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宫建筑

 首頁 >> 文化建設 >> 文學藝術
我國出版“走出去”進入新階段 ——兼談“一帶一路”我國出版“走出去”的新舉措
2019年10月09日 10:37 來源:《現代出版》(京)2018年第20185期 第5-10頁 作者:聶震寧 字號
關鍵詞:出版“走出去”;一帶一路;版權輸出

內容摘要:“一帶一路”倡議中的中國出版“走出去”,作為一個新的階段,目前還處于開局之初?!耙淮宦貳背櫚氖迪?,是一個長期的國際合作過程,其中的文化交流,包括中國出版“走出去”在內,也將是一個需要長期實施的過程,需要有久久為功的思想準備和切實具體的安排??梢哉雇?,只要“一帶一路”倡議長期堅持下去,我國出版業“走出去”的規模必將得到更大的擴展,出版業國際化經營能力必將得到明顯的增強,而中華文化的吸引力和感召力必將不斷地得到提升。

關鍵詞:出版“走出去”;一帶一路;版權輸出

作者簡介:

 

  回顧新時期我國出版“走出去”的歷程,我們根據每一階段的特點,大致可以分成以下幾個階段。

  第一個階段是我國出版業自發“走出去”階段。改革開放之初,國家實施“引進來”“走出去”的開放戰略,我國出版業根據對國家開放戰略的理解和出版業自身發展的需要,自覺邁出“走出去”的步伐。由于當時行業的整體實力較弱和經驗不足,邁出的步伐并不大。20世紀80年代,中國圖書進出口總公司和國際圖書貿易總公司組團參加國際上最具規模的法蘭克福國際書展,參展規模較小,卻也讓國際社會對新中國的出版物有所了解。1986年9月,由國家科委和北京市人民政府主辦、中國圖書進出口總公司承辦的首屆北京國際圖書博覽會(BIBF)舉辦,當時參展圖書和交易版權的主要是科技類圖書。1996年8月30日至9月6日,第六屆北京國際圖書博覽會改由國務院新聞辦、新聞出版署、國家科委、文化部及北京市人民政府聯合主辦,仍由中國圖書進出口總公司承辦,參展的圖書品種和交易的版權內容極大擴展,充分顯示了我國政府對國際文化交流和出版“走出去”的重視。不過,當時我國出版機構參展基本上處于自發狀態,出版物的國際化程度還不高,因而參展規模不大,相比較2018年第二十五屆北京國際圖書博覽會的盛大規模,自然是無法同日而語。21世紀以來,北京國際圖書博覽會的規模迅速擴大,已經成為世界三大國際書展之一。

  在這一階段,版權輸出和國際合作出版逐步開展起來。1979年3月,人民美術出版社和日本講談社就共同出版《中國的旅行》達成協議。這是改革開放的一件新生事物。筆者所在的漓江出版社,在1985年成為實體并遷址桂林后,與日本瀨田社開始合作,啟動《名家畫桂林》的出版選題和組稿。

  我們之所以稱這一階段的出版“走出去”為自發階段,主要在于當時出版業并沒有把“走出去”提升到國家文化發展的高度來提出要求,出版業的國際交流基本上停留在版權貿易的一般業務層面上,中國內容輸出的動力主要來自于國外的出版物市場需求。這一時期的版權輸出,大都是旅行、藝術、中醫、養生等選題,輸出地區集中在我國周邊國家和地區,輸出到我國臺灣、香港地區數量最多。

  出版“走出去”的第一個階段一直延續到2002年。我國圖書實物年出口總額接近2 000萬美金,可是與總價4億多美金的進口圖書相比,進出口貿易逆差比例為20∶1;版權交易引進輸出比例為15∶1。盡管逆差如此之大,我國出版業畢竟經歷了一段時間的國際貿易實踐,積累了一些經驗,為其后提速“走出去”打下了基礎。

  2002年11月,黨的十六大召開。從2003年6月起,中央啟動文化體制改革試點工作,一直到十八大前,可以分為兩個階段,即第二、第三階段。第二個階段是我國出版業提速“走出去”階段,第三個階段則是我國出版業資本“走出去”階段。

  第二個階段是我國出版業提速“走出去”階段。在提速“走出去”階段,從2003年到2013年,我國圖書實物出口增加了4.62倍,突破1億美金,進出口貿易逆差比例縮小到4∶1;版權貿易引進輸出比例縮小到1.7∶1。在擴大版權輸出規模的同時,出版業著力促進版權輸出區域、內容、語種和形態結構的優化。尤其是與西方發達國家的版權貿易逆差有了巨大變化。我國從美、英、德各國年度引進版權數量通常在300種左右,2001年輸出到美國的版權只有6種,2006年即增長到196種;2001年輸出英國的版權僅1種,2010年則達到178種;輸出德國的版權2001年為9種,2006年即增至104種,逆差明顯縮小。

