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宫建筑

 首頁 >> 頭條新聞
考證學方法與中國現代文學研究
2019年08月18日 08:22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2018年第12期 作者:金宏宇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內容提要:現代文學的考證性研究承續的是中國古典文史研究的考據傳統。傳統考據學在經歷了鼎盛和衰落之后,在20世紀二三十年代又走向興盛,實現現代轉型,并在受挫中有所發展。現代文學研究的考證工作早有人嘗試,在80年代初見成效,但直至21世紀才真正得到重視和踐行。現代文學的考證性研究為尋求合適的“證據”,通常也需要進行“證據”二分,以大致評判其性質和價值;而如何“證明”則涉及方法論問題,一般有邏輯思維法、調查觀察法及其他輔助考證法等。現代文學研究中的考證方法是廣涉之術,涵蓋文學史料的外部考證和內部考證,涉及文獻史料學的各學科分支,同時還要有地理、政治、法學等不同學科的知識“支援”。現代文學的考證方法是較高級的批判方法,但也存在明顯的不足與局限,我們應將之定位于“述學”,這既有別于索隱法,也不等于繁瑣考證,更不提倡默證和“過限”考證。只有更多運用馬克思主義的辯證思維和批判精神,中國現代文學的考證性研究才能更加科學有效。

  關鍵詞:考證性研究/現代文學/廣涉之術/較高級批判

  作者簡介:金宏宇,武漢大學文學院教授(武漢 430072)。

  基金項目:本文為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重大招標項目“中國現代文學名著異文匯校、集成及文本演變史研究”(17ZDA279)階段性成果。

 

  考據,又稱考證、考核等,是古典學術研究中鑒別史料、解決具體問題的一種學術傳統和方法。其基本內涵是在廣搜材料的基礎上,對史料或史實的本源、流變、時地、真偽、是非、異同等進行探源、疏通、索隱、糾謬、考辨,從而為學術研究提供更可靠的史料或解決具體的學術問題打下堅實的基礎。當把這種方法提升為一種“方法論”或“學問”時,就稱其為考據學或考證學??季?證)學有廣義與狹義之分。廣義的考據(證)學可包含古典文獻學的所有領域及其治學方法,如人們常把“考據之學”與“義理之學”、“辭章之學”并舉。狹義的考據(證)學是指古典文獻學或樸學的一個分支,或指考據(證)方法的運用,如江藩《經解入門》中把考據與目錄、???、訓詁等并舉。歷史地看,考據(證)學又可分為傳統考據學與現代考證學。前者主要以文獻證文獻,后者則在文獻之外還采用其他材料(如地下文物),同時吸收現代史學、邏輯學相關成果,最終形成新的方法。中國現代文學研究離不開考據(證)學傳統,但如何評判、借鑒古今考據(證)學的方法,并考察這些方法對于現代文學研究的適用性等,就成為值得深究的重要問題。

