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宫建筑

 首頁 >> 馬克思主義 >> 馬克思主義中國化
中國樣本與21世紀馬克思主義
2019年08月31日 21:35 來源:《馬克思主義研究》2018年第11期 作者:陳曙光 字號

內容摘要:21世紀中國與世界關系的歷史性變化,在改變全球經濟地理、政治地理和人文地理的同時,也在改變著世界馬克思主義的宏觀語境。

關鍵詞:

作者簡介:

  內容提要:21世紀中國與世界關系的歷史性變化,在改變全球經濟地理、政治地理和人文地理的同時,也在改變著世界馬克思主義的宏觀語境。馬克思主義作為時代的產物,總是鐘情于成功的故事。21世紀,世界上最偉大的故事應當在中國,“中國”理所當然成為21世紀馬克思主義分析的基礎樣本。繞開中國樣本,21世紀馬克思主義只能游走于世界學術的邊緣地帶。21世紀馬克思主義,從本質上來說,就是要超越現代性的西方話語,在解碼中國樣本的基礎上,書寫現代性的中國版本。21世紀馬克思主義具有鮮明的“雙向度”特征,在推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和促進世界進步的過程中開啟“馬克思主義世界化”的新向度,在“改變中國”的過程中承載“改變世界”的新的前沿使命。繞開中國樣本的21世紀馬克思主義是空洞的,缺乏世界向度的21世紀馬克思主義是狹隘的。

  關鍵詞: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21世紀馬克思主義;中國樣本

  作者簡介:陳曙光(1975- ),中共中央黨校馬克思主義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

 

  2008年金融?;岳?,中國與世界的關系發生了歷史性的翻轉,中國從世界體系邊緣開始走向世界舞臺中央,這是前所未有之大變局。時代的變遷、歷史的洪流將中國推到了引領世界馬克思主義發展的前沿位置。發展21世紀馬克思主義,離不開中國,繞開了中國樣本,21世紀馬克思主義只能游走于世界學術的邊緣地帶。

  一、21世紀馬克思主義:中國學術走向世界的標志性事件

  馬克思主義誕生于19世紀中葉,誕生于資本主義心臟地帶?!?9世紀馬克思主義”如果作為一個學術概念提出來,那么,它的創立主體、體系內涵和空間定位都是非常清楚的,就是馬克思恩格斯創立的經典馬克思主義。20世紀,馬克思主義走出歐洲,在全世界開枝散葉,呈現一派繁榮景象。蘇俄馬克思主義(列寧主義等)、中國馬克思主義(毛澤東思想、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以及形形色色的國外馬克思主義流派相繼出場,但顯然,它們中的任何一支都無法獨享“20世紀馬克思主義”的光榮。21世紀,伴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中國率先提出了“21世紀馬克思主義”①的科學概念,中國共產黨人“在世界上高高舉起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旗幟”②的同時,高高擎起了“21世紀馬克思主義”的思想旗幟。

  “21世紀馬克思主義”是一個具有明確內涵與外延的規范性概念,它不僅僅關乎時代,代表著一種面向未來的“時間意識”與“歷史意識”,而且有其確定所指。這種確定性在于,21世紀馬克思主義不是泛指播撒在世界每一個角落里的馬克思主義,而是特指中國走向世界舞臺中央、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以來,發端和成長于中國的馬克思主義,代表著中國學術的和引領世界的理論主張??梢運?,21世紀中國的馬克思主義是21世紀世界馬克思主義的主流、主體和主干。

  這里需要特別指出的是,21世紀馬克思主義的創立和實踐的主體定位于中國,絕不是要壟斷馬克思主義的未來發展,也不是要否定世界馬克思主義“一源多流”的現實,更不是要剝奪其他國家發展馬克思主義的權利。從“21世紀中國的馬克思主義”到“21世紀馬克思主義”概念的提出,其意義在于,它是中國走向世界舞臺中央的理論符號,是中國學術走向和引領世界的歷史性起點,是中國學術徹底擺脫學徒狀態、形成“自我主張”③的標志性事件,也是東西方思想在長期非均勢的較量中迎來新的平衡態的重要拐點。

