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宫建筑

 首頁 >> 社科基金 >> 基金管理 >> 成果發布
奧古斯丁論羅馬帝國的功用
2019年09月10日 12:31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花威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一般來說,羅馬帝國普遍施行宗教寬容政策,但要求臣民參與皇帝崇拜,鎮壓可能影響政治穩定的宗教組織,如摩尼教和其他具有反羅馬傾向的教派。從誕生始至“米蘭敕令”之前,由于教義、儀式和拒絕皇帝崇拜等方面的原因,基督教承受著各種誤解和鎮壓,主要表現為羅馬帝國所進行的宗教迫害。針對這些迫害,基督教會進行了積極申辯。例如,德爾圖良在《護教篇》中聲明,基督徒愿意服從國家的統治,同時要求信眾以逃遷或殉道而非背教來應對之。

  在《上帝之城》19.24中,奧古斯丁把正義定義為對上帝的愛,批判了羅馬的起源和崛起,認定4世紀之前的羅馬帝國沒有真正的正義。但問題在于,既然基督徒忍耐了之前來自羅馬帝國的宗教迫害,那么在取得合法地位之后,大公教會為何積極請求羅馬帝國介入教會的內部紛爭,而且北非教會甚至在5世紀初要求以宗教強制來制止多納圖派并不嚴重且普遍的宗教暴力?對于奧古斯丁來說,基督教這一立場的轉變是否符合他對4世紀之前的羅馬政制的判斷,而羅馬帝國在4世紀開始的基督教化是否改變了其作為塵世國家的性質,并獲得了某種程度的正義?

  對于這些問題,奧古斯丁并非沒有意識到,而是積極利用《圣經》釋經、現實案例等作出回應。他認為,基督徒可以反抗非法暴力,維護塵世國家的政治秩序與和平;如同父親訓誡兒子,羅馬帝國以宗教強制訓誡多納圖派,是為了后者自身的益處;北非地區的軍事力量是制止宗教暴力的必要手段;此外,依照對正義的新定義,羅馬帝國的基督教化和皇帝成為大公基督徒賦予了二者一定程度的正義,使得北非教會有理由請求其以塵世和平?;ご蠊袒?。

  在《書信》138中,奧古斯丁回應了沃盧西安提出的問題,即基督徒能否是羅馬帝國的好公民。其中包括,在宣揚愛、忍耐和“不要以惡報惡”的同時,基督徒能否保衛國家以防外敵入侵。通過分析“打左臉轉右臉”的經文,奧古斯丁反轉其字面意思,援引耶穌和保羅都斥責命令打自己的人的例子,認為這句經文的真實意思是,當別人要冒犯你擁有的具有更大價值的東西時,只讓他冒犯你擁有的具有更小價值的東西。例如,寧愿在身體上殉道,也不在靈魂上背教。而耶穌和保羅的例子表明,基督徒內心里應該以忍耐和善意對待所遭受的暴力,但在外在行為上則必須訓誡和強制他人,使之不再施行暴力并悔改己罪;基督徒渴望和平,但并不是不反抗暴力的和平主義者,反而可以以正義戰爭來抵抗侵略,甚至還可以先發制人,來保衛塵世安全與世界和平。在合法化之前的時代,除了逃遷和殉道,基督徒只能利用語言和教義來回應宗教迫害。而到了奧古斯丁時代,在語言和教義說服無效的情況下,大公教會利用羅馬帝國的法律和軍事力量來訓誡多納圖派的宗教暴力,顯然可以被看作是在模仿耶穌和保羅的做法。

  針對卡拉馬異教徒的宗教暴力,奧古斯丁在409年寫下《書信》104,其中援引很多現實例子,包括父親奪下兒子手中把玩的劍,大人拉住小孩的頭發使他不去用手拍蛇,父母或老師懲罰犯錯的孩子,來論證大公教會利用帝國法律來制止宗教暴力,完全是為了這些異教徒的益處?!罷庖磺惺淺鲇詮匭?,而不是殘忍?!?/font>

  按照基督教教義,人類被造時的自然秩序被原罪所打破,人與人之間從平等變成不平等,最終導致了人對人的奴役和國家的誕生。在《上帝之城》9.16中,奧古斯丁論證說,舊約時代的族長也有奴隸,但同屬于家庭成員,在服事上帝上是平等的,家長有權利訓誡家庭成員的各種過錯,以維護家中的和平。這一新的自然秩序也適用于由家庭所組成的城邦或國家,即統治者與被統治者在政治權力上是不平等的,但在崇拜上帝上是平等的。類似于家長在家庭中,統治者在國家中也可以訓誡破壞和平的公民。由此,雖然國家在起源和本質上是消極的,但在塵世中仍然有著維護和平的有限的積極功用。