  一、興衰歷程

  繼宋明理學之后,傳統考據學在清代乾嘉時期走向全盛,道咸時期開始趨向衰落。進入20世紀以后,考證學在由傳統考據學向現代考證學轉型的過程中經歷了又一次盛衰輪回,于二三十年代呈現出一派興盛氣象。此期整理國故運動的展開、西北邊疆民族史的研究都是考證學走向興盛的原因和證明;更有王國維、陳寅恪、胡適、陳垣、顧頡剛、錢穆等一批大師及其考證學術成果出現;還有大學國文系的課程設置都偏重于考證學,甚至出現具有考證學風的刊物(《努力周報》附刊《讀書雜志》之名源于乾嘉考據大師王念孫的《讀書雜志》)和出版社(樸社即源于樸學)。①因此,早在20年代初,抗父(樊少泉)就稱贊“所謂考證之學,則于最近二十年中,為從古未有之進步”。②其實,這一時期考證學興盛更重要的表征是實現了現代化轉換,使傳統考據學發展成為現代考證學。胡適早年有一則《“證”與“據”之別》的日記,認為“吾國舊論理,但有據無證。證者,乃科學的方法,雖在歐美,亦為近代新產兒”。③據此可以言,所謂轉換就是從重“據”的考據學向重“證”的考證學的轉換??賈ぱУ男鹵淶比揮醒芯苛煊蚧蛉〔姆段У耐卣?,如由經部到子、史、集等,從地上文獻到地下文物,重視邊疆和少數民族研究,還有甲骨文、漢晉簡牘、內閣大庫檔案、敦煌文書四大新史料的發現,等等。更重要的是,在西方哲學、史學、邏輯學、科學觀念的沖擊下,現代考證學完成了理論和方法的創新,如王國維提出“二重證據法”,陳寅恪概括出三互證法并發明詩史互證法,胡適提出“大膽的假設,小心的求證”法,顧頡剛獨創層累式考證法,傅斯年總結出史料比較法,等等。另一方面,在西方學術思想的燭照下,梁啟超、胡適、陳垣等還發現,樸學其實已具備“科學”的精神,給予傳統考據學以新的闡發。理論和方法的新發明、新闡發反過來也推動了現代考證學的發展。另外,古典文獻學的學科分支如目錄學、版本學、辨偽學等在30年代的成就和獨立成“學”也從側面印證了現代考證學的鼎盛和輝煌。到40年代,考證學的獨尊之勢甚至招來了學界的非議,如蒙思明1941年撰文認為,考據“在科學方法整理國故的金字招牌之下,……竟變成了學界唯一的支配勢力”,“使人除考據外不敢談史學,評文章的以考據文章為優,倡學風的以考據風氣為貴……竟使史學的正宗,反而變成了外道邪門”。④程千帆也指出當時多數大學中文系之教學,皆類偏重考據。他說:“此自近代學風使然。而其結果,不能無弊……師生授受,無非作者之生平,作品之真偽,字句之校箋,時代之背景諸點,涉獵古今,不能自休。不知考據重知,詞章重能,其事各異?!雹?/font>

  50年代以后,為考證學作出貢獻的主要是一批三四十年代受過嚴密考證方法訓練的學者。在港臺,出現了嚴耕望、饒宗頤等大家,而大陸此期的考證學則在挫折中有所發展。俞平伯、周汝昌等的《紅樓夢》研究本應是考證學的重要成果,但50年代中期由《紅樓夢》研究而引發的對胡適學術思想的批判,幾乎全面否定了現代考證學。但是另一方面,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學術界強調馬列主義理論的學習,唯物史觀和辯證思維又使大陸的文史學者擁有了更開闊的視野,使現代考證學的發展進入新境界和新階段。如譚其驤的歷史地理學考證、唐長孺的魏晉南北朝史考證等都為現代考證學的發展提供了具體成果,其他如陳夢家、徐中舒等亦有重要貢獻。

  80年代以后,史料學派重返學術中心地位,考證學在文史研究中又得到重視,有人甚至提出“回到乾嘉去”的口號?!抖蘭橢泄氖房季菸穆肌?傅杰編)、《趣味考據》(王子今編)等考證名篇選集的出版,顯示了學界對考證學傳統的回歸意向。學界也出現李零的《中國方術考》等新的考證學代表作和陳其泰主編的《20世紀中國歷史考證學研究》等現代考證史研究著作。在方法上,也有人總結了“四重證據法”、“時空四維考辨法”等新的考證法,體現了這一時期考證學的新發展,卻似乎難以再現現代考證學的輝煌。因為新的西方史學理論、文學理論的引入,給中國的文史研究帶來更多融匯性特征,考證學風似乎無法再在學界形成獨尊之勢。盡管如此,考證學方法仍是文史研究的重要方法之一。