  二、21世紀馬克思主義的出場語境:中國國際方位的新變化

  歷史向世界歷史轉變,是每一個民族國家都繞不開的歷史宿命。在世界歷史的舞臺上,民族國家的歷史方位往往是變動不居的,由此導致國家學術方位也始終處在變動之中。晚明直至1840年以前,中國由于奉行了相當長時期的閉關鎖國的國策,與世界的交往還是零星的。這期間,中國一直在相對孤立的地緣政治環境中發展,中國與西方的關系是“我—他”的非對象性關系,尚未構成彼此的“對象性存在”。中國扮演著“國際機制的非參與國”④的角色,中國歷史表現為民族歷史,或者說還只是世界歷史之東方的組成部分。這時期,中國學術自成一統,落后于世界學術發展的新潮流,在歷史形成的傳統學術軌道上獨自發展。中國的思想大家們囿于前現代的學術主題,基本上沉溺于小格局、經院式的文本解讀,糾結于“六經注我”與“我注六經”之間,習慣于從自身的學術框架中提出問題,沉湎于東方的研究范式。1840年,鴉片戰爭使西方列強的侵略的炮火轟開了大清國的國門,使中國封建性的自然經濟逐步解體,也使中國淪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從而也將中國推向了資本主義世界體系的邊緣。從這時開始,中國才被迫開始了世界性的交往,中國與世界才構成了彼此的“對象”,具有了對象性關系。也是從這時開始,中國歷史才成為世界歷史的有機構成。

  中國將世界對象化的過程,也是世界將中國對象化的過程。中國和世界作為矛盾著的兩個方面,其角色和方位是發展變化的。根據中國與世界關系的變遷,根據中國角色和方位的轉換,我們可以將其劃分為三個具體的階段。

  第一階段,1840-1949年,中國被迫走向世界,處于世界體系的邊緣;中國的傳統學術一步步迷失自我,淪為西方學術的跑馬??;同時由于馬克思列寧主義的傳入,也產生了新民主主義的革命新文化。這一階段是中國被動走向世界的過程。鴉片戰爭將中國強行置入了資本主義世界體系,中國成為國際體系的被動參與者。中國與西方的關系是主客體關系,是“我—你”的對象性關系,西方為主,中國為客;西方主導,中國服從,由此激起了新文化的啟蒙和民族覺醒。西方按照自己的形象、依靠自己的觀念來塑造中國,使中國舊文化成為西方的某一個“他者”;但是,這也促進了中國革命思想、革命文化和革命傳統的形成。

  在這一階段,基于西方成功崛起的優勢地位,基于西方建立的世界霸權,中國統治集團在思想理論上失去了主心骨,在文化主張上失去了定力,在發展道路上失去了選擇的空間,不知道何去何從,只能扮演跟隨、模仿的角色。其前期,中國走向世界實質上是“單向度”的西方化,只能依附和從屬西方,缺乏自主選擇的空間和機會。西方列強通過炮艦開路,迫使中國設立租界,開放通商口岸,割讓領土,讓渡主權,圈定勢力范圍。西方列強侵入東方文明國家,完全是單方面的行動,但卻是具有世界歷史意義的行動——西方列強以野蠻的方式開路,展現的卻是現代文明的前景。因為大炮一方面破壞了寧靜、和平的古老國家,破壞了皇帝的權威,但另一方面卻“迫使天朝帝國與地上的世界接觸”⑤,迫使東方古國并入資本主義世界體系,成為全球化鏈條上的一環。

  當封建中國開始解體時,未來中國如何建構,我們沒有主張,只能按照西方方案來改造中國。在此情境下,古典中國的圖像漸次模糊,現代中國又不知在何處安放。剩下的問題僅僅在于,中國究竟應該在多大程度上西方化,大致有兩種主張:一是“中體西用”“師夷長技以制夷”,意在保留“中國魂”的前提下以西學之術塑造外在的中國,使中國看起來像西方。這套主張以“北洋水師全軍覆滅”宣告失敗。沒有“道”的變革,“器”是無關緊要的。二是“全盤西化”,即深度西方化,拋棄古典中國的一切方面,全盤照搬西方的發展方案、制度框架和價值體系,以西學為體改造中國,使中國不僅從外在看起來像西方,而且內在的靈魂深處也完全西方化。這套主張以袁世凱稱帝、張勛復辟宣告破產。沒有一場改造國民性的文化變革和啟蒙,不可能推動中國社會的真正進步。這一時期,由于缺乏獨立性和自主性,“依附西方”就是不可避免的結局。盡管辛亥革命推翻了帝制,建立了名義是共和制的“中華民國”,但是并未擺脫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的落后面貌,反而由于國民黨反動派背叛孫中山先生的三民主義,而使中國積貧積弱的程度更是達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舊式軍閥、蔣介石政權、汪偽政權以及偽滿復辟,背后都站立著某個西方大國,攀附西方大國以壯大自己的聲勢,確立自己的所謂合法性。這時期,中國學術存在著嚴重的思想赤字,國外的各種思想、流派、主義潮水般地涌入中國,中國成為西方學術主張的試驗地,中國學術舞臺淪為西方思想的跑馬場,中國學術在光怪陸離的學術幻象中一步步迷失自我,忘記了本來,丟失了未來。這時期,馬克思主義傳入中國,并成功實現中國化,并使中國人民在毛澤東思想的指引下,推翻了三座大山,開天辟地,建立了新中國,這是晦暗的中國學術舞臺上升起了無產階級革命思想的亮光。

