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宫建筑

 首頁 >> 理論經濟學 >> 世界經濟學
[文摘]蔡亮:日本是大國還是中等國家的糾結
2019年09月06日 23:29 來源:《國際展望》2019年第5期 作者:蔡亮 字號

內容摘要:自近代以來,大國主義長期占據日本社會主流,但小國主義也始終在日本的思想領域占有一席之地,尤其為戰后日本和平主義社會氛圍的產生提供了重要的理論支撐。

關鍵詞:

作者簡介:

  【原文標題】冷戰后日本小國主義思潮探析

  【作者簡介】蔡亮,上海國際問題研究院副研究員

 

  小國(small state)與大國(great power)之別一方面取決于綜合國力的大小,有一系列如經濟規模、領土面積、人口數量、軍事力量、科技水平等數據指標可供參考;另一方面大小之別又屬相對概念,大國通常指能充分影響乃至左右世界政治格局的國家,而小國的重心則局限于自身和與己有切身利益的周邊一隅。所謂“大者保天下,小者保其國”也??杉」⒉灰歡ㄖ腹θ跣≈?font face="Times New Roman" style="font-size: 14pt">(“micro state” or “mini state”),還應包含“非大國”(lesser power),如地區大國和中等強國(middle power)等。

  以現階段的日本為例,相比安倍內閣竭力推動的解禁集體自衛權,加強國防建設,修改和平憲法等“重振強大日本”的大國路線,以慶應大學教授添谷芳秀(Yoshihide Soeya)為代表的學者主張日本應奉行“中等國家”的發展模式和外交路線,而前首相鳩山由紀夫(Yukio Hatoyama)更是針鋒相對地倡導“脫大日本主義”。

  添谷和鳩山等人的主張一方面呈現出近代以來日本小國主義思潮的歷史繼承性,另一方面又體現出鮮明的時代特征,即在正視日本綜合國力處于持續下滑這一趨勢的基礎上,尋找一條適合國情的發展道路。

  從這一意義上講,雖然自近代以來,小國主義并未成為日本社會的主流思潮,但它卻為戰后日本和平主義社會氛圍的產生提供了重要的理論支撐,也為日本的未來發展指明了一條理性的道路,其重要意義不言自明。

  從明治維新到冷戰結束,日本的小國主義思潮大體上可以分為三個歷史時期——明治時期、從大正到二戰結束時期和冷戰時期。

  明治維新很大程度上是效仿德國大國主義的富國強兵之道。但實際上自明治維新伊始,小國主義思潮已經開始發端。其代表人物有中江兆民(Chomin Nakae)、植木枝盛(Emori Ueki)、內村鑒三(Kanzo Uchimura)、幸德秋水(Shusui Kotoku)等。中江的《三醉人經綸問答》被視為集中反映明治時期小國主義政治思想和政策主張的代表論著。

  從大正到二戰結束時期,小國主義思潮的代表人物有吉野作造(Sakuzo Yoshino)、三浦銕太郎(Tetsutaro Miura)和石橋湛三(Tanzan sIhibashi)等。其中,石橋的觀點最具代表性,對日本社會的影響也最深遠。

  戰后的小國主義思潮在很大程度上可與和平主義思潮等量齊觀。值得一提的是,冷戰時期日本的主流政治思潮和社會實踐是被稱為“保守本流”的“吉田主義”(Yoshida Doctrine)。其特征被概括為“輕軍事,重經濟”,即在維持和平憲法的同時又與美國締結安保條約,盡管在外交上以日美關系為基軸,但摒棄了戰前偏重軍事的國家政策,確立經濟中心主義的和平發展道路。雖然“吉田主義”奉行注重和平主義的小國路線并非是自覺地接納小國主義思潮的結果,而是在洞悉戰后國際政治格局后做出的符合日本國家利益的現實性戰略選擇,兩者之間甚至還形成了既共存又對立的復雜局面,但這畢竟使得小國主義思潮在戰后日本獲得了在政策實踐中部分表現自我的機會。從這一意義而言,盡管小國主義未成為冷戰時期日本的主流思潮,但其為日本政治和社會帶來的重要影響是不言而喻的?!凹鎦饕濉彪⒒蘇膠筧氈鏡墓曳⒄溝纜?,且影響深遠,甚至可以說時至今日日本尚未完全擺脫其所設定的框架。

