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宫建筑

 首頁 >> 社科基金 >> 基金基地 >> 基地動態
中國傳統蒙學典籍西譯研究
2019年08月30日 09:34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林風 字號

內容摘要:中國的蒙學典籍歷史悠久,數量眾多。

關鍵詞:

作者簡介:

  中國的蒙學典籍歷史悠久,最早可以追溯到周宣王太史作的《史籀篇》,后又有《倉頡篇》《急就篇》《增廣賢文》《幼學瓊林》《千家詩》等,數量眾多。這些讀物往往內容豐富,通俗易懂,朗朗上口,普及面廣。而在這些典籍中,流傳最廣、影響最大的莫過于《三字經》《千字文》與《弟子規》,它們因此也是最早為西方所譯介且譯本數量較多的啟蒙讀物。據統計,《三字經》各種譯本約50種,《千字文》至少16種,《弟子規》約11種。數量差異的原因顯而易見:《弟子規》成書最晚,而《三字經》在時間上雖晚于《千字文》,但其內容相對而言比較有趣不枯燥。從譯介活動的興盛程度上看,這些蒙學典籍的翻譯可劃為三個階段:18—19世紀的繁榮期,20世紀初至70年代的沉寂期,20世紀80年代至今的復興期。

  18—19世紀是西方傳教士入華宣教的興盛時期,這個時期的譯者絕大多數為傳教士。傳教士宣教首先要學習漢語,要了解中國文化,而蒙學典籍可以同時滿足這兩個要求。蒙學典籍譯介的興起肇始于俄羅斯傳教士。18世紀,俄羅斯的4個《三字經》譯本的譯者清一色為布道團成員。1740年前后,布道團第二班學員羅索欣將《三字經》和《千字文》翻譯成俄語,譯本雖未曾出版,但無疑是俄國漢學所邁出的重要一步。第一個在俄國公開出版的《三字經》譯本由阿列克謝·列昂季耶夫翻譯,1779年印行?!侗說帽ねㄑ丁酚詿文攴⒈硎櫧?,稱其為來自中國的“詩體箴言”。此譯本能夠得以出版并且受到關注,一是因為葉卡捷琳娜二世本人崇尚中國元素并因此在俄國掀起一波“中國熱”,二是因為西歐啟蒙思想家們的中國觀對當時的俄國思想界產生直接影響,關于中國的作品在當時的讀者中頗受歡迎。在俄國,最為經典、影響最為深遠的《三字經》譯本為比丘林所譯。此譯本1829年出版之后在俄國學界引起熱烈反響,多家報刊對其進行評述與推薦?!賭箍頻繆丁菲蘭邸度志貳靶凵釧仄尤戳釗司靜灰選?;《雅典娜》認為此書能夠讓人了解“東方智慧”的思維方式;《文學報》認為此書闡述了中國人的一切思辨。比丘林的譯文還不時出現在俄國漢學家的著作中。值得一提的是,畢生向往中國的普希金,其家庭藏書里就有比丘林的這一譯本。

  到了19世紀,西方漢學得到一定程度的發展和沉淀,且出于開拓中國市場,進一步了解中國文化和宣傳福音的需求,這個時期蒙學典籍的譯介愈發繁盛,不同語種的譯本如雨后春筍般涌現。馬禮遜、裨治文、內曼、馬蘭、麥都思、儒蓮、秦右、晁德蒞、頗節、翟理斯、郭棟臣、歐德理、霍夫曼、阿連壁、修德等都曾譯過《三字經》或者《千字文》,其語言包括英語、德語、法語、拉丁語、瑞典語、意大利語等?!度志返牡諞桓鲇⑽囊氡境鱟月砝裱?,于1812年出版。而《千字文》的第一個英譯本出自修德,以散文體翻譯,1831年出版。值得注意的是,這一階段有兩個《三字經》的譯本,譯者是麥都思和馬蘭。他們翻譯此書的目的就是為了了解太平天國及其宗教信仰。事實上,早在1823年,麥都思就曾編寫過一本新教的《三字經》仿本。而據衛三畏所言,當時有多個類似的仿本在中國的教會學校使用。從某種程度上說,這可以看作基督教對中國教育傳統的一種妥協。1873年,翟理斯也翻譯了《三字經》和《千字文》,以《兩首中國詩》為題出版。后來,翟理斯又于1900年修訂了《三字經》譯本。這個修訂本因其副文本信息豐富、便于閱讀而成為西方最為流行的蒙學典籍譯本之一。1895年8月,美國傳教士何德蘭在《教務雜志》上發表了《弟子規》譯本,是此書的第一個英譯本。