  在這一階段,國家出臺了三個重要政策,有力推動了出版物版權“走出去”。第一個政策是國務院新聞辦公室與原新聞出版總署于2005年啟動的“中國圖書對外推廣計劃”。這一計劃引起國內外出版界的關注,有效激勵了跨語種版權貿易,標志著對中華文化、學術著作進行跨語種翻譯出版的更多支持。第二個政策是2009年“中國文化著作翻譯出版工程”。這是“中國圖書對外推廣計劃”的“升級版”“加強版”,是加快中國圖書“走出去”步伐的重要舉措。該工程以資助系列產品為主,不僅可資助翻譯費,還可資助圖書的出版及推廣費用。第三個政策是“經典中國國際出版工程”,由原新聞出版總署主導,到2015年共資助了2 929種圖書的海外翻譯出版。出版業“走出去”的提速之所以得以實現,與啟動出版體制改革分不開,與許多出版機構熱烈響應中央關于推動文化“走出去”的號召分不開,與出版業內容創新和整體能力的提高分不開,也與國家專項政策的有力支持和幫助分不開。

  第三個階段即為我國出版業資本“走出去”階段。自黨的十七大后我國全面推進文化體制改革起,到黨的十八大前,由于出版業實行轉企改制,我國出版企業迅速加大跨國投資創辦出版企業的力度。人民衛生出版社在較早時間就以500萬美金投資在北美購買醫藥衛生出版業務機構,取得了一定的經營效果。中國出版集團公司較快建立了15家海外合資出版機構和代表處,主要分布在英、美、法、德、日、澳等發達國家,十多年來,這些出版機構出版中國主題的外文圖書500多種。2010年,中國出版集團與日本東販株式會社在日本東京合資成立中國東販出版公司,出版了一批中國版權的兒童書籍。安徽出版集團、湖南出版集團、浙江出版聯合集團等一批外向型骨干企業,通過參股、控股等多種方式,積極參與國際資本運營和國際市場競爭。2007年,中國青年出版社在倫敦先是注冊成立中國青年出版社(英國)國際有限公司(CYPL PRESS),至今已經出版介紹中國文化、藝術和社會風貌的圖書400多種,后又與英國布魯姆斯伯利出版集團(即《哈利·波特》的出版商)合資成立倫敦中國國際出版傳媒中心,主要為中國出版機構、作者和版權機構提供國際出版和營銷服務平臺。

  特別值得稱道的是,十八大前夕,鳳凰出版傳媒股份公司投資8 500萬美金收購美國出版國際公司(PIL)的童書業務及其在德國等海外子公司的全部股權和資產,不久即取得良好的效益,成為出版企業國際化發展業績最為突出的成功案例。

  原新聞出版總署還實施了“中國出版物國際營銷渠道拓展工程”“中國書架工程”“國門書屋工程”。中國國際圖書貿易總公司在美國亞馬遜網站設立網上“中國書店”,在線品種58.3萬種,海外發貨28.8萬冊。上海新聞出版發展有限公司與法國拉加代爾集團合作,形成全球3 100家書店的銷售網絡,銷售圖書40多萬冊,海外布局初具規模,本土化戰略深入推進,傳播力影響力上升。

  在資本“走出去”階段,我國出版企業通過并購、合資或獨資等方式,在許多國家和地區設立出版社、實體書店等分支機構300多家,內容生產和渠道銷售覆蓋更廣,形成一批“走出去”業務的海外支點。由于這一時期我國出版“走出去”的重點落在西方發達國家,這一階段在海外設立的分支機構,絕大多數落在歐美發達國家和地區。

  如果說在上述第二、第三個階段我國出版業“走出去”的重點明顯指向西方發達國家和地區,旨在讓更多的中國內容出版物進入西方出版物主流市場,提高國際傳播力,那么,自從我國2013年提出“一帶一路”倡議之后,按照“一帶一路”構想和建設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意愿,我國出版“走出去”正在進入以走向“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為重點的新階段。

作者簡介

姓名:聶震寧 工作單位:

職務:北京印刷學院新聞出版學院院長,南京大學出版研究院院長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蔡毅強)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水晶宫建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