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宫建筑

 首頁 >> 民族學
徐杰舜:人類學之橋 ——喬健先生推動中國人類學與國際接軌的貢獻
2019年09月11日 09:15 來源:廣西民族研究2019年第3期 作者:徐杰舜 字號
關鍵詞:喬??;人類學研究;國際化;貢獻

內容摘要:

關鍵詞:喬??;人類學研究;國際化;貢獻

作者簡介:

  【摘 要】1981年,與國際人類學界失聯30多年的中國人類學重建后,作為瑤族國際研究的開拓者、中國人類學進入國際人類學民族學聯合會的帶路者、族群理論應用的領航者,喬健先生在中國人類學與國際人類學之間架起了一座聯通的橋梁,為中國人類學與國際人類學的接軌做出了貢獻。

  【關鍵詞】喬??;人類學研究;國際化;貢獻

  【作者】徐杰舜,中央民族大學二級教授。

  自1949年中國人類學從大學被撤銷后,與國際人類學界失聯了30多年。1981年中國人類學重建后,如何與國際人類學接軌?怎樣才能回到國際人類學的大家庭?都是中國人類學必須解決的問題。

  在中國人類學與國際人類學之間非常需要重新建立聯系之時,身居香港和臺灣的喬健先生,出于對中國人類學的深切關懷,伸出了學術之手,在中國人類學與國際人類學之間架起了一座聯通的橋梁,為中國人類學與國際人類學的接軌做出了貢獻。

  一、一項示范:瑤族國際研究的開拓者

  1978年改革開放伊始,中國人類學初建,學術研究仍沿著長期控制中國的蘇聯民族理論的軌道滑行著,單線進化論、斯大林的民族概念等大行其道。1985年4月我們進入廣西民族大學后,參與審編剛于1984年11月在廣西民族大學舉行的首屆瑤族盤王節錄像資料,頓時被瑤族豐富多彩的文化迷倒。但如何開展瑤族研究,完全沒有方向。

  與此同時,1980年,喬健先生從美國到香港,創辦了中文大學的人類學系,開始了對瑤族的研究。喬先生很清楚,瑤族是一個國際性的民族,關于瑤族的相關研究成果在國際學術界也并非一片白地,日本學者白鳥芳郎、竹村卓二以及北美的Dr.Herbert Purnell、法國的Dr.Jean Lemoine等等,都是海外對瑤族進行研究的先驅。

  來自日本上智大學的白鳥芳郎先生,早在冷戰時期就開始了對泰國西北部的少數民族田野調查,在1967-1974年四次前往泰北展開田野調查,對當地山區的瑤族、苗族進行了較深入的調研工作,并找到了許多罕見的瑤族文獻、傳統文本,包括《評皇券牒》與《瑤人文書》兩本震驚學界的文獻,成了國際瑤族族源與文化研究的開端與憑據。此外,白鳥芳郎先生還編著了包括瑤族研究成果在內的《東南亞山地民族志》。

  竹村卓二先生在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展開了深入的田野調查,并綜合多國學術成果后,將中國與東南亞其他國家的瑤族作為一個完整的跨國民族展開研究,并出版了《瑤族的歷史和文化》,這一研究視角在當時之新穎,使其成了學者們公認的“引路之作”。

  Dr.Herbert Purnell 則是語言學專家,專注于瑤族語言的相關研究,來自威廉凱瑞國際大學(WCU,前身為密西西比女子學院),在泰國瑤族聚居地生活了13年之久。在冷戰期間的印度支那戰爭使大量瑤族移民前往美國后,Dr.Herbert Purnell在北美瑤族的力邀下制作了一套適合北美瑤族的瑤語拼音方案,時至今日仍然被北美瑤族所使用。

  而來自法國的Dr.Jean Lemoine,則是法國國家科學院分支機構東南亞與南中國研究所所長,同時也在泰國山地地區生活過較長時間,也對瑤族的創世神話、宗教信仰有著較深入、全面的研究,著有《瑤族神像畫》一書,是國際瑤族研究經典著作之一。

  正是因為國際瑤族研究已經有了較好基礎,二十世紀八十年中后期,香港中文大學人類學教授喬健先生組織了第一屆瑤族研究國際研討會。所幸的是以研究瑤族宗教擅長的廣西民族大學民族研究所所長張有雋教授,作為瑤族學者,被喬健先生邀請,于1986年5月26日至30日出席了第一屆瑤族研究國際研討會。

  從一定意義上來說,第一屆瑤族研究國際研討會作為一項人類學研究的示范,是中國人類學與國際人類學接軌的一個范例。

  會議由香港中文大學人類學系、法國國家研究中心華南及印支半島研究所、香港中華文化促進中心聯合主辦。其中有22位中國(包括香港地區) 學者與英、法、美、澳、瑞典學者與會?;岷?,廣東省民委又邀請研討會全體與會人員到廣東省連南瑤族自治縣和乳源瑤族自治縣進行了為期5天的參觀訪問。這種學術會議與田野考察相結合的會議形式,無疑給我們做出了示范。