  20世紀初至70年代,中國蒙學典籍的譯介活動急劇減少,且譯本影響力相對變弱。1902年,德國漢學家衛禮賢在《上海德文畫報》上發表了《三字經》德語譯本,這是衛禮賢的第一個譯作。此外還有迂拙老人、蔣克秋以及S. H. Lindt的譯本。另外,伯希和也翻譯了《千字文》并于1925年發表在《通報》上。這個階段蒙學典籍譯本如此稀少,主要是因為當時國際形勢動蕩,兩次世界大戰在物質上與精神上都給人類帶來巨大的摧殘。與此同時,國內的社會狀態也在很大程度上影響了文化典籍的譯介活動。

  20世紀80年代,中國改革開放的影響開始在文化領域顯現出來,八九十年代的“國學熱”也帶動了國內文化典籍的外譯活動。1989年,潘世茲出版了《三字經》英譯本,此譯本1990年入選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兒童道德叢書”,這也是第一本被聯合國編輯的叢書所收錄的中國啟蒙典籍。此后的90年代,王樹進、何功杰、溫振宇、王秀良、樊淮秋等都翻譯過《三字經》。

  進入21世紀,人們對文化間交流的深度和廣度都有了新的要求,典籍的譯介活動如火如荼。2007年,孟凡君翻譯的《三字經》和彭發勝翻譯的《千字文》被收入《大中華文庫》。2012年,李文玲與羅林翻譯的第一部阿拉伯語《三字經》面世。2014年,趙彥春出版《英韻三字經》,此譯本受到廣泛關注。在此之前,絕大多數的《三字經》譯本為散文體,只有翟理斯、何功杰、王寶童等少數譯者嘗試用韻體翻譯,但他們也無法做到嚴格遵從“三詞格”這個對于《三字經》來說最基本的詩學特征。而趙彥春的譯本數百年來首次突破了這種形式對應方面的巨大困難,以嚴謹的譯文、嚴格的三詞格形式以及規整的偶韻體再現了《三字經》的形式美、韻律美和意蘊美。這一譯本對國學經典《三字經》的海外傳播起到重要的推動作用。2016年,趙彥春又出版了《英韻:三字經·弟子規·千字文》,其中的《千字文》以英文的千詞對應漢語的千字,且韻式齊整,譯文準確,實為難能可貴。

  縱觀蒙學典籍西譯的歷程,我們發現不論是譯者主體、翻譯目的、譯文風格、副文本信息等,都有著明顯的歷史變遷??梢運?,蒙學典籍的西譯歷程實際上也是中國文化典籍乃至東方文化西傳的一個縮影。新的時代對譯者提出新的要求,但這同時也是一個全新的機遇。如何把握這個機遇,更好地讓中國文化走向世界,更好走進西方讀者的生活,是一項需要長期致力的事業。

 

 ?。ū疚南蹈=ㄊ「咝!敖艸鑾嗄昕蒲腥瞬排嚶蘋保↗YTJQ201805)階段性成果)

 ?。ㄗ髡叩ノ唬焊V萃庥锿餉逞г和夤镅г海?/font>

作者簡介

姓名:林風 工作單位:福州外語外貿學院外國語學院

課題:

本文系福建省高?!敖艸鑾嗄昕蒲腥瞬排嚶蘋保↗YTJQ201805)階段性成果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齊澤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