  第二階段,1949-2008年,走上了社會主義道路的中國自主融入世界,中國學術逐漸形成自我主張,但中國學術的世界歷史向度尚未全方位開啟,中國社會主義文化在國際無產階級的思想界,是革命思想亮色,但是在整個世界文化中依然處于世界學術舞臺的邊緣地帶。這一階段是中國自主融入世界的過程。這時期的中國是一個獨立自主的社會主義大國,在思想理論上有馬克思主義的“主心骨”,在發展道路上有強大的定力,在文化選擇上有自己的堅守,而不至于在世界化的過程中忘記了“我是誰”、在與“他者”的互動中丟失了自己、在吸收外來的途中忘記了本來。

  前三十年(1949-1978年)是中國局部融入世界的時期。新中國成立到改革開放前,由于西方世界對新中國奉行經濟封鎖和政治孤立的政策,中國與西方世界涇渭分明,彼此對立,是相互外在的關系。中國置身于西方體系之外,但并沒有置身于世界之外,中國不得不自主融入以蘇聯為首的社會主義陣營。新中國成立前夕,毛澤東提出“另起爐灶”“打掃干凈屋子再請客”和“一邊倒”的外交方針,徹底結束了舊中國依附西方的歷史,結束了中國人民“為奴隸,為牛馬,為犬羊,聽人驅使,聽人宰割”⑥的歷史。后三十年(1978-2008年)是中國全方位融入世界的時期。改革開放以來,中國主動跨越“楚河漢界”,全方位開放格局逐步形成,主動與包括西方在內的整個世界對接,承接西方的產業轉移,吸收西方的資金、技術、人才和先進管理經驗,深度融入西方國家主導的世界體系,全面參與西方大國主導的全球化進程。特別是2001年加入WTO以來,中國融入世界的步伐空前提速,迎來了發展的黃金期,從萬億級經濟體量躍升為十萬億量級(美元計)經濟體量,中國與西方之間傾斜的實力天平發生變動,呈現有利于我的預期。

  不管是前三十年向社會主義陣營和發展中國家開放,還是后三十年向全世界開放,“自主”始終是中國的第一原則。我們不依附于任何國家和集團,能夠根據自己的判斷決定自己的事情、參與國際事務,能夠自主決定融入世界的深度和范圍。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任何外國不要指望我們會拿自己的核心利益做交易,不要指望我們會吞下損害我國主權、安全、發展利益的苦果?!雹咧泄且桓齟蠊?,什么時候開放,開放到什么程度,哪些領域先開放,哪些領域后開放,哪些領域一步到位,哪些領域慢慢開放,哪些方面與世界接軌,哪些方面必須堅守中國特色,我們有主張、有原則、有定力、有節奏,沒有犯顛覆性的錯誤。這時期,中國學術開始形成自己的獨立主張,但尚未建構起唱響世界的中國學派。中國學術在總體上依然行走于世界學術舞臺的邊緣地帶,無法有效參與世界全局性問題的籌劃與討論,無力為解決人類面臨的發展赤字、治理赤字、和平赤字提供中國方案。

  第三階段,2008年特別是2016年以來,中國從世界體系邊緣開始走向世界舞臺中央,中國學術開始在世界舞臺中央綻放,為人類面臨的共同難題提供中國方案。2008年以來,中國從跟隨經濟全球化轉向促進經濟全球化,從融入經濟全球化轉向開始引領經濟全球化,從輸入型現代化轉向輻射型現代化,中國國際方位發生了歷史性翻轉,這是前所未有之大變局。中國與西方世界不再是單向度的從屬關系,第一次升級為“我們”的關系,這是主體間的關系,是相互影響、相互塑造的雙向互動關系。