  從君士坦丁開始,除了背教者朱利安,歷代羅馬皇帝都是基督徒,基督教甚至被確立為國教,同時大量臣民歸信大公信仰,使得羅馬帝國在4世紀經歷了迅速的基督教化。按照奧古斯丁對正義及共和的定義,基督徒皇帝的出現意味著羅馬帝國的性質也在發生一定的變化。

  奧古斯丁首先確認,羅馬皇帝從異教徒成為基督徒是其個人信仰的轉變,君士坦丁只崇拜唯一的上帝,而狄奧多西則是真正的敬虔者;他們都極力支持和傳播大公基督教,并盡量以政治權威來使臣民歸信上帝,試圖消除異端和教派分裂;他們也按照這一信仰在政治層面上的各種要求進行了統治,也就是說以正義即愛上帝為原則來統治國家,在統治中節制欲望和施與悲憫仁義,對主教的教導和訓誡保持宗教的謙卑;這些努力使得大公基督教成為帝國的國教,而廣大臣民成為大公基督徒。其中,奧古斯丁認為,作為基督徒皇帝的典范,狄奧多西不僅在平叛帝國內部篡權時依賴上帝的幫助,也在勝利后并不虐待敵人,甚至為帖撒羅尼迦屠殺事件而公開悔罪。奧古斯丁還毫不吝嗇地稱贊,狄奧多西皇帝的敬虔將會使之擁有真正的幸福。

  除了確立大公基督教為羅馬帝國國教這一事實,奧古斯丁認為,狄奧多西皇帝在統治中展現了自己的虔誠信仰,符合正義原則,將會獲得上帝的賞賜即真正的幸福。在《君士坦丁傳》中,優西比烏幾乎肯定,基督徒皇帝當政是塵世國家最好的政治形態,皇帝是非基督徒臣民的主教,其角色甚至等同于摩西和基督。與之不同,奧古斯丁一方面以雙城論來確認基督徒皇帝當政仍然是地上之城的一部分,他和普通基督徒一樣追求個人的救贖和永恒的生命;另一方面以贊美狄奧多西皇帝來表明,其依據真正的正義進行統治使得羅馬帝國具有了共和的影子。

  與之前的時代相比,基督徒皇帝的出現似乎完全證實了保羅對政治權威的看法,“因為沒有權柄不是出于上帝的。凡掌權的都是上帝所命的”。而對于其理想形態,我們可以推論說,按照奧古斯丁對正義的新定義即愛上帝,從狄奧多西到虔誠的基督徒臣民就具有了真正的正義,“是按照對正義(iuris)的認同和對共同的利益結合起來的團體”,可以被稱為人民,其共同體是人民之事即共和,以至羅馬帝國就具有了部分共和的性質,雖然整個帝國尚遠遠不是共和國。

  對于這種理想形態,奧古斯丁的確做過設想。在基督來臨之前,羅馬共和國已經大大敗壞,完全失去了曾經的世俗德性。在基督來臨之后,如果君王和民眾“都能夠聽到和看到基督教關于正義和誠實的道德的誡命,那共和就應該用此世的幸福來裝點它的土地,然后上升到永恒的生命的頂點,在最高的祝福中為王”。然而,由于很多人傾心于犯罪的誘惑,這使得基督徒只能忍耐塵世“最壞和最邪惡的共和”,只能盼望最終進入屬天的“最神圣和高貴的共和”。的確如此,在羅馬帝國晚期,政策和利益交織變化,其他皇帝和官員們顯然沒有效仿狄奧多西皇帝成為“真正的虔誠者”,廣大臣民也沒有成為真正的基督徒,以至于奧古斯丁只要求,作為地上之城一部分的羅馬帝國應當維護塵世的和平,而不是旨在成為真正的共和國。

 

 ?。ū疚南倒疑緲蘋鵯嗄晗钅俊鞍鹿潘茍∮肼蘼淼酃坦叵笛芯俊保?4CZJ002)階段性成果)

 ?。ㄗ髡叩ノ唬夯卻笱ШM饣俗誚逃朊鎏ㄗ誚萄芯恐行模?/font>

作者簡介

姓名:花威 工作單位:華僑大學海外華人宗教與閩臺宗教研究中心

課題:

本文系國家社科基金青年項目“奧古斯丁與羅馬帝國政教關系研究”(14CZJ002)階段性成果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齊澤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