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宫建筑

 首頁 >> 美術館
大愛之心 大美之藝 徐悲鴻的藝術密碼
2019年09月09日 16:07 來源:美術報 作者:周懿 字號

內容摘要:“大愛·大美——徐悲鴻與周令釗、戴澤藝術成就展”在湖南省博物館舉行。

關鍵詞:

作者簡介:

  2018年8月31日,《人民日報》頭版刊發了習近平總書記給中央美院老教師的回信。又是一年開學季,為響應習近平總書記“以大愛之心育莘莘學子,以大美之藝繪傳世之作”的號召,“大愛·大美——徐悲鴻與周令釗、戴澤藝術成就展”于8月28日至10月30日,在湖南省博物館舉行。本次展覽共匯集了湖南省博物館、北京鴻文書畫院、北京徐悲鴻紀念館、中央美術學院美術館及周令釗、戴澤等相關單位或公私藏家的藝術作品近240幅,在新時期背景下,通過精心策劃的主題、頗具特色的展陳表達,集中展示了徐悲鴻、周令釗、戴澤三位藝術家,極具時代標志性和歷史價值性的作品,希望從中梳理20世紀中國美術發展的歷史脈絡。

  / 從前輩藝術家身上得到無窮啟示 /

  徐慶平(北京徐悲鴻紀念館館長):我父親于1946年來到當時的北平,擔任國立藝專的校長。一路上歷經千辛萬苦,一輩子的心血換來的作品、藏品,都用船、用火車帶到北京,為的就是建立一所進步的美術學校。當時有他的學生一路同行。周令釗先生、戴澤先生都是當時一起來到北平藝專的學生。父親與他們一起建立一支進步的,有能力、有擔當的藝術教學團隊,建立起全國一流的美術學校。就是在那里,他們迎接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成立。

  當時,徐悲鴻先生也是新中國第一個赴外代表團成員,參加了保衛世界和平大會,在國際舞臺上傳播中國的優秀文化。當時,在大會現場,傳來了中國人民解放軍解放南京的消息,現場非常激動,人們握手、擁抱,中國代表被舉到空中,場面感人至深。父親當時就畫了很多速寫,構思、創作了《在保衛世界和平大會上聽到南京解放的消息》。這件作品也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第一屆全國美展的一件重要作品。

  我們再看戴澤先生的作品,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后,每一項大型建筑的偉大成就,都在他的筆下留下了美麗的畫面。一個畫家如此忠實于自己的激情,來表現這個偉大的時代。展覽中的很多作品我都是第一次看到,難以抑制內心的激動。

  周令釗先生不僅是偉大的畫家,也是偉大的工藝美術設計家。周令釗先生參與了國徽的設計??蟮涮彀裁派閑業木薹饗?,就是由他創作的。共青團團旗,少年先鋒隊隊旗,新中國首次授勛的三大勛章,第二、三、四套人民幣等等國家形象的代表,也都是由周令釗先生主持或參與設計的。老人家今年已經100歲了!黃永玉老先生說過一句話:“周先生做過的這些事情,如果換作一個其他人,其中的一件就是一輩子的榮譽了,但周先生一個人就成就了這么多?!?/font>

  去年,周令釗先生領銜的老先生們,給習近平主席致信,希望加強我們國家的美育工作。習主席回信給老先生們寄語說:“以大愛之心育莘莘學子, 以大美之藝繪傳世之作”。要想知道什么是真正的藝術,藝術家的責任,藝術的作用,我們可以從這些前輩藝術家的身上,得到無窮的啟示。

  / 大愛賡續 精神永存 /

  廖鴻華(徐悲鴻藝術委員會秘書長):今天,我們的祖國富強了,這是老一輩藝術家們窮其一生,努力追求和奮斗的理想。湖南是廖靜文館長的故鄉,徐悲鴻藝委會在過去5年中見證了湖南的經濟和文化的快速發展,我們也有幸參與其中:我們和湖南共青團舉辦精準扶貧活動;和瀏陽博物館共同舉辦“徐悲鴻廖靜文藝術人生回顧展”。徐悲鴻藝委會還全程策劃、舉辦北京曲劇團表演的大型曲劇“徐悲鴻與廖靜文”,完成了在湖南的巡演。

  “九曲瀏河,一往情深”,在廖靜文館長曾經就讀的長沙周南中學,中國紅十字基金會廖靜文基金捐贈成立“周南助學基金”。在今年新學期,中國紅十字基金會廖靜文基金立項的“徐悲鴻美育公益助學項目”,將在湖南正式開始。今年,瀏陽有36位學子考上了全國重點的藝術院校,我們也將前往瀏陽,為他們頒發“廖靜文獎學金”。希望大家共同努力,將這份“大愛大美”的精神傳遞下去,使大愛賡續,精神永存。

  / 告慰每一位前行者 /

  陳履生(中國國家博物館研究員、中國漢畫學會會長):今年是徐悲鴻先生赴法留學100周年,也是他去中央大學任教90周年,創立中央美術學院70周年。在這樣的歷史節點來看“大愛大美”展覽是意義非凡。徐悲鴻先生以教育推動20世紀中國美術的發展,以現實主義開創新中國的美術事業,以反映時代的創作改變中國美術的面貌,以中西融合帶動傳統中國畫的改良。而周令釗、戴澤先生是在徐先生培養、帶領之下成長起來的一批著名畫家的代表,他們從北平藝專到中央美術學院,創作了無數的20世紀下半葉美術創作中的名作,在新中國美術史上有著重要地位。但是,這些作品是怎樣產生的?從何而來?或許我們可以從這次展覽中得到很好的答案。這次展覽中有相當多的作品是第一次和公眾見面,我們從這些作品中可以看到藝術家對國家建設、人民生活的熱情關注。他們以對社會的責任和擔當,關注社會的發展和變化,并將其引入到創作之中。在展覽中,我關注到一件徐悲鴻先生的手稿《四年來我對于新中國的體會》,他提到《禮運·大同篇》:“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是中國哲學上的理想世界?!倍娑孕輪泄拿朗醴⒄?,他說:“寫實主義足以治療空洞浮泛之病,今已漸漸穩定,此風格再延長二十年,則新藝術基礎乃固,爾時將由各派挺起,大放燦爛之花?!鋇筆?,身臥病榻的悲鴻先生感受到新中國成立后的煥然一新。他寫道:“更美好的世界在后邊”。這篇手稿應該是寫于1953年,也就是先生去世之前,應該是先生的絕筆。徐悲鴻先生對中國美術教育及20世紀中國美術發展的貢獻是有目共睹的。到了21世紀的今天,我們看到徐悲鴻先生的理想得以實現,足以告慰悲鴻先生,足以告慰20世紀發展過程當中的每一位先行者。

作者簡介

姓名:周懿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趙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QQ截圖20190909160923.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