  中國與世界關系的翻轉始于2008年美國金融?;?,中國在缺乏足夠心理預期、理論準備的情況下被推到了“負責任大國”的前臺位置上,扮演起全球經濟發動機的角色。受美國金融?;團分拚裎;乃賾跋?,西方世界保守主義、民粹主義、孤立主義抬頭,各類區域性的貿易投資協定碎片化,美歐的移民政策、邊境政策、投資政策、產業政策、財稅政策、金融監管政策等朝著去全球化方向發展,全球化運動第一次走到了十字路口,何去何從考驗著中國智慧。西方某些大國的逆全球化運動將中國推上了全球化旗手的位置。習近平總書記指出:“20年前甚至15年前,經濟全球化的主要推手是美國等西方國家,今天反而是我們被認為是世界上推動貿易和投資自由化便利化的最大旗手,積極主動同西方國家形形色色的?;ぶ饕遄鞫氛??!雹嗝攔д唄匏埂ぬ乩鋃踩銜?,“歷史發生了轉折。兩個世紀來,影響力總是指向一個方向:西方對中國施加影響。但是,一個新的時代開始了:中國也開始影響西方”⑨。

  經濟全球化無法選擇、無從抗拒,也無法逆轉。經濟全球化是生產力發展的客觀要求和科技進步的必然結果,是民族歷史向世界歷史轉化的基本樣態,是歷史發展的必然趨勢,是人類通往未來理想社會的必經之路。習近平主席2017年1月出席達沃斯論壇時向全世界公開宣示,“中國的大門對世界始終是打開的,不會關上”,中國“旗幟鮮明反對?;ぶ饕濉?,中國“歡迎各方搭乘中國發展的‘快車’、‘便車’”⑩。從這時開始,中國從跟隨經濟全球化轉向了引領經濟全球化,世界秩序重建第一次賦予了中國話語權,這是前所未有之大變局。

  中國引領的經濟全球化是一場以造就國際合作、世界共贏、全球正義為目標的社會運動,是與工業化時期的資本主義世界化有著完全不同的性質和目標的新型全球化。它的發展方向是消解而不是延續西方少數大國主導的全球化,是要打破而不是固化依附型的中心—邊緣結構,是終結而不是捍衛西方世界的霸權秩序,是要在去中心化的追求中建構起一個更加多樣化的世界。新型全球化是全球化運動中一個較高級的階段,是旨在對資本主義全球化的超越,“資本主義全球化是全球化的一種歷史形式,而不是唯一可能的可行形式”(11)。今天,我們正處于人類變革的高級階段——“國際化進程發展成了當代的全球化”(12)。這是中國參與推動的全球化。

  今天,中國國際方位的變遷決定了中國馬克思主義應該有新的作為,21世紀馬克思主義的理論目光應當與中國的國際方位、大國責任相一致,應當在立足中國的基礎上關懷世界,應當為世界的進步,為解決全球發展赤字、治理赤字、和平赤字提供中國方案,這是21世紀馬克思主義出場的宏觀背景。

  三、21世紀馬克思主義的首要任務:解碼中國樣本

  馬克思主義自誕生以來,跨越了三個世紀。每個世紀,馬克思主義的中心重鎮不同,分析的基礎樣本不同,解決的時代課題不同,因而馬克思主義的呈現樣態也是不同的。19世紀,歐洲工業文明進入上升期,現代化進入加速期,這里自然成為了哲學社會科學關注的中心地帶。在歐洲,英國率先完成了工業化的任務,成就了帝國霸業,英國自然成為了馬克思恩格斯研究的基礎樣本。在英國,倫敦又處于心臟地帶,這里理所當然成為了馬克思主義的誕生地,也成為19世紀馬克思主義研究的中心重鎮。這一時期,馬克思主義解決的時代課題是如何認識資本主義,如何終結資本主義,什么是共產主義,如何實現共產主義的問題。經典馬克思主義是這一時期的理論形態。20世紀,十月革命的勝利是世界歷史大事件,以蘇聯為首的社會主義陣營的出現成為當時震撼全球的一種世界現象,蘇俄自然成為了馬克思主義研究聚焦的基礎樣本,也成為了20世紀馬克思主義創新發展的中心重鎮。這一時期,馬克思主義解決的時代課題是在經濟文化落后的東方國家是否可以進行社會主義革命,如何進行社會主義革命,如何建設社會主義的問題,馬克思主義的呈現形態主要表現為列寧主義。中國馬克思主義在20世紀也取得了豐碩的成果,但客觀地說,不管是毛澤東思想還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首先聚焦和解決的是中國問題,首要的貢獻在中國,相對于馬克思列寧主義的世界歷史意義來說,還稱不上一種普遍性的世界理論。21世紀最為重要的世界歷史事件發生在哪里,哪里就是馬克思主義最鐘情的研究樣本。21世紀,中國上升為世界馬克思主義聚焦的首要樣本,馬克思主義的中心重鎮轉移到中國,有其歷史的必然性。