  但另一方面,“吉田主義”從提出伊始便在國內遭受各種質疑。尤其是隨著20世紀60年代中期日本經濟實現高速發展后,由國家主義牽頭的大國意識也開始膨脹,意欲謀求與其經濟地位相稱的綜合性大國地位,而這一政治訴求也為現階段安倍內閣積極推行的大國化路線埋下了伏筆。安倍內閣大國化路線的特征是把吉田茂追求的“繁榮”與岸信介夢想的“自立”這兩條路線進行重新分解與集成,除經濟手段外,還注重運用政治、軍事手段來積極因應來自國內、國際兩個層面的所謂“沖擊”,不但要提升日本在國際社會的影響力,還要使之成為全球性的政治大國。

  冷戰結束后,盡管各種大國路線的論述在日本社會上的影響力日益增強,但與之相對的是,日本社會上一直有一股聲音在探討小國路線主導下的國家戰略和發展模式。如《朝日新聞》的資深記者船橋洋一(Yoichi Funabashi)就提出“民生大國(civilian power)論”,認為日本應深刻反省歷史,嚴守戰后的和平發展道路,堅決反對日本憑借經濟實力走軍事大國路線,而主張日本應積極將自身強大的經濟實力用于民生領域,把日本建設成為堪稱世界楷模的全球性民生大國。此外,曾任新黨先驅代表的武村正義(Masayoshi Takemura)則提出了放棄走軍事大國路線,以建設可持續環保型產業社會為目標的“熠熠生光的小國”主張。

  實際上,日本綜合國力達到巔峰的時刻恰是冷戰結束伊始的20世紀90年代中期,因此如果說這一時期日本國內大國主義與小國主義思潮的分歧主要體現為如何對“吉田主義”改弦更張,還是繼續奉行既有路線,那么現階段安倍的種種做法與添谷、鳩山等人的主張之間的分歧則源于對日本國家定位的糾結,即未來的日本究竟是大國還是中等國家。

  中等國家定位原本應是最符合日本未來的國家定位。然而,明治維新帶來的近代輝煌和戰后經濟崛起帶來的大國榮光在日本社會的心理投射恰恰是不甘國家就此“沉淪”,加之日本國內經濟雖然陷入“失去的20年”,但得益于其在全球價值鏈中的高端地位,經濟總量仍牢牢占據世界第三的位置,因此依托綜合經濟實力,大幅提升軍事在國家實力結構中權重的機遇尚未盡失。從這一意義上講,安倍推行的大國化路線凸顯了為政者要在國家定位問題上進行最后一搏的心態。但真正制約其“大國夢”的根本問題是日本較差的自然稟賦和自主權受限的國情?;謊災?,安倍的選擇脫離了日本的基本國情。而反過來說,現階段添谷、鳩山等人的主張則凸顯出他們拋棄了大國定位的幻想,從內心接受日本屬于“非大國”的國家定位,并以此為基礎竭力尋找一條適合這一基本國情的發展道路。

  添谷一直被譽為“中等國家”論的代表者。其強調日本只能成為“中等國家”的理由主要有三:一是日本的自然稟賦與美俄中那樣自然資源豐富、具有戰略縱深的洲際型大國無法等量齊觀;二是受“美主日從”的美日安保體系框架所限,日本在安全領域完全缺乏自主權,因此很難將經濟實力在國際影響方面進行全方位轉化;三是因日本國內對過去的侵略歷史在認識上存在分歧,導致其在構筑戰后日本外交,尤其是與鄰國關系和全面發揮日本的國際影響等方面受到諸多限制。

  鳩山雖然公開倡導“脫大日本主義”,但秉持的也是“中等國家”論。他強調,雖然從經濟實力角度而言,日本是世界第三,但從綜合國力來看,一是日本并不擁有左右國際秩序的實力,影響力也根本不能與美國、俄羅斯、中國等國家同日而語,二是日本綜合國力也已過了鼎盛期,成為“中等國家”是大勢所趨。因此,日本首先應正視這一事實,然后思考應如何構建一個成熟的中等國家。

  現階段,日本小國主義思潮的代表人物和代表論說是添谷芳秀的“中等國家論”和鳩山由紀夫的“去大日本主義論”,他們的思想譜系盡管有所不同,但在日本的國家定位、內政外交等方面的立場具有較高程度的一致性。他們主張日本應從內心接受自身屬于中等國家的現實,并以此為基礎竭力尋找一條適合這一基本國情的發展道路。

  從日本國家發展的未來趨勢而言,小國主義或許為其指明了一條理性的前進道路,其重要意義不言而喻。

 

  ·延伸閱讀·

  [期刊速覽]《國際展望》2019年第5期

作者簡介

姓名:蔡亮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文齊)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國際展望.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水晶宫建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