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宫建筑

 首頁 >> 文萃
【文萃】人本主義視角下農村失獨家庭的社會工作介入探究
2019年08月28日 10:16 來源:《前沿》2019年第3期 作者:趙仲杰 張道林 字號
關鍵詞:人本主義視角;農村失獨家庭;社會工作;薩提亞家庭治療

內容摘要:

關鍵詞:人本主義視角;農村失獨家庭;社會工作;薩提亞家庭治療

作者簡介:

  全面推行計劃生育40 多年來,計劃生育政策在極大程度上實現了晚婚、晚育、少生、優生,從而有效控制了人口的飛速增長,對緩解人口給資源環境帶來的壓力起到了不可忽視的積極作用。但隨著時代的變遷,該政策的負功能也日益顯現,其中,最直接的負面后果就是我國的家庭結構日益微型化,產生了大量的獨生子女家庭。

  獨生子女的唯一性導致了獨生子女家庭結構的脆弱性,獨生子女家庭本質上就是一個風險家庭。目前,我國已經出現了較多數量的獨生子女死亡家庭,這一可怕的現實不可避免地會導致獨生子女家庭面臨心理上的打擊、家庭功能的受損、家庭三角結構的瓦解以及家庭關系的顛覆。

  一、失獨家庭生命軌跡及所需服務

  目前,我國對失獨家庭這一概念并無統一界定,本文對失獨家庭的界定是在獨生子女家庭中,唯一的子女由于犯罪、疾病或意外事故等亡故,且該家庭在當前階段未生育或收養其他子女的狀態。

  失獨家庭的開始階段不一定都有養老的需求,精準識別失獨家庭所處階段,有助于我們更高質量、高效率地提供服務。

  二、農村失獨家庭的規模

  全國衛生年鑒統計顯示,失獨家庭每年增加7.6萬個,根據專家估計,全國目前有2億以上獨生子女家庭,預計可能會產生1000萬個失獨家庭。

  相關數據已明確顯示,我國農村失獨家庭數量巨大,是不容忽視的特殊群體。雖然農村失獨家庭的具體數量還不確定,但失獨家庭的總量在不斷增長,農村失獨家庭的數量也勢必會隨之呈現增長趨勢。農村失獨家庭的出現,有其深刻的政策背景,關愛、支持農村失獨家庭既是國家對響應計劃生育政策的農村家庭的補償,也是他們理應享有的權利。

  三、我國農村失獨家庭現狀及困境

  2018年7月,課題組在仁壽縣發放調查問卷數量為66份,豐都縣為61份。在接受調查的127位農村失獨父母中,男性為83人,占65.4%,女性44人,占34.6%。在被調查對象中,失獨家庭的父母30歲及以下的有1人,占0.8%;41歲-50歲的6人,占4.7%;51歲-60歲的35人,占27.6%;61歲-70 歲的50人,占39.4%;71歲-80歲的28人,占22.0%;80 歲以上的7 人,占5.5%。其中,50歲以上的父母共占94.5%,他們再生育子女的可能性很低。

  (一)生理、生活照料陷入困境

  據中國計劃生育協會的調查統計,失獨者都在不同程度上患有失眠、頭痛等生理機能老化反應,超過60%的人患有心臟病、高血壓、心腦血管病等慢性疾病。

  (二)心理、精神上承受重壓

  尤其是農村地區,失去獨生子女對一個家庭來說是沉痛的打擊,不但要獨自經歷震驚期、哀傷期、認同期和修復期的心理過程,還要承受外界對自己的指指點點。獨生子女的意外死亡,給其父母帶來了嚴重的影響。

  (三)家庭關系弱化,甚至出現解體

  調研數據表明,在所有調查對象中,有16%的家庭在獨生子女傷亡后出現了夫妻沖突加劇、最終導致家庭解體的情形。據訪談資料,筆者分析其原因,其一在于因獨生子女的離世,使得家庭成員間的理解、關懷、支持等互動逐漸減少;其二在于失獨者的精神安慰和精神寄托遭到破壞,直接影響著他們在社會中的適應能力。

  (四)社會支持系統弱化

  在調研過程中,課題組發現有的失獨家庭父母在獨生子女在世的時候,鄰居、親朋好友與其來往較多,但獨生子女去世后,與他們來往的人數和次數明顯減少。正因為如此失獨家庭父母渴盼有人能夠給予他們更多地幫扶,他們希望社會服務機構提供諸如陪同聊天、鍛煉、節假日送祝福等服務。