  偉大的理論背后總是有一個偉大的實踐樣本。進入21世紀以來,中國與世界的關系已經發生歷史性的翻轉,中國與美國已經進入時空切換周期,中國代表的時代趨勢正在緩緩開啟,中國從融入世界經濟交往體系轉向推動全球治理體系變革,這是前所未有之大變局。中國的歷史性實踐必將成為滋養整個哲學社會科學的豐腴沃土。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當代中國正經歷著我國歷史上最為廣泛而深刻的社會變革,也正在進行著人類歷史上最為宏大而獨特的實踐創新。這種前無古人的偉大實踐,必將給理論創造、學術繁榮提供強大動力和廣闊空間?!?13)因此,展望未來,隨著世界經濟中心的逐漸東移,世界文化中心特別是馬克思主義的中心也將隨之東移,中國將成為21世紀馬克思主義的中心重鎮,中國故事將成為21世紀馬克思主義分析的基礎樣本,這是由中國的國際方位、大國責任以及歷史使命決定的,這是不以人們的主觀喜好為轉移的客觀事實。21世紀馬克思主義的首要任務是“解碼中國”。中國崛起對于世界來說依然是一個未解之“謎”。中國崛起是21世紀最為重要的世界歷史事件,中國道路是人類歷史上最偉大的實踐成果之一,但我們的理論創造尚不能有效總結中國的經驗,我們尚未生產出與其實踐成果相匹配的系統理論成果。當代中國的歷史性實踐構成了發展21世紀馬克思主義的源頭活水,解碼中國就成了21世紀馬克思主義的首要任務。繞開中國樣本,21世紀馬克思主義就只能游走于世界學術的邊緣地帶,而難以上升為世界歷史性的理論,難以參與世界歷史的理性升華。

  21世紀馬克思主義,從根本上說,是由實踐建構起來的,而不是由概念建構起來的。21世紀馬克思主義的邏輯起點是“中國問題”,研究的主要對象是“中國樣本”,中國故事、中國奇跡構成21世紀馬克思主義最深刻的基礎、最有力的根據?!?1世紀馬克思主義”的諸多概念及理論本身都是歷史的產物,正是我們“運用這些概念所分析的那個歷史,實質上發明創造了這些概念”(14),而不是相反。

  解碼中國樣本,關鍵是捕捉“中國樣本”的特殊性。中國的歷史性實踐是超大人口規模參與的,是在960萬平方公里的大國中展開的,是在擁有5000年文明的古老國度中進行的,是基于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的理論前提,是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框架中展開的,區別于西方的制度架構、政治體制、發展模式和觀念體系,區別于西式現代化道路和經典現代性邏輯,區別于資本主義與市場經濟天然契合的觀念邏輯,這在當代世界是獨一無二的,也是前無古人的歷史性事件。中國模式本身無論在何種意義上都是一個世界級的樣本,它與以英美為代表的盎格魯—撒克遜模式,以德國為代表的萊茵模式,以蘇聯為代表的傳統社會主義模式,都是非常不同的。

  “中國”作為世界級的樣本,中國問題作為世界級的難題,通過解碼中國所作出的理論創造——21世紀馬克思主義必定是世界級的成果,21世紀馬克思主義的出場也必定是世界級的貢獻。具體來說,由于中國現實國情、文化傳統和歷史命運的特殊性,中國面臨的改革發展問題、資源環境問題、貧富差距問題、政治腐敗問題、民主政治問題、倫理道德問題、教育醫療問題等,每一項都是世界級的重大課題,解決任何一項課題都沒有現成的經驗,更不存在預先為中國量身打造的理論方案,因而破解這些課題本身就具有世界性的示范意義。以經濟學為例,進入21世紀,中國毫無疑問已經成為世界上最為重要的經濟體之一,發生在中國的經濟現象無疑將是世界上最值得關注的經濟景觀,解釋這道景觀的理論無疑將成為令全球矚目的經濟理論,破解中國經濟奧秘的成果也將是世界級的成果??梢栽ぜ?,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將成為21世紀馬克思主義的核心內容。習近平總書記指出:“這是一個需要理論而且一定能夠產生理論的時代,這是一個需要思想而且一定能夠產生思想的時代?!?15)當代中國正在進行的偉大實踐,必將成為滋養21世紀馬克思主義的深厚沃土,必將為發展繁榮21世紀馬克思主義提供廣闊空間,從而推動世界社會主義運動的發展和進步。

