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宫建筑

 首頁 >> 社科基金 >> 基金管理 >> 成果發布
抗戰楹聯的審美價值
2019年09月10日 10:05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李瑋 張寧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楹聯又稱對聯、對子等,起自五代,盛行于明清,是一種歷史悠久、富有活力的藝術形式??谷照秸逼?,楹聯因其雅俗共賞、鼓動性強、易于傳播的特征,成為文藝抗敵戰線的“匕首投槍”??拐介毫躍韌鐾即嫖滓康?,同時擔負鼓舞軍民、教化人心的任務,是抗戰文學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也正因如此,人們談及抗戰楹聯,往往首先想到其宣傳功能和社會價值。但實際上,抗戰楹聯除具有社會功用外,亦包含多重審美特質。

  英雄形象可歌可泣

  按照實際用途,抗戰楹聯可分為述志、悼挽、題贈、慶賀、諷喻、節令、行業等類別。其中,悼挽楹聯數量多、比重大,最引人矚目。相較于傳統悼挽楹聯,抗戰楹聯中的“悼挽”對象多為抗戰將士、仁人志士。楹聯作者通過發掘他們生平的特殊之舉,塑造個性鮮明又具感召力的形象,展現戰爭環境下人物的精神和內在品格,為世人樹立行為典范。

  1937年10月,解固基率部守衛淞滬戰場一線,左臂被打斷半截,仍堅持戰斗,至死方休。后來,鄧錫侯為其撰寫挽聯:“枕戈以待,破釜而來,撐持半壁河山,黃浦灘頭催鼓角;裹革無尸,沉沙有鐵,留得一抔凈土,青楓林下葬衣冠?!薄罷碭暌源鋇某喑?、“破釜而來”的剛毅、頻催鼓角的堅韌顯示出解固基舍生取義、慷慨赴死的無畏勇氣和頑強精神。

  領導建立了魯西北抗日根據地的范筑先,1938年11月戰死在聊城。董必武、吳玉章的挽聯云:“三友見精神,松體遒,竹身直,梅花亦自清香,格高氣蒼,直到歲寒全晚節;一門盡忠義,夫殉職,妻為民,子女都稱勇武,頑廉懦立,共紓國難紹遺風?!鄙狹鎂凰サ乃?、竹、梅比喻范筑先“格高氣蒼”,下聯以其妻子兒女之“勇武”和投身抗戰的獻身精神襯托他深明大義、德高望重。

  1940年,張自忠在襄陽與日軍的戰斗中不幸犧牲。友人徐燕謀撰寫了一副240字長聯以表哀悼,上聯中云:“自濟南淪陷,頑敵若狼奔豕突,海澨被兵,徐淮告警。于時蒼頭特起,提一壘孤軍,力挫兇鋒,遂振臺莊勝利先聲。年來撫綏荊楚,鏖戰漢津,少保旌旗,盡識精忠二字,關侯刀環,奚止斬馘萬級。今夏寇虜狡滑思逞,亟飛橈橫渡,策馬直前,方期殲彼丑類,還我河山?!泵娑浴襖潛減雇?,海澨被兵”的危局,張自忠卓然自立、巋然不動,“提一壘孤軍,力挫兇鋒”?!翱藶步蘋汲選敝?,他又將個人安危置之度外,“策馬直前”,其勇毅、果敢、精忠由此可見,令人肅然起敬。

  再如,蔣光鼐為十九路軍陣亡將士所撰挽聯云:“自衛乃天賦人權,三萬眾慷慨登陴,有斷頭將軍,無降將軍,石爛??縈檀酥?;相約以血湔國恥,四十日見危授命,吾率君等出,不率其入,椒漿桂酒有余哀?!筆媸蝕嫖泄懊宓槎勻兆髡降惱笸黿克熗吹潰骸昂媚卸砦隕吵?,何須用馬革裹尸,燕然勒石;大孝子致身民族,說什么春閨夢里,無定河邊?!保ㄒ凰滴6垂鰨┱廡╅毫髕方吡δ』谷戰康姆綣?、品性與氣象,彰顯了他們保家衛國、視死如歸的鋼鐵意志和堅定追求。

  情思意緒復雜細膩

  抗戰楹聯意欲通過厲聲疾呼達到振聾發聵的功效,但其中也寄寓著重大歷史變故中的“非常之情”,比如“覆巢之下安有完卵”的嘆息、忠孝難兩全的感慨、“抑而不發”的兒女之情及對親友同胞戰死沙場的痛惜等。

  九一八事變后,李成嵐為徐家駿所作的一副東北山水畫題聯:“更能消幾番風雨,最可惜一片山河?!鄙狹鱟孕療病睹愣分械摹案芟阜纈?,匆匆春又歸去”,下聯化用姜夔《八歸》中的“最可惜、一片江山,總付與啼鴂”。這副對聯既哀嘆眼前東三省的淪陷,更借助“集句”,將幽思引向歷史上偏安一隅的南宋,與辛棄疾、姜夔產生精神共鳴,聯中隱藏著李成嵐對國土淪喪的錐心泣血之痛。

  抗日戰爭期間,作家周瘦鵑寓居上海,伺弄花草,售賣盆景,書法家鄧散木贈其一聯:“個中小寄閑情,待移來五岳精靈,供之幾席;此處已非故國,且分取南冠涕淚,灑向花枝?!敝蓯菥檣澩β儐萸?,猶如階下囚,在表面的閑情背后只能淚灑花枝。有學者稱此聯“反映了上海淪陷期間知識分子請纓無路、報國無門的悲嘆”(蔣竹蓀等編著《名聯鑒賞辭典》),也寄托著他們深深的憂國之思與悲憤之情。

