間的標志展現在空間里,而空間則要通過時間來理解和衡量。⑤”但是巴赫金時空體中的空間只是一種隱喻和象征形式。巴赫金并沒有明確提出小說空間形式這個概念,首次明確提出文學空間形式的人是美國文學理論家約瑟夫·弗蘭克。他在1945年發表的一篇文章《現代文學中的空間形式》中認為現代主義文學作品的形式是空間的而非時間的?!白骷以擻貌⒅?、重復、反諷等手法打破了敘事的時間性使文學作品有了空間性的藝術效果”。⑥弗蘭克在提出現代文學作品具有空間藝術形式的時候并不被當時的文學研究界所接受,隨著文學研究空間轉向的到來,弗蘭克這篇文章被認為是文學空間形式研究的開創之作。緊接弗蘭克又出現了許多探討文學空間形式的專著或文章,諸如埃里克·雷比肯的《空間形式與情節》、戴維·米切爾森的《敘述中的空間結構類型》等。他們的相關文章和著作為文學空間敘事學研究制定了框架,奠定了基礎。

  與文學的空間藝術形式一樣,作者在文本中建構的空間也同樣受到了文學批評者的關注。雷蒙·威廉斯是較早對文學中的空間展開研究的人,他的《鄉村與城市》一書卻具有鮮明的文學空間批評視野。他在書中把文學作品所呈現的鄉村、城市與現實中的鄉村、城市巧妙地結合起來進行對比研究,揭示了鄉村、城市之間關系的變化歷程及文學中的城市空間和鄉村空間所具有的階級烙印和意識形態色彩。威廉斯關于英國文學中城市空間與鄉村空間的批評,駁斥了城市和鄉村二元對立的錯誤觀念,并指出文學中的鄉村空間和城市空間都不是一個靜止的存在而是一個充滿異質力量、不斷運動變化的場域。威廉斯把城市文化研究的視角引入了文學研究,為方興未艾的城市文學研究做了很好的示范。這也使威廉斯成為了西方文學批評空間轉向中不可忽視的一位文學批評家。和雷蒙·威廉斯一樣,文化學者薩義德對文學中的空間也產生了濃厚的興趣。雖然他主要關注文學作品中的階級、種族等因素,但他對文學中這些因素的深入研究也涉及了空間和文化地理學的內容?!段幕氳酃饕濉肥僑宓麓硇緣奈難幕樂?。他在該書中集中探討了19世紀以來英、法等殖民國家的小說和殖民擴張的關系。承接《東方學》在《文化與帝國主義》一書中薩義德仍然認為在英、法文化的每一個角落里、我們都能找到帝國的種種暗示,其中英國小說最具有代表性。更為重要的是,薩義德的《文化與帝國主義》接受了雷蒙·威廉斯的影響具有了更開闊的理論視野。他對英法的殖民小說進行了重新闡釋、定位和評價。薩義德不再把英法小說文本中的東方和西方看作靜止的空間容器,而是把東方和西方當作不同但又有聯系的兩個動態空間來一起考慮?!昂籩趁裼錁巢皇且恢侄粵⒅詵譴思幢說目占?,而是一種二元對立之外的知識與抗拒的空間,一種在文化“間隙中呈現出的協商空間”。⑦薩義德把文學批評置于廣闊的帝國網絡和全球化空間中去思考,一切關于現代民族文學的研究,都必須注意到作品的構成方式,以及相對應的全球化空間語境。這種批評范式改變了以往文學批評中東西方兩個空間場域客觀、靜止的狀態。他成功地把后殖民的批評視角引入到了文學空間批評中來,開拓了文學空間批評的視野,推動了文學批評的空間轉向。

  空間理論從多角度注入文學批評之中,馬克思主義把文學的空間建構與空間生產相聯系;后殖民批評則把焦點集中于文學中東西兩大文化地理空間的交融和互動?;褂信ㄖ饕?、城市文化研究等都對文學空間批評方法拋出了青睞的目光,在此不一一贅述。總之,多角度的空間理論深入到文學批評之中,共同促成了文學研究的空間轉向和文學空間批評方法的形成。

作者簡介

姓名:王歡歡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水晶宫建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