  四、21世紀馬克思主義的本質內涵:現代性的中國版本

  中國道路是馬克思主義“改造中國”的最重要成果。中國道路的成功代表了一種新現代性的出場,21世紀馬克思主義正是從本質論的高度揭示中國道路背后現代性秘密的學說。

  21世紀馬克思主義的科學內涵,從本質上來說,就是要超越西方的啟蒙現代性、經典現代性、后現代性以及“反思的現代性”話語,在解碼中國樣本的基礎上,運用馬克思主義的立場、觀點和方法,來書寫現代性的中國版本;在規避“現代性之痛”的基礎上,實現現代性的救贖;在擺脫西方話語路徑依賴的條件下,形成原創性的中國現代性話語。現代化是由西方率先發起的,現代性是由西方首先書寫的。西方享受了現代化運動的巨大成果,但同時也承受了現代化無序發展的后果;西方書寫了現代性的經典版本,但同時也遭遇了“現代性之殤”。現代性是“一項未完成的設計”(16)。西方現代性的失勢,標志著新現代性的出場。中國自1840年以來就開始探尋現代化道路,區別僅僅在于通過何種方式、誰來領導、選擇何種路徑實現現代化。實踐證明,資本主義現代性道路不適合中國的國情,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的必由之路。當代中國正在走向“更現代”的未來,我們不能放棄現代性,而是要反思現代性,拯救現代性,立足中國本土,造就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性質的現代性社會,重建中國式的新現代性。

  中國自主開辟的現代化道路,是完全不同于人類過往實踐的偉大創舉。今天的中國正自信地向世界提供“另一種現代性”版本。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當代中國的偉大社會變革,不是簡單延續我國歷史文化的母版,不是簡單套用馬克思主義經典作家設想的模板,不是其他國家社會主義實踐的再版,也不是國外現代化發展的翻版,不可能找到現成的教科書?!?17)這條中國式的現代性之路,第一次擺脫了資本主宰勞動的歷史邏輯,第一次擺脫了西方的制度框架、政治模式和文明體系,第一次擺脫了殖民、擴張、掠奪的發展邏輯,第一次擺脫了依附發展、梯度進化的歷史宿命,第一次拋棄了零和博弈、我贏你輸的叢林法則,第一次通過“走自己的路”實現了從世界邊緣到中心的華麗轉身,第一次在吸納西方經典現代性的精華之后開啟了更為壯麗的現代化之路。21世紀馬克思主義只能通過解答中國的現代化實踐問題而出場。

  中國新現代性肇始于新文化運動,在共產黨主導的、以發展改革為主題、以社會主義為性質定向的現代化運動中逐漸生成,在以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和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為目標的歷史性實踐中走向成熟。中國新現代性,源于馬克思主義的價值立場,源于社會主義的價值追求,源于中國傳統文化的優質基因,源于對西式現代性的積極揚棄,歸根結底,源于當代中國的歷史性實踐和前現代、現代、后現代共時性在場的歷史語境,正是多重因素合力孕育了中國特色的新現代性。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是中國新現代性的首要特征,中國現代工業文明是中國新現代性的物質內容,中國特色的社會制度體系是中國新現代性的社會形式,中國道路是中國新現代性的實踐成果,中國化馬克思主義是中國新現代性的理論居所。21世紀馬克思主義的出場代表著這種新現代性日漸成熟,正在崛起為比肩乃至超越西方現代性的人類新文明。

