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宫建筑

 首頁 >> 社科基金 >> 基金基地 >> 基地動態
持續推進勞動力市場化進程
2019年09月04日 10:27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孫文凱 字號

內容摘要:改革開放以來,中國創造了經濟發展的世界奇跡。中國經濟改革的主要特征是由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轉變。

關鍵詞:

作者簡介:

  改革開放以來,中國創造了經濟發展的世界奇跡。中國經濟改革的主要特征是由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轉變。農村聯產承包責任制和城鎮勞動力市場的建立與完善,極大地釋放了中國勞動力的生產力,為經濟增長作出了巨大貢獻。近年來,中國經濟增速放緩的一個重要原因是“人口紅利”的消失,而在未來,隨著人口老齡化問題的加劇,中國經濟將會面臨更大的下行壓力。實踐證明,要保持經濟持續健康發展,必須繼續深化經濟體制改革,而要素市場化配置則是深化經濟體制改革的兩個重點任務之一。勞動力市場作為要素市場的重要組成部分,其發展狀況及發展趨勢都是要素市場化改革需要關注的重要方面。判斷中國勞動力市場化程度及進展,對推動勞動力的有效配置、促進勞動力市場的進一步完善、構建全國統一的勞動力市場有重要意義。

  一個市場能夠高效率地配置資源,需要滿足兩個條件:第一,價格機制充分發揮作用,為微觀經濟單位提供決策所需的信息;第二,資源能夠依據價格信息自由流向最需要的地方,即邊際生產率最高的地方。在勞動力市場上,這兩個條件則表現為勞動者的工資水平是否由市場決定和勞動力資源能否自由地流向勞動生產率最高的部門,即為勞動力價格決定和勞動力數量配置問題。

  在中國,勞動力市場上對價格和數量配置影響最大的非市場因素有兩個:一是戶籍制度,在一定程度上導致了城鄉之間的分割;二是部門性質,即國有和非國有,導致了單位所有制分割?;Ъ貧茸璋死投Φ淖雜閃鞫?,限制了勞動力市場化程度的提高,造成了城鄉與區域的勞動力市場分割。同時,國有部門曾經的“鐵飯碗”和“編制”制度,造成了體制內、體制外勞動力市場的分割。這些都在一定程度上阻礙了勞動力的自由流動。此外,還有一些其他的政策性變量,如最低工資制度,也會影響市場運行結果。

  按照上述框架并考慮到數據的可獲得性,同時考慮指數簡潔性,構建包含兩個一級指標和四個二級指標的中國地級市層面勞動力市場化指數,并結合人口結構加權得到省級和全國層面勞動力市場化指數。兩個一級指標是:勞動力數量配置和勞動力價格。勞動力數量配置指標包含兩個二級指標:戶籍開放度和國企從業人數占比,分別代表中國勞動力市場最重要的兩個方面——戶籍和體制——導致的市場分割情況?;Ъ哦紉勒氈鏡鼗Ъ袢√趵懈鞣矯嫦拗?,加權獲得量化指標,其值越高,表示戶籍管制對勞動力流動的阻礙作用越小,勞動力市場化程度越高;國有單位從業人數占比越高,表示國有經濟規模越大,政府對經濟的干預越多。勞動力價格指標也包含兩個二級指標:最低工資和國有單位職工工資。最低工資和國有單位職工工資越高,表示政府對勞動力市場干預越多,工資決定機制扭曲越嚴重,勞動力市場化程度越低。

  勞動力市場化程度大幅提高

  按照勞動力市場化指數,中國勞動力市場化程度整體從2010年的0.5120提高到了2016年的0.7003,在6年時間里穩步大幅提高。一級指標的統計結果顯示,勞動力配置指標從2010年的0.4884增長到了2016年的0.7882,增長幅度很大;而勞動力價格指標則稍有下降,從2010年的0.5558降至2016年的0.5234。這說明,2010—2016年,中國勞動力市場化指數的增長要歸功于勞動力數量配置效率的提高。

  從各個二級指標的結果來看,最低工資指標的得分一直維持在0.4左右,處于一個穩定但較低的水平;國有職工工資指標得分維持在0.6上下,但在2014年之后呈現出下降趨勢,可見勞動力價格指標的下降主要來自國有部門相對收入的提高;國有從業人數指標從2010年的0.4739增加到2016年的0.7403,戶籍開放度指標從2010年的0.4966提高到2016年的0.8130,這兩個數量配置指標的增長幅度較大。

