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宫建筑

 首頁 >> 社會學
將生命還給社會:傳記法作為一種總體敘事方式
2019年09月11日 11:13 來源:《社會》2019年第1期 作者:趙丙祥 字號
關鍵詞:傳記法;生命史;譜系法;社會結構;時勢

內容摘要:

關鍵詞:傳記法;生命史;譜系法;社會結構;時勢

作者簡介:

  摘 要:在田野民族志和歷史編纂學中,傳記法是一種重要的敘事方式。本文從分析林耀華的作品入手,將其置于20世紀20年代以來的社會學和人類學思想脈絡中,并在此基礎上探討傳記法在中國歷史和社會研究中的潛力與可能性。本文將譜系法、個人生命史和社會生命論歸納為“傳記法三角”。在(擴展)譜系法和社會結構論的基礎上,生命傳記法可以呈現一個或多個人的生命歷史,作為大歷史中的片段。不過,現象學路徑有其自身的限度,不能離開對中央政權本身和總體結構的考察。在“時勢”和“社會結構”的變遷過程中呈現生命傳記,才不會只是個體的故事,而有希望成為一種對中國“總體”社會生活的有力敘事方式。

  關鍵詞:傳記法;生命史;譜系法;社會結構;時勢

  

  “時來天地皆同力,運去英雄不自由?!痹謨衛ū鋇墓懦銼舒涫?,羅隱不禁神思飛越,遙想蜀漢斯人斯世,盡管有豪杰如諸葛武侯,最終也難免覆國命運,于是寫下一首《籌筆驛》,這是其中流傳后世最廣的兩句。羅隱不僅僅是在推崇英雄,他對英雄的復雜心態也不吝針砭之筆。在另一篇短論《英雄之言》中,他舉劉邦、項羽為例:“西劉則曰‘居宜如是’,楚籍則曰‘可取而代’。意彼未必無退遜之心、正廉之節,蓋以視其靡曼驕崇,然后生其謀耳。為英雄者猶若是,況常人乎?”(雍文華,1983:205)羅隱沒有否認這些大人物可能懷有比常人更高的道德品性;與此同時,劉、項卻又恰因他們對政治、經濟的利益興起“非分”之心而創下事功。英雄與常人既不同,也無異。筆者援引羅隱的詩文意在表明,他對歷史和大人物的感喟足以代表中國人對于“命運”的總體觀念。

  一個晚唐士人的詩文大概不會吸引多少社會學家的注意力,不過,這不代表社會學家沒有對此類概念的獨到見識。林耀華(1999:31)曾在《金翼》中寫道:“我們今天可以將‘上蒼’理解為人類本身,把‘命運’理解為人類社會?!彼凇督鷚懟氛獗臼櫓興吹?,是他的父老、族人、親友們——當然也有土匪、軍人——在一個小地方社會中的人生經歷。這樣一本作品,在今天大概會被歸入所謂的“家鄉人類學”吧。在一門向來以研究陌生人社會為己任的學科中,這其實不算什么優勢;但也并非完全不可行,只要盡可能地“變熟為生”,那么,對地方社會中的個人命運與人倫情分的體會與感悟,反倒有他人所不能及的特別之處?;貧?、張芬洲這兩個人及其各自家族的命運,正是《金翼》最吸引讀者的地方之一。

  在《邁向社會全體的個案研究》(以下簡稱“渠文”)一文中,渠敬東(2019)以《金翼》為例,論述了“傳記法”在民族志呈現過程中的運用問題。盡管由于渠文議題的多樣和篇幅的限制沒有充分展開論述,但也指出了這種方法的巨大潛力。無獨有偶,自20世紀90年代以來,王銘銘(2010)一直致力于拓展歷史與民族志的“人生史”方法。他沒有使用“傳記法”這個說法,但這兩個概念差不多是等同的。

  從學術史的發生順序來看,傳記法當然有其特定的時間和地理的起源。嚴格地說,它發源于美國社會學的芝加哥學派,以威廉·托馬斯(William I. Thomas)和弗洛里安·茲納涅茨基(Florian Znaniecki)1918年出版的《身處歐美的波蘭農民》(The Polish Peasant in Europe and America)為標志。與這種方法貼近或類似的,尚有“個人檔案法” “生活史”“口述史”等說法。不過,無論在搜集材料的層次上,還是在具體的敘事方面,不一定非要全面地呈現“傳主”的整個生命歷程。有鑒于此,我們不必將它變成一個純操作性的標準技術概念(盡管在一些社會學、人類學的方法或寫作手冊中,這種做法早已出現)(Dollard,1935),最好寬泛地將它視為一種借自文學和史學,又在社會學和人類學中生發出不同脈絡的“方法論”,如此可留出足夠豐富的衍生空間和多種敘事的可能性。

  “傳記”既可以來自田野實錄,也可以來自“檔案”工作。在中國這樣一個既有悠久而強大的文獻傳統,又有無數“地方”的國度里,其類型和數量之多樣可以說是難以估量的。在作為一種描述和研究方法時,由于傳記法是在文學(尤其是小說)和史學的影響下發展起來的,又在社會學、人類學中有其自身的多重發源,更增加了它的可變性。在有些歷史文本中,它與小說風格相近;而在另外一些文本中,又有社會統計學的意味。它并不能輕易地與哪一種類型劃等號。陷阱與前景同在,過去如是,今天亦然。如此一來,問題在于,怎樣才能既承認“傳記法”民族志是一種文體的創作,也是一種盡可能保持其總體性的客觀記錄和闡釋。本文嘗試從林耀華的《金翼》入手,對“傳記法”的學術史作一簡略追溯,再回到渠文提出的問題,稍作鋪陳。

作者簡介

姓名:趙丙祥 工作單位:中國政法大學社會學院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賽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水晶宫建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