  中國的新現代性是辯證的,它有須臾不可分開的兩面,每一面都不能離開另外一面而單獨存在。西式現代性之誤在于,彰顯一面而忽略了另一面。我們無意全盤拋棄西式現代性的一切方面,但將竭力避開西式現代性的負面效應,開辟更為壯麗的現代性前景。在這里,現代性之“兩面都很好地、協調地依附在同一實體之上”(18)。比如,個性與共性互為補充,邊緣與中心相互包容,物質豐富與精神富足正向匹配,感性幸福與道德信仰相互支撐,科學精神與人文精神共同成長,工具理性與價值理性相得益彰,個體價值與整體價值相互尊重,人與自然和諧共生。在這里,經濟增長(GDP)中心論升級為強調社會全面進步,工業化升級為新型工業化,市場化升級為市場決定與政府作用兼顧,程序民主化升級為社會主義政治文明,個人自由升級為人的自由全面發展,市民社會原子化升級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城市化升級為統籌城鄉發展,國際化升級為統籌國際國內兩個市場,單線發展觀升級為整體發展觀,效率優先升級為兼顧公平與效率,人類中心主義升級為環境友好型社會,等等。概而言之,中國新現代性,凝結為中國道路背后的哲學邏輯和哲學原則,外化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理論體系、制度和文化,具體化為黨的基本理論、基本路線、基本方略。21世紀馬克思主義,作為現代性的中國版本的靈魂,為人類的未來發展開辟了新的愿景,為廣大發展中國家走好現代化道路提供了理論借鑒,為非西方國家擺脫西方中心論的牽引注入了信心和底氣。

  五、21世紀馬克思主義的雙重使命:改變中國與改變世界

  21世紀中國與世界關系的翻轉,在改變全球經濟地理、政治地理、人文地理的同時,也在改變著世界馬克思主義的宏觀語境。歷史的洪流將中國推到了引領世界馬克思主義發展創新的前沿位置。推進發展21世紀馬克思主義,中國是最合適的承擔者。

  我們知道,20世紀中國馬克思主義(包括從馬克思列寧主義中發展出來的毛澤東思想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主要還是“單向度”的理論,我們的理論角色主要停留在“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即側重于“中國向度”,研究對象為“中國一域”,重點發掘“中國特色”,主要目的是解決“中國問題”,注重以馬克思列寧主義來改造中國。比如,毛澤東思想主要是解決民族獨立和人民解放的問題,從社會形態變革、制度變革的角度改造中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主要是解決國家富強和人民富裕的問題,從社會發展、制度變革和體制轉型的角度改造中國。不管是毛澤東思想,還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改變世界”依然是一個尚未實質性開啟的意義維度。到了21世紀,鑒于中國崛起的歷史事實和中國樣本的傳奇性,21世紀馬克思主義的理論目光理應聚焦中國,體現“中國向度”;同時,鑒于中國的國際方位、大國責任和歷史使命,21世紀馬克思主義又必須同時開啟“世界向度”——這是21世紀馬克思主義最大的特殊性。

  21世紀馬克思主義具有明顯的“雙向度”特征,承載著雙重理論使命。21世紀馬克思主義的“雙重向度”,在理論視野上體現為“中國向度”和“世界向度”的統一,在建構邏輯上體現為“馬克思主義中國化”與“馬克思主義世界化”的統一,在理論使命上體現為中國人民的實踐與世界人民的實踐、“改變中國”與“改變世界”的統一。也就是說,21世紀馬克思主義針對的不僅是中國的一極,而是世界的全域,我們的理論角色要適應“中國走向世界”這一宏觀歷史語境。具體來說,21世紀馬克思主義既要著眼于中國問題,也要關照人類面臨的共同難題;既要指引中國的現代化進程,也要引領世界的發展方向;既要堅守中國立場,也要具有“人類命運共同體”觀念;既要代表中國最廣大人民的根本利益,也要為增進世界人民的共同福祉貢獻中國力量;既要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也要為完善全球治理提供中國主張;既要為中國的制度成熟和制度定型搞好頂層設計,也要為人類探索更美好的社會制度提供中國方案;既要創造中國文明的新形態,也要為建構人類新文明提供中國價值。60多年前,毛澤東主席期待,“中國應當對于人類有較大的貢獻”(19)。我以為,21世紀馬克思主義正是中國對于人類文明的重大貢獻。

