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宫建筑

 首頁 >> 文學 >> 筆會
一枚葉子的江湖
2019年08月19日 08:55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章銅勝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一枚葉子上,有文藝的江湖。

  我總認為,每一枚葉子,都是有文藝范的。我們做的第一枚書簽,大多是用一枚樹葉做成的。用樹葉做書簽,簡單。只需摘一枚自己喜歡的樹葉,將其在書頁中間放平整,夾上,就可以了。講究一點的,也可以墊一頁漂亮的便箋紙作襯,用塑膜壓封,將樹葉放好,在便箋紙的空白處寫上自己喜歡的詩句,或是自己想說的話,就制成一枚精致的書簽了。用樹葉做書簽,不僅取材方便,又能表達自己小小的心思,多好。最初用樹葉做書簽時,銀杏和雞爪槭的葉子是首選。

  扇形的銀杏葉金黃色,壓在書頁中,過一段時間,銀杏葉便干了,也更加平整了,顏色稍淡了一些,依然好看,依然能看清葉片上原有的葉脈間的皺褶,如淺平的瓦楞。我極喜歡用手去摸,感覺葉面上很細致的凹凸感,細撫,才能感知到一點點的粗糙。

  雞爪槭的幼葉,通紅,也很鮮嫩,顏色誘人,此時,還不宜于做書簽。待到雞爪槭的葉子長大一些,顏色也深一些的時候,摘一枚葉子,做書簽正合適。雞爪槭的葉子,從葉柄處伸開,像是一個手掌,整個葉片的外形,又像是心形,輕輕地壓在書中,做一枚書簽。留著自己用,或是送人,那細細的葉脈間,該藏著多少細細小小的心事呢?

  我喜歡看工筆花卉的圖冊,不只喜歡看花,也喜歡看畫家筆下那些襯花的葉子。工筆的牡丹,襯葉都很多,不同角度、不同姿態的葉子,都有,顏色從淺綠、淡黃,到深綠、石藍,變化真是豐富。有時,我會想,牡丹的葉子,在畫面中雖是陪襯,是不是比牡丹的花還要難畫一點呢?

  一枚葉子上,流轉著時光的江湖?!昂熗擻L?,綠了芭蕉”,是蔣捷的煩惱。舟過吳江的蔣捷,總覺得時光如流水,容易把人拋卻,我獨喜歡他風雨中舟過吳江時,自然生出的輕淡春愁,如春雨中的一片新葉,悄然生長。謝了的林花,紅了的櫻桃,雖然容易讓人感覺到春光易老,但又能怎樣呢?那些綠了的芭蕉,才是我們應該為之欣喜的。

  古典園林里,廊前轉角處置幾塊太湖石,石邊種一叢芭蕉,總是一處好風景。去豫園,我坐在一處長廊的美人靠上,看假山石邊的一叢芭蕉,看了很久。那天,陽光清澈,透過芭蕉葉上的陽光,被一條一條平行的葉脈均勻地分割著。我看見一片陽光的淡綠淺黃,明麗而又淡然。我在廊前坐了很久,看一叢芭蕉葉上的風雨陽光,那是停留在一枚葉子上的時光,悠然而又簡淡。

  有一年秋天,我在梧桐樹下撿起了幾枚剛落下的梧桐葉。有幾枚葉子的葉柄已經完全干枯,葉柄處的葉色也已枯黃,而葉脈深處仍然是鮮亮的黃色,周圍的葉色金黃。有幾枚葉子的葉脈黃了,在葉片上織了一張金黃色的網,葉脈邊緣的葉色也有了淡淡的黃。在黃色的網間,卻仍能看見那些漸漸變淺變淡的綠,像是印在一枚黃葉上的淺淺的綠色記憶。那是時光的記憶,也是一地落葉的時光江湖。

  一枚葉子上,也寄托著情感的江湖。

  很多人都愛畫竹,畫墨竹,淋漓恣意,而畫得好的,卻是寥寥無幾。墨竹難畫,大概在其葉,難畫竹葉的形和神。鄭板橋的墨竹,我不敢妄加評論,卻獨喜歡他的《墨竹圖題詩》,“衙齋臥聽蕭蕭竹,疑是民間疾苦聲。些小吾曹州縣吏,一枝一葉總關情”。夜雨如訴的竹聲,在鄭板橋聽來,卻有了不一樣的情味。

作者簡介

姓名:章銅勝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水晶宫建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