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宫建筑

 首頁 >> 社科基金 >> 基金基地 >> 基地動態
中國民俗文獻西傳四百年記
2019年08月30日 09:45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許明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民俗學在我國是一門年輕的學科。若從1918年民俗學作為一門現代學科被引入中國算起,民俗學的學科史剛過百年。1918年以后,民俗文獻的搜集、整理、研究大幅增加,內容也更加豐富多彩。這些文獻從體裁來看,大致包括神話諺語、史詩歌謠、民間故事等;從類別上來看,大致又可分為物質民俗文獻、社會民俗文獻和信仰民俗文獻等。我國的民俗文化很早就進入了西方譯者的視野。如果將1626年法國傳教士金民閣用拉丁文翻譯《詩經》并于杭州刊行算作起點的話,我國民俗文獻的西譯和西傳史已經有近四百年了。這期間,眾多西方傳教士、漢學家及各界人士通過翻譯和著述等方式,將中國的民俗文化介紹給西方。從民俗類文獻的翻譯和傳播情況來看,大致可劃分為萌芽期、發展期、成長期和繁榮期。

  萌芽時期(1626—1845年):西方人對中國民俗的關注可追溯到清初在華的傳教士。他們在傳教過程中對中國的民間信仰、風俗習慣和神話傳說產生了興趣,并將一些民俗類的文獻譯介到西方。

  法國傳教士金民閣曾于1626年翻譯刊印《詩經》,但此書未見流傳。隨后法國傳教士孫璋于1733年完成了《詩經》的拉丁文全譯本,他的同儕如赫蒼璧、馬若瑟等人也翻譯過《詩經》。但囿于傳教目的,這些譯作多帶有濃厚的宗教色彩,而且“內容零散簡略,誤譯嚴重,語言枯澀”,因此流傳范圍不廣,《詩經》中的民俗文化也未能很好地體現。

  1735年,法國杜赫德編撰的《中華帝國全志》在巴黎出版。此書包括了對《農政全書》的《蠶?!凡糠值囊朧?,內容為桑葉種植和養蠶技術,體現了我國農業社會的風俗民情。此書出版后在歐洲廣為流傳,《農政全書》的譯述部分也隨之得到了廣泛的傳播。

  1723年,清政府下令驅逐外國傳教士,相關禁令到1846年廢除。傳教士和漢學家的在華翻譯活動隨之陷入了低潮。但這段時間里,仍有兩部少數民族史詩首次被譯介到西方,即1776年帕拉斯的《格薩爾》俄譯本和1804年別爾格曼的《江格爾》德譯本(僅譯了兩篇故事)。

  總的來說,傳教士“首開了西方人對于中國民俗研究之先河”,而首次翻譯少數民族史詩的俄國和德國學者也功不可沒。藉由他們之手,我國的民俗文獻開始介紹到西方,這為后來歐洲掀起中國研究熱潮奠定了基礎。

  發展時期(1846—1917年):1846年,清廷廢除禁教令。同年,英國學者湯姆斯提出建立“民俗學”,這一學科在歐洲迅速得到發展。與此同時,漢學在歐洲也已成為現代大學中的一門學科。因此,來華的傳教士們能夠以更科學、更客觀的態度來觀察、記錄和翻譯中國的民俗文化。這一時期除史詩歌謠外,西方人士的譯介內容開始涉及神話傳說和民間信仰文獻。

  在史詩歌謠方面,這一時期有更多《詩經》譯本涌現,尤其是1911年法國漢學家葛蘭言選譯了《詩經·國風》68首,以《古代中國的節日與歌謠》為名出版,帶有明確的考察先秦時期的節慶習俗的目的。此外,我國柯爾克孜族史詩《瑪納斯》也引起了俄國學者的關注,出現了兩個俄譯本。

  在神話傳說方面,1884年,法國駐廣州領事館的于雅樂發表了《織女與牛郎的傳說》一文,由南朝宗懔所著《荊楚歲時記》中的片段翻譯而來。1891年法國東方學者萊昂·戴羅斯尼節譯了《山海經》中神話傳說與地理風貌的內容,這是目前所知最早的《山海經》譯本之一。1909年法國傳教士戴遂良出版了《近代中國民間傳說》(Folk-lore Chinois Moderne),翻譯了222則中國民間故事。

  對于中國的民間信仰,一些傳教士也懷有濃厚的興趣。1872年美國傳教士盧公明出版了自己在福州兩所寺廟搜集到的簽詩(分別為28首和56首),并附英語譯文。這說明民俗學的田野調查方法已經為傳教士所采用。1895年,英國傳教士李提摩太翻譯出版了《推背圖》,他希望借此讓西方能夠“知曉中國士人對興衰治亂的所思所想”。

