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宫建筑

 首頁 >> 理論經濟學 >> 觀點
任 曉:“一帶一路”學問很大 保持中國國際發展合作良性循環
2019年06月01日 20:14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任 曉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最近參加一場專題研討,外方學者都來自拉美國家,我談到對“南北關系”和“南南合作”的理解,即一般而言,南北關系是發展中國家與發達國家之間的關系,“南南合作”則是發展中國家之間的合作。中國和拉美國家之間的發展合作就是南南合作的一種。這是我們普遍的理解。

  這一觀點當即引起拉美學者的不同意見。首先是不認為中國是一個“發展中國家”,但也沒說中國是發達國家,反正說中國是發展中國家他們不接受,因而與中國的發展合作也就談不上是“南南合作”。

  在他們看來,中國是什么樣的國家呢?比較普遍是,把中國看成是美國那樣的大國。對于這樣的大國,他們抱有一種愛恨交織的復雜心態。

  從中國方面看,我們有很多人認為,你們要貸款我們給你貸款,要修路我們給你修路,要架橋我們為你架橋,在國際上還經常支持你們的訴求,簡直是要什么給你們什么,你們還有什么不滿意的?

  這就是說,人家對我們的認知和我們對自己的認知之間存在一定的鴻溝。這時候我們有兩種選擇。一是,不管別人怎么看,我們就堅持中國是一個發展中國家。另一種是,逐步淡化這一提法??凸鄱?,中國各地區的發展很不平衡,還有不少老少邊窮地區,從這個意義上,應堅持發展中國家定位。

  巴西已經宣布它不是發展中國家了。這該怎么看呢?

  在同一場專題研討會中,有一位拉美國家的與會代表談到“一帶一路”時,稱the BRI is“mysterious”(神秘)。于是問題就來了:我們發表了這么多的話,出版了這么多書,人家還是不明白“一帶一路”是什么,覺得很神秘,這說明了什么問題?

  原因可能有二:一是對外傳播力度不夠,導致接受度很低;二是可能我們自己本來就沒想清楚,當然對別人也就講不明白了。

  很多時候,我們認為習以為常、不言自明的東西,實際上卻是并不那么清楚明白的,比如“一帶一路”就是這樣,好像很明白,一深究,其實學問很大。

  說到底,“一帶一路”是要做項目,它由一個個項目組成,需要在若干年間逐步累積才能實現。因此,我們需要的是扎扎實實地做項目。

  中國的國際發展合作,必須經濟理性第一,才能可持續。所謂經濟理性,是指基于經濟核算,經濟上具有效益,能夠良性循環。這樣的貿易或投資行為才是具有經濟理性的。與之相對的是政治驅動型行為,即出于政治上的考慮或某種政治需要而進行某種經濟行為。政策性銀行的對外貸款,必須能收回,否則就成為壞賬,就不可持續。

 

  (作者系復旦大學國際問題研究院教授;根據在中國世界經濟學會2019國際發展論壇“‘一帶一路’與國際發展合作:援助、投資與開發性金融”研討會上的發言整理)

作者簡介

姓名:任 曉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文齊)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水晶宫建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