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宫建筑

 首頁 >> 跨學科
回歸經學視野審視詩學
2019年10月09日 15:54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項念東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在一個遠離經學的時代,曾經被奉為經典的“五經”,逐漸褪去了神圣光環,回歸其歷史、哲學或文學典籍的學術身份,加之現代學科分治,我們已然習慣將《詩經》看作先民歌謠,視《尚書》《春秋》為古史孑遺。

  然而,一旦還原歷史,不免會發現一個無可辯駁的事實:“經”以及由傳述“經”而形成的“經學”,對漢代以后的學術、文化具有巨大的歷史穿透力——文學自然也不例外。劉勰《文心雕龍》提出的“原道”“宗經”之說,正是經典的理論概括。所以,讀到劉運好教授三大卷新著《魏晉經學與詩學》時,一個塵封許久的學術論題突然又靈性鮮活地呈現在眼前,那就是——回歸經學的視野來審視詩學。

  一

  回歸經學的視野,首先必須承認經學而非其他乃是中國兩漢以后學術史的主干。

  講論學術史的人常有一個話頭,即先秦子學、兩漢經學、魏晉玄學、隋唐佛學、宋明理學,加上清代考證學,構成一部中國學術史的基本框架?!耙淮幸淮酢?,儼然成為學術史發展的一個規律。但是,如果順著中國學術的“原有脈絡”來看,兩漢以下,不論儒學以何種面目呈現,道家道教的思想如何發展,佛教禪宗又以怎樣的進程影響到中國思想,經與經學,始終還是貫穿中國學術發展史的主體形態。只不過,玄風煽熾、佛法昌明,抑或天理人心之辨、名物訓詁與大義微言之爭,作為曾經某一個歷史時期的“學術新潮”,或多或少會遮蔽經學本應有的地位。

  1902年3月,梁啟超在《新民叢報》(半月刊)上開始陸續發表《論中國學術思想變遷之大勢》。其中就提到,三國、六朝為道家言猖披時代,乃中國數千年學術思想最衰落之時代。稍后,以經學名家而講學湘垣的皮錫瑞也在《經學歷史》中把魏晉六朝視為“經學中衰時代”。盡管后來的學者未必都這么認為,或指出“舊”“新”交替之際的復雜(如湯用彤《魏晉思想的發展》),或如宗白華所說,“政治上最混亂、社會上最痛苦”而“精神上極自由、極解放”(《論〈世說新語〉和晉人的美》),但魏晉時期的儒學尤其是經學化儒學,確實被低估了在思想史上的發展地位。所以,《魏晉經學與詩學研究》開篇即指出:“本書開宗明義:魏晉并非‘經學中衰時代’,而是經學發展的第二個繁榮期?!保ā鈍脫浴罰┳魑苯擁鬧っ?,就是全書上編以30多萬字篇幅鉤沉史料而還原出的一部魏晉經學發展史。為了辨析這一積非成是的學術公案,作者的魏晉經學研究,既有宏觀上的整體考索,發掘各個歷史時段經學成就、發展、特點及其生成動因;又有微觀上的個案剖析,通過詳細論證產生于魏晉時期幾部典型的經學著作,為宏觀考索提供范例上的支撐;而且還不吝篇幅,鉤沉考索,專列“魏晉經學著作一覽表”,將可考的656種魏晉經學著作一目了然地呈現在讀者面前。在“魏晉經學的整體考索”中,作者曾不無自負結論道:“魏晉經學‘中衰’說的終結?!蔽蟻嘈?,作者的結論是經得起歷史檢驗的。

  二

  然而,重寫魏晉經學史并非作者的最終目的,其更大的問題視域乃在于闡明魏晉詩學的產生與發展,不僅建基于以經學為體、玄佛為翼的“一體兩翼”的學術思想架構之上,而且這一時期的詩學與經學、玄學、佛學存在著一種復雜的或共生或依附的關系。這既是魏晉思想學術的客觀存在,也構成《魏晉經學與詩學》“下編”鮮明的問題意識。因此,回歸經學的視野且立足于“一體兩翼”的思想構架審視詩學,肯定詩學的思想關切,也就意味著要突破單純地從現代意義上的“文學”的視角,抉發中國詩學傳統的思維模式。

  在作者看來,“經學之于詩學是一種生生之源的關系”,“‘經學化詩學’是中國詩學理論的基本屬性”。緣此,作者一方面以王弼《周易注》、杜預《左傳》學等經注個案為中心,擘析經學中的“詩性智慧”;另一方面緊扣曹丕的本末文質之思、阮籍樂論中的“以和為美”、陸機“緣情綺靡”說的歷史文化生成、《抱樸子》文學思想的內在復雜性等一系列魏晉文學思想的典型論題,確立其基本學術判斷:魏晉經學更多是“作為一種普遍性的思想價值體系,滲透、影響到詩學之中”。也就是說,相對前代,魏晉詩學固然有了更多的審美意識的自覺,但功能論性質的儒家詩論仍然作為一種學術底色盤桓于詩學之中。

  其實,早在百年之前,馮桂芬即提到,“如后世之言詩,止以為吟詠性情之用,圣人何以與《易》《書》《禮》《樂》《春秋》并列為經?謂可被管弦、薦寢廟,而變風、變雅又何為者?嘗體味群經而始知,詩者,民風升降之龜鑒,政治張弛之本原也?!保ā緞_撀掛欏じ闖率欏罰┨熱艉庵韻執難Ю礪勱炭剖櫚慕綞?,馮氏之說不過是陳舊的傳統詩教論的延續。然而,經學視野中的詩學,從來就不僅是審美的,更擔負有社會生活中價值判定的職責。

  三

  當然,回歸經學視野審視詩學,并不回避魏晉玄學、佛學與詩學的內在關聯。準確地說,作為一種新的思想資源,魏晉時代的玄學與佛學深深影響到中國詩學的理論形態與美學品格。得意忘象的哲學思辨、越名任心的精神追求、象外之談的審美轉換、文外之旨的詩學生成等等,從王弼、嵇康、郭象、陸云、張湛,到支遁、道安、慧遠、僧肇、僧叡,一系列思想史個案的詩學觀照,構成全書對魏晉詩學新的思想觸發點的分析圖譜。

  作者的學術視野是寬闊的,更重要的是,他不斷提醒讀者注意思想學術的“復雜”。這既符合學術史、詩學史的基本生態屬性,實際上也給學界的進一步研究預留了寬闊的“空間”。這也不免令人想起庫恩在談及科學范式的革命性變化時所提到的,“新理論的同化需要重建先前的理論,重新評價先前的事實,這是一個內在的革命過程,這個過程很少由單獨一個人完成,更不能一夜之間實現?!保ā犢蒲Ц錈慕峁埂罰┧枷氳姆⒄勾永床皇且貨磯偷?,其內在的復雜性,尤其是其諸要素的相互糾纏往往更能見出思想史的本來面目。應該說,《魏晉經學與詩學》對魏晉儒學與玄學、佛學等思想資源內在糾纏關系的分析,尤其是所提示的問題視域,無疑是值得思考的,也是極其有趣的。

  我常常在想,書對于我們而言到底意味著什么,是多識于鳥獸草木之名,還是打開思考之門,獲得走出思想蒙昧之地的啟示?應該都有,而我更喜歡后者,所以讀劉運好教授這部三卷本的著作,關注的也正是這一點。

 ?。ㄗ髡擼合钅疃?,系安徽師范大學文學院教授)

作者簡介

姓名:項念東 工作單位:安徽師范大學文學院

職稱:教授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馬云飛)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水晶宫建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