  各省級單位勞動力市場化指數的結果顯示,2010—2016年,全國31個省、自治區、直轄市的勞動力市場化指數都有不同程度的增長,表明在2010—2016年間中國各地區的勞動力市場化程度都有不同程度的提高。各省勞動力市場化指數的一級指標計算結果顯示,2010—2016年,中國所有省級單位的勞動力數量配置指標都有所增長,但有19個省級單位的勞動力價格指標有所下降。各省勞動力市場化的指數二級指標的結果顯示,2010—2016年,中國有16個省級單位的最低工資指標有所下降,8個省級單位的國有職工工資指標有所下降,所有省級單位的國有企業從業人數指標都有所增長,有1個省級單位的戶籍開放度指標有所下降。

  東部地區進展較快

  分地區看,2010—2016年,東部地區各省級單位的勞動力市場化指數都有所提高,所有省級單位的勞動力配置指標都有所增長,6個省級單位的勞動力價格指標有所下降,7個省級單位的最低工資指標有所下降,6個省級單位的國有職工工資指標有所下降,所有省級單位的國有從業人數指標和戶籍開放度指標都有所增長。2010—2016年,中部地區各省級單位的勞動力市場化指數都有所提高,所有省級單位的勞動力配置指標都有所增長,6個省級單位的勞動力價格指標有所下降,6個省級單位的最低工資指標有所下降,7個省級單位的國有職工工資指標有所下降,所有省級單位的國有從業人數指標都有所增長,1個省級單位的戶籍開放度指標有所下降。相比于東西部,中部地區的勞動力市場化指數整體處于偏低水平。2010—2016年,西部地區各省級單位的勞動力市場化指數都有所提高,所有省級單位的勞動力配置指標都有所增長,7個省級單位的勞動力價格指標有所下降,4個省級單位的最低工資指標有所下降,8個省級單位的國有職工工資指標有所下降,所有省級單位的國有從業人數指標和戶籍開放度指標都有所增長。

  對于數據比較完整的266個地級市計算結果表明,2010—2016年,勞動力市場化指數有所增長的地級市有255個,約占96%;勞動力配置指標有所增長的地級市有253個,約占95%;勞動力價格指標有所增長的地級市有129個,約占48%;最低工資指標有所增長的地級市有145個,約占55%;國有職工工資指標有所增長的地級市有88個,約占33%;國有從業人數指標有所增長的地級市有230個,約占86%;戶籍開放度指標有所增長的地級市為249個,約占94%。總體來看,2010—2016年,南部地區城市的勞動力市場化指數得分一直較高,東部地區城市的勞動力市場化指數增長較快。

  一線城市有待加速

  北上廣深四城在2010—2016年間勞動力市場化指數雖然都有所增長,但是增長的幅度十分有限,即使是增長幅度最大的上海也僅從2010年的0.5936增長到了2016年的0.6502,增長不足0.06。從最低工資指標來看,北上廣深四城的最低工資指標雖然都略微下降但是總體保持穩定,且維持在較高水平。其中,上海的最低工資指標得分最高,在2016年依然達到了0.9050,廣州和深圳的最低工資指標在2016年也達到了0.8以上。從國有職工工資指標來看,北上廣深四城都有不同程度的提高,北京和上海的國有職工工資指標維持在較高水平,但是增長緩慢;廣州和深圳的國有職工工資指標得分較低,其增長速度雖快于北京和上海,但總體而言較為緩慢。從戶籍開放度指標來看,北上廣深四城的戶籍開放度指標保持穩定,但是各個城市的差異較大,廣州的戶籍開放度最高,保持在0.75左右,深圳次之,保持在0.65左右,上海和北京的戶籍開放度較低,分別僅為0.39和0.22。

  總體來看,我國勞動力市場化進程取得顯著進展,且還在不斷推進。相對而言,一線城市勞動力市場化程度較低,進展較慢,但其他城市進展迅速。未來要進一步推進勞動力市場化進程,在對象上應更多針對一線城市;在內容上需要進一步縮小體制內外收入差距,并在最低工資設定上更多尊重市場規律。

 

 ?。ū疚南抵泄嗣翊笱Э蒲а芯炕穡ㄖ醒敫咝;究蒲幸滴穹炎ㄏ鈄式鹱手┫钅浚?7XNL008)階段性成果)

 ?。ㄗ髡呦抵泄嗣翊笱Ь醚г航淌冢?/font>

作者簡介

姓名:孫文凱 工作單位: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院

職稱:教授

課題:

本文系中國人民大學科學研究基金(中央高?;究蒲幸滴穹炎ㄏ鈄式鹱手┫钅浚?7XNL008)階段性成果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齊澤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QQ截圖20190904102649.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