  (五)養老、經濟保障缺位

  農村失獨家庭在經歷創傷后,家庭贍養功能已經受損,而目前對于可預期的養老困境尚沒有系統的、全面的專項保障措施。

  四、對策與展望

  課題組試圖通過社會工作專業的介入、社會扶助、社會政策保障嘗試探尋解決路徑。

  (一)社會工作專業介入

  在利他主義理念的指引下,社會工作者運用個案工作中的薩提亞家庭治療模

  式、農村失獨家庭團體工作、自組織+他組織合作、社會政策倡導等技巧、方法,能夠以農村失獨家庭不同階段的需求為中心向其提供專業服務。

  1.開展薩提亞家庭治療模式的個案社會工作

  薩提亞家庭治療法的基本信念就是對人的尊重和信任,注重經驗和人文關懷等特征,對于每一個家庭中的成員來說,治療過程就是正面經驗的獲得過程。在進行治療時,社會工作者應遵循以下五個方面的策略:

  第一,注重家人的成長而非解決問題。薩提亞認為:治療的重點是讓家庭成員獲得內在經驗,而不是外在的行為和問題是否在表面上得到解決。

  第二,注重過程而不是內容。薩提亞療法不關注家庭發生的事,而是家庭成員間的互動、溝通是怎么助長問題發生、延續的,治療目標是打破這種模式。

  第三,傾向于讓家庭獲得新經驗而不是消除舊有經驗。根據薩提亞療法,應陪同失獨父母接受事實,引導他們追求期望目標下新的人生,實現新的人生價值。

  第四,注重滋潤而非強迫。失獨父母經濟上的困難、物質上的匱乏可以克服,但他們最需要的還是理解、尊重和心靈上的關懷。在介入時,我們應該以家庭成員的意愿和需求為先,以“潤物細無聲”的方式傳達我們的尊重態度。

  第五,治療就是教育。薩提亞認為治療就是通過新的經驗讓家庭成員學會新的互動、溝通方式的一個過程。

  2.開展失獨者團體支持小組工作

  社會工作者將失獨群體納入互助小組,首先,為失獨家庭提供心理傾訴的

  場域,鼓勵小組組員之間互相傾訴;其次,通過社會工作者與組員間、組員互相之間的分享、分擔、支持和治療,小組內產生有效的、積極的互動,改變他們對目前家庭現狀的認知;最后,社會工作者向失獨家庭普及保障他們基本權益的相關法律、法規政策。

  (二) 自組織與他組織合力扶助失獨家庭

  在社會扶助層面,通過自組織和他組織的結合,從失獨家庭自身和社區服務兩個層面,激發農村失獨家庭面對困境的潛能。

  自組織就是農村失獨家庭基于自愿的原則主動結合在一起,他們有情感性、認同性的關系,有集體行動的需要,能夠為了管理集體行動而自我制定規則、自我管理。

  他組織與自組織相對,是指在某一權利主體指定下,由一群人組織起來完成一項被賦予的任務的組織。社會工作組織可嘗試開設失獨者家庭24小時咨詢熱線;在醫養服務方面,推動政府購買社會服務的發展,孵化農村公益組織、社會

  工作組織,建立農村特色醫養結合模式為失獨群體服務;在社區服務層面,可以動員村委會基層干部主動關心、關懷失獨群體。

  (三)強化社會政策保障

  1.制度保障:提高專項經濟補償水平

  目前的專項扶助經濟制度與失獨家庭的需要水平還存在一定差距,需要進一步提高補償水平,同時還要避免失獨者對福利政策的依賴性,建立長效制度框架,制定有針對性的政策措施。

  2.社會扶養:兜底失獨再生育家庭

  失獨家庭再生育的子女撫養,可以推行社會化撫育計劃,保障失獨家庭在體力、精力、經濟上的基本水平,保證其生存、生育福祉不會受到二次傷害。

  (作者單位:北京建筑大學文法學院?!肚把亍?019年第3期,中國社會科學網 韓卓吾/摘)

 

作者簡介

姓名:趙仲杰 張道林 工作單位:北京建筑大學文法學院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彥)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水晶宫建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