  成長時期(1918—1978年):1918年,劉半農等人在北京大學發起民族歌謠征集運動,民俗學隨之得到發展。隨著民俗文獻數量和種類的大幅增加,民俗文獻的翻譯和傳播也進入了快速成長階段。

  在史詩歌謠方面,《詩經》被眾多漢學家和詩人一再翻譯,其中最值得關注的是英國漢學家阿瑟·韋利1937年的譯本。他打破了原詩中風、雅、頌的順序,按照求愛、婚姻、農耕、歌舞等17個主題將它們重新歸類。這種編排體現了韋利對古代民俗文化的重視。我國蒙古族長詩《蒙古秘史》也被多次譯成英文,比較著名的有韋利譯本(1963年)和蒙古學家羅依果譯本(1975年)。此外,定居我國的英籍翻譯家戴乃迭1957年翻譯出版了彝族撒尼族的史詩《阿詩瑪》,這也是該史詩目前唯一的英文全譯本。

  民間故事方面,1934年美國漢學家魏莎翻譯出版了《孟姜女》。由于“長期被學者們遺忘”,當時孟姜女的形象對西方人來說還很陌生。

  民間信仰方面,1950年李查爾斯英譯的《推背圖》在美國出版,德國漢學家鮑吾剛也于1973年出版了《推背圖》的德譯本。

  另外,1936年美國漢學家卜德翻譯了《燕京歲時記》,在北京出版。這是一部典型的民俗文獻,記載了清末北京的時令節慶和風俗物產。此譯本多次再版,產生了較好的傳播效果。

  繁榮時期(1979年至今):改革開放以來,我國民俗文獻的翻譯和傳播進入了一個繁榮期。隨著中國文化“走出去”項目的實施,在國家政策扶持、資金支持及多方協作下,近年來,已經有眾多包括民俗文獻在內的經典作品被譯成外文并向外推介。

  在史詩歌謠方面,中國學者的《詩經》英譯本大量涌現,如楊憲益、汪榕培和許淵沖等人的譯本。我國學者王宏印翻譯的陜西民歌《西北回響》于2009年出版。少數民族史詩方面,美國學者羅伯特·丹柯夫1983年翻譯了維吾爾族史詩《福樂智慧》。隨后我國三大史詩《格薩爾》《江格爾》和《瑪納斯》也出現了多個英譯本,其中部分為國內學者所譯。2019年,我國學者翻譯的土家族史詩《梯瑪歌》和《擺手歌》由外研社出版。

  在諺語方面,2017年,我國學者曹新宇翻譯的《農諺精選》由中國農業出版社出版。該書英譯了300首農業諺語,在我國農業生活民俗的譯介方面,產生了積極意義。

  神話傳說方面,我國學者王宏翻譯的《山海經》于2010年出版,與1999年英國漢學家安妮·比勒爾譯本以及2002年美國學者石聽泉譯本形成了呼應。

  民間信仰方面,《推背圖》在美國出現了三個英譯本,此外還有《馬前課》也出現了三個英譯本。國內目前暫無《推背圖》的英譯本,但學者梁少石已完成了壯族民間信仰文獻《雞卜經》的英譯,即將出版。

  近四百年來,民俗類文獻的譯介內容日趨豐富和多元化,譯介和傳播方式也由過去的被動等待外來譯者翻譯,變成現在以中國學者對外譯介為主的模式,主動尋求“走出去”。我們相信,隨著未來國家影響力的進一步提升,我國民俗類文獻的翻譯和傳播事業必將迎來更加燦爛的明天。

 

 ?。ū疚南倒籩菔〗逃叩妊H宋納緲葡钅俊啊鍛票懲肌芳捌溆⒁胙芯俊保?015QN10)、遵義醫科大學博士科研啟動項目“中國易學文化典籍在海外的譯介與傳播研究”(FB-2018-4)階段性成果)

 ?。ㄗ髡叩ノ唬鶴褚逡嬌拼笱е楹PG庥鏘擔?/strong>

作者簡介

姓名:許明 工作單位:遵義醫科大學珠海校區外語系

課題:

本文系貴州省教育廳高等學校人文社科項目“《推背圖》及其英譯研究”(2015QN10)、遵義醫科大學博士科研啟動項目“中國易學文化典籍在海外的譯介與傳播研究”(FB-2018-4)階段性成果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齊澤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