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宫建筑

 首頁 >> 社會學
中國人類學的文化自信
2017年10月11日 08:51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趙旭東 字號

內容摘要:人類學發現提升文化自信近代以來,西方世界在不斷向外輸送其所謂現代啟蒙觀念的同時,也確實發現了不同于自身現代諸特征的另類文化傳統,乃至于“原始的”社會中的所謂“異文化”或“他者”的存在。他們也曾經因這樣一種自信而規劃了世界文化秩序的新格局,所有今天在文化領域流行并被實踐著的新概念都跟這種文化上的規劃密切地聯系在一起,如文化多樣性、文化遺產、文化?;?、文化的本真性、非物質文化遺產。事實上,物質文化的博物館化,無疑使得文化的諸多要素被從其成長的真實空間中抽離出去,并使得博物館成為一種自說自話的缺乏歷史脈絡的文化空間自我營造。

關鍵詞:人類學家;學科;民族志;存在;思考;文化形態;對立;博物館;觀念;記錄

作者簡介:

  人類學以差異文化的存在為核心,并試圖提供一種關于文化價值與大多數人并不一致的思考。人類學由此而獲得了其在社會科學諸領域中獨有的地位和位置,也由此有了一種文化上的自覺和自信。

  中國當下正經歷的這場極為重要的變革,必將觸及文化形態的重組、再生與轉化,即基于一種面向世界秩序新格局的文化轉型已悄然發生并影響我們的思維。對于此種轉型而言,其所帶來的也必將是一種觀念層面的大扭轉。而這種大扭轉會實實在在地影響并體現于我們的現實生活之中,誰都難以真正避開。由此,我們的審美情趣、交流媒介以及理想價值等文化因素,都會在這樣的一種文化轉型的語境中呈現自身變化的諸多痕跡。而人類學家于細微之處的意義把握能力,使得此一變化的過程有可能真正被記錄下來,并形成有明顯時代特色的民族志作品。

  人類學發現提升文化自信

  近代以來,西方世界在不斷向外輸送其所謂現代啟蒙觀念的同時,也確實發現了不同于自身現代諸特征的另類文化傳統,乃至于“原始的”社會中的所謂“異文化”或“他者”的存在。由此,他們在現代科學對自然世界無限探索的意義上發明了人類學這門學科,即以對他者文化進行實地考察為核心,對西方以外世界的風俗習慣、社會生活、生計消費、土地利用、語言文字以及宗教信仰等人類文化存在進行一種整體性的描述和記錄。在此種指向他者文化的觀念驅使下,西方人類學家通過走出自己的國土并借助獨具特色的實地田野研究方法和專門的民族志田野記錄手段,為那個時代留存下了一份在世界不同區域仍舊活著的諸多文化形態的民族志,由此奠定了人類學學科在西方學術界的地位。凡是關于他者文化的文化問題,向人類學家咨詢成為一種基本的思維傾向,就像有精神疾病之人要向心理學家咨詢一樣。

  可以肯定地說,西方對西方以外世界的探險史,同時也必然是對世界文化差異性存在的發現史?;蛐?,再沒有比此種文化上的發現更能讓人激動人心的發現了。西方也恰因此而有了一種真正意義上的文化自信,即他們自信對世界文化分布有了一種真正的把握。他們也曾經因這樣一種自信而規劃了世界文化秩序的新格局,所有今天在文化領域流行并被實踐著的新概念都跟這種文化上的規劃密切地聯系在一起,如文化多樣性、文化遺產、文化?;?、文化的本真性、非物質文化遺產;其中,又無一項不是跟西方對其自身以外世界的文化發現緊密聯系在一起的。這助長了我們對世界新格局的想象??上攵?,還有什么比此種想象可以讓人平添更多的文化上的自信呢?

  轉型時期亟待新民族志方法

  但很顯然,西方在一種主客對立的世界觀上走過了頭,非此即彼、非白即黑的二元結構思維在處理文化的問題上仍舊如此。西方既有的文化分析強調傳統與現代對立、原始與先進對立、神話與現實對立、大傳統與小傳統對立等,但很可惜,文化的存在并不是結構化的。由此所造成的結果便是,不同的文化存在在被“發現”后便被客體化為博物館中按照現代人的理解擺放的展品。例如,博物館按年代來擺放佛造像,但它們原本都各有存在的環境,這種擺放所能告訴觀者的不過是一種現代人的歷史觀念而已。它在表面上強調一種文化的本真性,但實際上卻忽視了任何的文化表達都必然跟其存在和發生的實際場景有機地聯系在一起。事實上,物質文化的博物館化,無疑使得文化的諸多要素被從其成長的真實空間中抽離出去,并使得博物館成為一種自說自話的缺乏歷史脈絡的文化空間自我營造。很顯然,這樣的空間營造與真實的文化存在空間相比缺乏自然的生命力。

  可以說,在這個轉型時代蓬勃生長的各種各樣的新文化形態,既有的人類學方法難以完全描述和表現。因此,對新的民族志方法的渴望,在今天這個時代最為急迫。普通的民眾,只要有一臺智能手機和無線覆蓋的網絡,就可借助各種新媒體的公共平臺展示自身對文化的理解,實現一種自媒體的社會與文化功能。所有這些新的現象都值得人類學家,特別是中國的人類學家去加以關注、觀察以及詳盡描記;否則,我們對這個時代的理解便會有失之偏頗的風險。

  一個偉大的時代必然會伴隨偉大的作品成長,人類學在這一點上自然也不例外。僅僅停留在理論上的思考和空洞的爭論,不如面對一個真實的世界去做一種人類學的深描,為這個時代留下一份在真實觀察、真實思考之后的真實記錄。人類學家試圖將一種差異性的文化存在呈現給世人,并借此為這些本不在場的人提供另一種看待世界的視角,進而讓自己也有另一種對生活空間進行想象的可能。社會可借此包容他者的文化,為文化的多樣性存在制造出更為適恰的氛圍。在此方面,人類學顯然有更多可以去發揮作用的空間。

分享到: 0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于翠杰)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水晶宫建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