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宫建筑

 首頁 >> 文聯
只有帶著大地的體溫寫出來的詩歌才是活的 ——“中國知名作家走進烏海采風活動”速寫
2019年09月11日 10:25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鄧立峰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這里的沙子足以灌溉我的驕傲。 ”

  從內蒙古烏海市回到北京,詩人王家新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里貼出了一首新創作的詩歌《烏海行》 ,他在詩中寫道,“我知道在我們腳下是億萬年前的森林世界,我感到在我的身體里,還有著另一條河” 。

  就在不久前,王家新與曾凡華、曹宇翔、龐培、白濤、安琪、潘紅莉、王夫剛、孟醒石、趙亞東、金石開等知名詩人一起來到烏海,參加由《詩刊》社中國詩歌網、烏海市委宣傳部、烏海市文聯主辦的“中國知名作家走進烏海采風活動” 。

  從烏?;氐郊?,很多詩人跟王家新一樣,都將自己腦海中的詩句訴于紙上。而這次采風活動,也正是一場詩歌的“千年之約” 。

  “這是王維定制的落日” 

  “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 ”唐代詩人王維在路過大漠時寫下了這樣的詩句。

  “歡迎來烏海與王維‘PK’ ,這是烏海向大家發出的邀請。 ”一見到采風團的詩人們,烏海市委宣傳部部長冀曉青就向大家講起了一個故事。

  “一位內蒙古自治區黨委宣傳部的負責人在詳細地考察烏海后,發現烏海是如此的美麗。他覺得,一千多年前,王維可以在大漠中寫出這樣偉大的詩句,當今的詩人們,同樣可以在烏海寫出這樣的名句。 ”

  冀曉青介紹說,正是這個浪漫的想法,促使烏海市邀請詩人們來到這里,“來赴一場詩歌的‘千年之約’ ” 。

  而在到達烏海的當天,詩人們就看到了大漠落日的景象。

  在烏海湖畔,鮮紅的太陽掛在湖對岸的大漠之上,隨著黃昏的到來,落日在稀薄如紗的云彩中慢慢穿行,緩緩釋放它的光輝。直到夕陽落入湖對岸的地平線中,太陽收起了它最后的艷麗,大漠和美麗的烏海湖都被黑夜接管。

  “這是王維定制的落日,這是王維在烏海湖上看見并搬運到詩中的落日。 ”詩人安琪在寫到烏海湖的落日時動情地說。

  在那一刻,當代詩人感到了自己與唐代詩人穿越時間的聯結。

  “江畔何人初見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人生代代無窮已,江月年年望相似。 ”在落日的余暉中,一位詩人想起了《春江花月夜》中的這一句詩。

  在烏海,已過古稀之年的老詩人曾凡華一直說自己“壓力很大” ,這種壓力,“不只是因為烏海的美景所給予的創作壓力,還有一種直面千古名句的壓力” 。

  “要說能像王維那樣創作出傳得開、留得下的作品,這還真不敢說。某種程度上,這也不是我們能決定的。 ”王家新說道,王維詩歌的力量,在于它超越了時間和空間的限制,讓人產生強烈的共鳴?!暗貝說拇醋?,也應追求這樣的價值。面對烏海,相信我們會創作出有創造性、描繪獨特感受的詩篇。 ”

  “藝術家就是為大自然代言的人” 

  剛到烏海時,一出烏?;?,安琪就注意到了路旁的楊樹:遠遠看去,烏海路旁的楊樹烏黑發亮,一棵棵矗立在四周低矮的綠樹之上。

  安琪指給詩人曹宇翔看,曹宇翔感嘆“有金屬的質地! ”

  烏海是一座工業城市,蘊含豐富的焦煤、鐵礦石、石英砂等礦產資源,素以“烏金之?!敝?。

  “我覺得,烏海的楊樹也因此不同了,像是吸足了地底下的礦藏。 ”

  安琪專門為烏海的楊樹寫了一首詩—— 《從大地的礦脈上長出的楊樹》 ,詩中寫道:

  “我有很多問題想問楊樹,譬如煤的秘密/血的秘密,時間的秘密,大地的秘密/永恒宇宙是否可能……的秘密。 ”

  安琪被烏海的楊樹吸引,青年詩人孟醒石則被橫穿烏海的黃河吸引住了。

  站在有著88 . 95米高的成吉思汗雕像的甘德爾山上,孟醒石看到了夕陽照射下的黃河?!按癰實露繳峽椿坪?,黃河河面特別寬,在夕陽照射下,黃河不是黃色的,而是五顏六色的,變成了五彩河……”

  趙亞東也對烏海的黃河情有獨鐘,他是全國首批黃河口駐地詩人,在位于黃河入??詰納蕉艘荒甑氖奔?,寫了一些與黃河有關的詩。

  “來到烏海,我看到了位于中上游的黃河,從黃河下游走來,就像回到了家園。 ”在采風活動的第二天,詩人們來到了“烏海市本土作家詩文朗誦會”的現場,趙亞東深情朗誦了他描寫黃河的詩歌。

  “藝術家就是為大自然代言的人。 ”安琪一共為烏海寫了十首詩,她覺得大自然給了她源源不斷的靈感?!壩肫淥狄帳跫掖喲笞勻恢腥×楦?,不如說藝術家來到大自然中,被大自然選擇代言。 ”安琪說。

    “我感覺自己在世界之外,世界卻在我心中” 

  在采風活動的第三天,在烏海的濕地景區中,站在木橋上的趙亞東對身邊的人說:“我感覺自己在世界之外,世界卻在我心中。 ”

  “當我聽見那隱隱的濤聲緩緩地撞擊著遙遠的西北,當我看見甘德爾山在呼嘯的風聲中屹立,當我從歷史的深處聽見蒙古族金戈鐵馬的蹄聲,我想這一定是世界之外的地方。 ”趙亞東用頗具詩意的語言解釋了自己的感受,“烏海在世界之外,卻又在靈魂之中,它關乎心靈、關乎身體、關乎靈魂。 ”

  曹宇翔也在烏海感覺到了“沙海共長天一色”的獨特景象,在大漠中,他連說了好幾個“太棒了! ”“太美了! ”

  “如果不是親身來過,不會想象到這樣的景象。 ”曹宇翔說,自己經歷過、目睹過、見證過的感覺是和書房里不一樣的,從書本到書本,是冰冷的,沒有感覺的,只有帶著大地的體溫、生活的溫度寫出來的詩歌才是活的,有血液的。

  “要像古代偉大的詩人一樣寫出千古名句,就要像他們那樣讀萬卷書、行萬里路。 ”王家新表示,詩歌藝術源于生活,當代詩人在創作上,要有行萬里路的決心和毅力,將人生經歷、感情和靈魂融入詩歌之中,這樣詩歌才具有意義。

作者簡介

姓名:鄧立峰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趙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水晶宫建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