  更重要的是,國內學者與國外學者一起,就單一的少數民族舉行學術研討會且規模如此之大,在我國人類學研究史上還是第一次。國外學者多運用人類學的理論和方法,對瑤族的研究選題小、角度新、方法新穎的特點,給中國學者極大的啟發。如美國的普爾納教授,精通瑤族語言,編纂過《瑤英詞典》,他的論文題目是《勉瑤民歌的格律結構》。在廣東乳源縣參觀訪問時,他與當地瑤族群眾用瑤語交談,使當地群眾倍感親切。離別時,一位瑤族老大娘唱起送行歌,普爾納教授感動得流下淚來。

  為了推動瑤族的國際研究,在廣東乳源考察期間,在喬健先生的推動下,“國際瑤族研究會”宣布成立了,總部設在香港,時任香港中文大學人類學系主任的喬建先生當選為執委會主席,廣西瑤族研究會會長黃鈺、法國國家科學研究中心華南及印支半島研究所主任雅克·勒穆瓦納當選為副主席,廣東省民研所所長劉耀荃研究員、美國的普爾納教授、斯坦迪弗教授、瑞典的康德研究員當選為委員,從而揭開了瑤族研究國際化的序幕。

  這個示范影響很大,由于是第一次到香港出席國際會議,我們都很期待張有雋帶回來的會議信息。張有雋回到南寧后,告訴我們的第一大信息就是喬健先生關于學習人類學理論的建議:

  喬先生對張有雋說:“你們的理論太落后了,根本無法與國際對話。建議你們要學人類學?!?/font>

  張有雋對我們說:“我是研究瑤族民間宗教的,還有點說話的余地,不然就開不了口!”“喬先生建議我們學習人類學。我買回來一套臺灣出版、美國基辛寫的《人類學概論》,大家好好學習吧!”

  這是我們平生第一次見到關于人類學的著作?;叵肫鵠?,真是好慚愧,那時我們研究民族理論十分干癟,除了民族形成,就是四大特征加上一個民族發展。如饑似渴地讀了基辛的《人類學概論》后,雖是初次閱讀,有點囫圇吞棗,但“變遷”的概念卻印象特別深刻,深感人類學理論的豐富和生動。

  此后,在喬健先生的策劃下,由國際瑤族研究協會組織學者前往泰國和中國廣西、云南、廣東以及法國圖盧茲等地舉辦了多次年會,這些研究會議也讓瑤學成了國際人類學的熱門課題,一直到2007年中國歷史上第一部《瑤族通史》出版,把瑤族研究推上了高峰。

  現在回想起來,中國的瑤族研究正因為有喬先生的帶領和示范,一次又一次在國內外舉行國際研討會,鍛煉和培養了一批又一批的瑤學研究人才,才使得中國的學者逐漸有了國際學術的眼光,才使得《瑤族通史》能成為瑤族研究的高峰之作。我們在《中國瑤族研究九十年路線圖》一文中曾說過《瑤族通史》之所以擔得起瑤族研究皇冠明珠的原因:

  首先,《瑤族通史》首次采用了分子人類學的研究成果,將瑤族族源歷史往前追溯到了距今1.7至1萬年以前,通史對苗族、畬族、瑤族同宗同源的假說進行了證明,推斷出了瑤苗畬先祖在8000年前的江漢平原創立新石器文化,成為瑤族族源研究的重要成果。

  其次,對盤古和盤瓠兩者的源流區分進行了正本清源,明確了兩者并不同屬一個時代,同時也是不同婚姻形式的標志。盤古的誕生是“玄”的母系婚姻形式代表;而盤瓠則是作為一種母系婚姻形式與父系婚姻形式過度的標志,展現出了原始社會的倫理發展源流,盤瓠所處時代遠遠晚于盤古。

  再次,對瑤族的族源關系進行了研究論證,并提出瑤族族源為“三苗”,而“三苗”之族源則是“九黎”,瑤族古代文獻當中描述了瑤族在三皇五帝時期的歷史,是瑤族史梳理、學說證實證偽的重要依據。

  同時,明確了瑤族先民“莫徭”和瑤族先民“蠻”的族源關系,證實瑤族先民在南北朝前與其他民族一起被含糊稱之為“蠻”,而在南朝蕭齊末年時誕生了“莫徭”之稱,可見“蠻”中分化出了“莫徭”,也就是瑤族先民。

  另外,《瑤族通史》還對《評皇券牒》與羈縻政策的聯系進行了梳理,明確了該文獻的所屬時代(南宋),并明確了其作為一種招撫當地少數民族群眾、實行羈縻政策的重要依據。

  最后,《瑤族通史》成了一本貫穿古今中外瑤族族源與文化歷史的人類歷史學著作,對瑤族這一民族進行了迄今為止最為全面的研究。

  因此,《瑤族通史》作為對過去八十余年瑤族研究學術成果的梳理、總結與吸收,又發揮了海內外瑤族文化的情感與理性紐帶作用,毫無疑問地成了瑤族研究皇冠上的明珠。

  中國瑤族研究的開拓能取得如此驕人的成果,飲水思源,作為瑤族研究的開拓者,喬健先生的引領和示范作用是功不可沒的!這是始于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喬健先生推動中國人類學與國際接軌的第一個貢獻。

作者簡介

姓名:徐杰舜 工作單位:中央民族大學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賽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