  1941年,長沙舉行遇難軍民追悼大會?;嶸嫌幸桓背ち吹潰骸盎永嶁鶇油罰嚎拐餃哪?,吾伯有死,吾叔有死,吾兄有死,吾弟有死,吾師有死,吾友有死,吾徒有死,吾侄有死,到如今五親離散,六眷飄零,總算為國家盡忠、替民族盡孝;傷心話遺裔:悲愁千萬種,饑者無依,病者無依,老者無依,幼者無依,鰥者無依,寡者無依,孤者無依,獨者無依,徒令我兩鬢枯蕭,百憂叢集,真不知何處報怨、到幾時報仇?!閉飧倍粵鈾濫顏咔子訓氖詠?,控訴戰爭造成的苦難,伯、叔、兄、弟、師、友、徒、侄之死,既為時代之悲劇,也表達出“為國家盡忠、替民族盡孝”的悲壯情懷。他們離開了這個世界,徒留饑者、病者、老者、幼者、鰥者、寡者、孤者、獨者“悲愁千萬種”,這些生者將面臨“無依”的處境和不盡的凄涼。但仇怨、悲愴的情緒下又蓄積著一股“引而未發”的力量,表達了戰爭中的幸存者欲與仇敵奮力相搏的決心。

  戴安瀾于1942年赴緬甸與日軍作戰,為國捐軀。記者陸詒在《殉國的戴安瀾將軍》一文中說:“對于我們全國的軍民,戴師長之英勇犧牲,是一種悲壯的號召?!鋇云浼胰碩?,戴安瀾的死則更多意味著傷痛。其妻王荷卿撰挽聯:“天道無憑世道衰,君斯壯烈成仁,已僥幸簿取勛名,略酬壯志;國難未紓家難續,我忽強肩巨責,應如何侍奉二老,教撫孤兒?!彼煞頡白沉頁扇省倍院?,同時卻不得不面對天人兩隔的痛苦,及獨自“侍奉二老,教撫孤兒”的重擔。這副對聯道出了陣亡將士殉國壯舉背后的親人之悲、愛人之苦。又如謝寶樹在追悼湘北會戰殉難將士時撰寫的挽聯:“波撼洞庭秋,遽憐戟折沙沉,剩有深閨縈遠夢;魂歸明月夜,對此江流右轉,得無遺憾失吞吳?!彼圃拚笸黿康木瘛昂扯賜デ鎩?,但也意識到在他們的故土還有愛人“深閨縈遠夢”,她們必定望眼欲穿,所以希望逝者能“魂歸明月夜”“得無遺憾”。

  由此可見,抗戰楹聯在歷史巨變中挖掘人性之光,對舉“大義”與“常情”,折射出人心的矛盾和悲苦,其深刻之處在此,動人之處亦在此。

  語言風格亦莊亦諧

  抗戰楹聯注重對仗形式和語言技巧,常通過新奇、幽默、別具一格的語言,表現作者的巧思妙悟。這在一些行業聯、諷喻聯、慶賀聯中體現得最明顯。

  黃天驥在《嶺南新語:一個老廣州人的文化隨筆》中提及抗戰時期廣州一家理發店門前的對聯:“倭寇不除,有何顏面;國仇未報,負此頭顱?!崩矸⒌甑囊滴袷搶矸?,事關人的臉面和體面。這副對聯一語雙關,將理發工作與除寇壯舉、外在顏面與內在尊嚴融為一體,新穎又精警。

  日本投降后,有人撰聯慶賀道:“中國捷克日本;南京重慶成都?!鄙狹僑齬頤?,下聯為三個地名,對仗工穩。同時,名詞“捷克”“重慶”又可作動詞來理解,整副對聯的意思是中國戰勝日本,南京重新慶祝成為首都?;犢斕謀聿閿鏌逑?,隱含著山河破碎、風雨飄搖之時,全民族浴血奮戰、國民政府從南京遷都重慶的坎坷歷程。

  類似作品還有很多,譬如“咀郁含辛,味同嘗膽;振頹起敝,功足流芳”(香煙店楹聯)、“敵寇方張,忍使人為刀俎;淪區待復,莫教地失膏腴”(肉店楹聯)、“振作精神,革除國民痼疾;堅強體魄,莫當東亞病夫”(藥店楹聯)等。這些楹聯語言詼諧卻不淺薄、言近而旨遠,在嬉笑怒罵之間,傳達出楹聯作者驅除侵略者的熱切期望和實現國家獨立富強的美好理想。

  與古典詩詞相比,楹聯更長于通過對比、反襯、轉折等方式戲謔地反映現實,同時又因上下聯互為表里、散而相連,故能在機警犀利的言語中傳達嚴肅的主旨。

  從整體上看,抗戰楹聯呈現出雄渾悲壯的美學風格。王夫之在《明詩評選》中說:“雄不以色,悲不以淚,乃可謂之悲壯雄渾?!幣虼?,抗戰楹聯才能與抗戰詩詞有異曲同工之妙,甚至具有抗戰詩詞所不具備的妙處??拐介毫性刈胖謝褡逶諼M鮒實畝撈厴竺撈逖楹臀幕?,反映了中國人面對苦難時的感性與智性,含有多重審美價值,因而值得深入探討。

 

 ?。ū疚南倒疑緲蘋鷸氐閬钅俊敖執毫醋饔镅雜胛奶迨妨險磧胙芯俊保?7AZD030)階段性成果)

 ?。ㄗ髡叩ノ唬漢銑鞘醒г喝宋難г海?/font>

作者簡介

姓名:李瑋 張寧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齊澤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