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宫建筑

 首頁 >> 理論經濟學 >> 專題庫 >> 中國世界經濟學會2019國際發展論壇 >> 分論壇二
張銘心:對外投資要注重與當地產業鏈融合發展
2019年06月01日 16:39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張銘心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一帶一路”倡議下中國對外投資日趨增長,對德國等沿線發達國家的投資逐漸引起各方關注。歐洲多國開始收緊外審投資政策。2017年德國以外商投資可能危害德國公共安全為由,通過了對外國投資控制制度的重大改革,聯邦經濟事務和能源部(BMWi)可以審查外國收購方超過一定門檻的直接或間接收購德國公司的股份案件。

  中國在發達國家的投資將產生怎樣的溢出效應,以及如何促進中國對外直接投資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產業發展相融合,是值得深入探討的問題。

  FDI溢出效應的方向存在不確定性,其中正向影響的形成機制主要是集聚效應,FDI可以促進技術和知識的水平溢出,提高行業或地域的規模效應等提高企業生產率;FDI還可以通過投入-產出垂直將促進對上游企業的中間品需求增加等提高企業生產率。反之,如果FDI母國或母公司的技術水平弱,那么橫向和縱向的技術和知識溢出將不存在;過強的市場勢力可能壓低上下游企業的成本加成等,形成負的溢出效應。

  鑒于中德之間技術水平存在差距,以及兩國制造業水平日趨接近的客觀事實,可以假設:中國在德投資可能存在顯著負向的水平和垂直溢出效應。

  借助德國實施新投資審查制度這一準自然實驗契機,使用Academus德國企業層面數據,識別中國在德投資對德國企業生產率的溢出效應。根據德國新的審查條款,對照歐洲產業分類標準(NACE Rev.2),在四分位層面上整理出新投資審查所針對的行業類別。將新審查制度作為識別中國在德國ODI溢出效應的工具變量(Instrument Variable, IV),一階段使用雙重差分(Difference in differences, DID)模型檢驗新投資審查制度對中國在德投資的影響,第二階段使用行業層面中國投資占比對企業的生產率進行回歸。

  實證分析結論顯示:中國在德國投資的生產率溢出效應顯著為負。進一步考察中國在德投資的產業鏈垂直溢出效應,發現中國FDI的后向關聯溢出效應顯著為負,前向關聯溢出效應也是負向的,但是不顯著;當在全產業范圍內(不只制造業)考察產業垂直關聯時,負的后向和前向關聯溢出效應會大大減弱。從進出口密集度和同異質產品角度分析負向溢出效應的內在機制,發現:在進口或出口密集度低的行業內存在負向溢出效應;當進口或出口密集度達到一定閾值之后,會出現正的溢出效應;同質品行業中國FDI的溢出效應是負的,而異質品行業中國FDI的溢出效應大為削弱甚至變成正向的。

  基于實證分析結論,我們認為,中國對外投資應當注重以下幾個方面。第一,注重對東道國產業政策的研究,在東道國產業規劃中尋找最佳投資機會和價值點。第二,對外投資要注重持續性,努力使中國對外投資形成以集聚效應為主的良好發展格局,形成雙向正向技術和生產率溢出效應。第三,對外投資企業在開拓海外市場的同時,要注重與當地產業鏈的融合發展,關注制造業之外的其他產業投資。第四,探尋以對外投資作為出口替代和繞過出口貿易壁壘的可行性方案;在東道國市場上避免出現同質產品低價競爭和低端競爭等不可持續的競爭格局等。

 ?。ㄗ髡呦蹈吹┐笱Ь醚г翰┦可?/strong>

作者簡介

姓名:張銘心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文齊)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