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宫建筑

 首頁 >> 社會學
趙旭東:人類學家何以具備捕捉瞬間的悟性
2018年05月16日 10:03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趙旭東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人類學所真正尋求的乃是不同文化之下差異性生活的特征,以及這些特征之間的一致性。之前的結構主義人類學家都曾試圖去發現差異中的相同之處。這種不斷去做還原的結構主義傾向,最終只能把本來有趣的文化的表達轉化成為一種二元對立的各種數字矩陣之間的代數換算。事實上,人的意義遠比代數的換算更為豐富多彩。我們不可能都像教堂建筑師那樣僅僅去描繪教堂的結構,因為我們還需要給它以色彩,高明者還要給它以靈魂——畫龍點睛的神來之筆絕非古人的浪漫想象,而是帶有神秘性的更高境界的對真實生活的表達。除了有人體骨架研究癖的生理解剖學家,普通人更為喜歡觀賞的還是畫家筆下那活靈活現甚至難于捕捉的某一個帶有神秘性的瞬間。達芬奇所畫的《蒙娜麗莎》是一個瞬間,《最后的晚餐》則是另一個瞬間,所有這些都被畫家一下子把握住了,并借助有形的筆觸被表達了出來,打動了人心。在這個意義上,人不單單是一副骨架的結構,而是能夠被呈現出來并能留存在我們心中的不可磨滅的印象。

  人類學家也完全可以去描繪人體的骨架結構,并將其作為人體習作演示給學生看,但人類學家更要去體味蒙娜麗莎那一瞬間勾人魂魄的笑,以及質疑問話話音未落之時耶穌身邊最親近的人的異乎尋常的反應。所有這些才是真實生活之中轉瞬即逝的且無法用結構的概念加以框定的生活真實,同時還是要憑借心靈直觀把握的真實的人的存在。我們人類學家往往被訓練成習慣于畫人體習作的達芬奇,而未成為畫蒙娜麗莎那一永恒微笑的達芬奇。當然,前者可以通過教育實現,后者則要依靠人的悟性。至于悟性是什么,問老師不如問自己。

作者簡介

姓名:趙旭東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孫志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水晶宫建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