  與“雙重使命”相呼應,21世紀馬克思主義承載著“雙重意義”,即“民族意義”與“世界意義”。20世紀,中國在世界的邊緣奮爭,這一時期,主要是把握世界對于中國的意義,而非中國對于世界的意義。比如,20世紀上半葉中國的新民主主義革命,主要特點是世界民主革命的普遍規律向中國特色的轉化,形成了中國特色的民主革命道路和新民主主義理論;20世紀下半葉中國的社會主義建設和改革,主要特點是世界現代化建設的普遍規律向中國特色的轉化,形成了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現代化道路和理論體系。進入新時代,中國與世界的方位發生了歷史性的翻轉,中國主動走向世界,全方位地參與世界秩序的理性建構,參與人類共同性問題的解決,作為世界經濟發動機推動全球經濟的發展。這一時期,中國的問題與世界的問題糾纏在一起,中國的發展與世界的發展高度關聯。21世紀馬克思主義的主要特點是如何將中國問題、中國視閾、中國話語與世界問題、世界視閾、世界話語有效對接,將民族復興的偉大夢想與世界各國人民的共同夢想有效聯通,充分釋放中國理論的世界歷史意義,最終實現中國人民與世界人民的團結奮斗,實現“改變中國”與“改變世界”的統一?;?1世紀馬克思主義具有的雙重向度、雙重邏輯、雙重使命、雙重意義,它應該被看作是馬克思主義發展史上的重大歷史事件,是中國馬克思主義與世界各國馬克思主義實現對接和統一的又一個重要里程碑。

  今天,21世紀的歷史序幕剛剛拉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已經開啟,但世界范圍內的“新時代”尚處在噴薄而出的黎明之際,還是一場尚未完全展開的歷史運動。作為思想中把握到的時代——21世紀馬克思主義注定還是一個未完成的事業,遠沒有成熟和定型,未來的發展具有無限的可能性。21世紀馬克思主義是一個理論整體,將經歷若干發展階段,每一階段上都將會誕生反映其階段性特征的理論成果。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們黨的理論創新成果——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不僅是當代中國的馬克思主義,也是21世紀馬克思主義的第一個標志性成果。繞開中國樣本的21世紀馬克思主義是空洞的,缺乏世界向度的21世紀馬克思主義是狹隘的。

 

  注釋:

 ?、?015年1月23日,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政治局第二十次集體學習時第一次明確提出“21世紀中國的馬克思主義”這一概念。此后,在全國黨校工作會議上的講話、“5·17講話”“7·1講話”以及中央政治局第四十三次集體學習中,習近平總書記都不再使用“21世紀中國的馬克思主義”,而是代之以“21世紀馬克思主義”這一概念,并且將“21世紀馬克思主義”與“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在同一意義上使用。

 ?、諳敖劍骸毒鍪と娼ǔ尚】瞪緇?奪取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勝利——在中國共產黨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上的報告》,北京:人民出版社,2017年,第10頁。

 ?、堊醴⒄雇桓齟印把健弊刺階暈抑髡諾墓?。參見吳曉明:《論中國學術的自我主張》,《學術月刊》2012年第7期。

 ?、苊藕榛骸豆駛樸脛泄惱鉸匝≡瘛?,《中國社會科學》2001年第2期。

 ?、蕁堵砜慫級鞲袼寡〖返?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12年,第780頁。

 ?、拮浴陡蔥酥貳?上),北京:中國民主法制出版社,2008年,第308頁。

 ?、摺斷敖教鋼喂碚?,北京:外文出版社,2014年,第249頁。

 ?、唷斷敖教鋼喂碚返?卷,北京:外文出版社,2017年,第212頁。

 ?、帷堵匏埂ぬ乩鋃何矣脛泄?,《文匯讀書周報》2010年9月3日。

 ?、狻斷敖教鋼喂碚返?卷,北京:外文出版社,2017年,第486、481、504頁。

  (11)[英]萊斯利·斯克萊爾:《資本主義全球化及其替代方案》,梁光嚴等譯,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2年,第5頁。

  (12)[巴西]特奧托尼奧·多斯桑托斯:《新自由主義的興衰》,郝明瑋譯,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2年,第212頁。

  (13)習近平:《在哲學社會科學工作座談會上的講話》,北京:人民出版社,2016年,第8頁。

  (14)[法]皮埃爾·布爾迪厄、[美]華康德:《實踐與反思——反思社會學導引》,李猛、李康譯,北京:中央編譯出版社,1998年,第131頁。

  (15)習近平:《在哲學社會科學工作座談會上的講話》,北京:人民出版社,2016年,第8頁。

  (16)[德]于爾根·哈貝馬斯:《現代性的哲學話語》,曹衛東等譯,南京:譯林出版社,2004年,第1頁。

  (17)習近平:《在哲學社會科學工作座談會上的講話》,北京:人民出版社,2016年,第21頁。

  (18)[英]齊格蒙·鮑曼:《現代性與大屠殺》,楊渝東、史建華譯,南京:譯林出版社,2002年,第10頁。

  (19)《毛澤東文集》第7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9年,第157頁。

作者簡介

姓名:陳曙光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賈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水晶宫建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