  通常用于古典文史研究的考證學方法對中國現代文學的研究也具有重要影響。較早的現代文學研究因與現代文學的發生具有同步性,故多是即時性批評,在20-40年代,雖已有人從事現代文學的目錄、???、輯佚、辨偽等研究,也出現如林辰的《魯迅事??肌?1949)這樣有代表性的考證學著作,但當時沒有明確提倡現代文學研究的考證學方法。最早明確提倡現代文學考證性研究的是60年代初周天發表的論文。他總結說:“一動手整理資料,考證的問題就會馬上跟蹤而來?!閉獍ā白骷業納?、生活歷史、作品原型進行必要的考證”,“作家筆名的考證”,“現代文藝書刊的考證”等。他還說:“現在考證的文章不多”,可能與人們“劃不清繁瑣的考證和必要的資料考證之間的界限有一定的關系。不能為正確的研究工作服務的繁瑣考證永遠是我們所應該反對的,因為這會把研究工作和資料工作引到狹窄的死胡同中去;但是,卻不能由此向前多走一步,連必要的資料考證也一起反對掉?!雹拚飫鎘卸?0年代中期批判胡適考證學思想的回應,也反映出現代文學研究界對考證方法的顧忌和這類研究的匱乏。盡管如此,50年代至60年代初期仍有少數現代文學目錄著作和資料整理集與考證有關,也有少數考證文章發表,如仲樂(陳誦洛)的《魯迅日記一部分的考證》(《光明日報》1951年11月24日、12月8日)。從70年代末開始,隨著現代文學史料研究新高潮的到來,《新文學史料》、《文教資料》等雜志的創刊,考證學方法在現代文學研究中得到了較好的應用,尤其在魯迅研究、現代作家筆名研究等方面出現了許多代表性論著,如朱正的《魯迅回憶錄正誤》(1979)、陳漱渝的《魯迅史實新探》(1980)、王景山的《魯迅書信考釋》(1982)、李允經的《魯迅筆名索解》(1980)等,還有關于“杜荃”是郭沫若筆名等考證性的論文。此期極力倡導考證學方法的是朱金順,他在論著《新文學資料引論》(1986)中專設“考證篇”,并發表《試說新文學研究與樸學之關系》的論文,又在現代文學研究界提出對樸學方法的繼承問題。樊駿于1989年發表《這是一項宏大的系統工程——關于中國現代文學史料工作的總體考察》的長篇論文,也談到考證的作用和價值問題。然而,此期的考證成果和對考證學方法的倡導,并未引起年輕學者的重視和響應,這種情形一直延續到90年代。90年代的現代文學考證論著代表作有朱金順的《新文學考據舉隅》(1990)、陳??檔摹睹窆奶程揭?1999)等。在90年代讀書界的書話熱中,姜德明、倪墨炎、陳子善等人的書話著作中也有不少現代文學的考證文字。

  21世紀之后,文獻史料研究再度被現當代文學研究者重視,解志熙等提出現代文學研究的“古典化”命題,程光煒、郜元寶等鑒于此前流行的“批評化”學風而倡導文學研究的“歷史化”或“史學化”轉向?!緞攣難妨稀吩又炯絳⒀鍥淇賈ご?,而學院派的刊物《中國現代文學研究叢刊》、《現代中文學刊》等也開設史料研究專欄。更重要的是,不僅有許多老年學者關心史料建設,一批中青年學者也身體力行。于是現當代文學界重“考”的研究與重“論”的研究幾乎可以平分秋色。此期董健等的現當代文學目錄研究,陳子善等的輯佚研究,其他學者的版本、辨偽、??毖芯康榷際薔嚀宓目賈ば匝芯砍曬?。出現“考”、“證”字樣的研究著作就有:孫郁、黃喬生主編的《魯迅史料考證》(2001),解志熙的《考文敘事錄》(2009),葉錦的《還艾青一個清白——艾青研究史料考證》(2010),吳永平的《〈胡風家書〉疏證》(2012),劉濤的《現代作家佚文考信錄》(2012),付祥喜的《新月派考論》(2015)等。但這些著作多半不完全是單純的考證,往往更帶有“考”、“論”結合的特點,反而是大量單篇論文更能體現狹義考證學的方法,如陳學勇的《林徽因徐志摩“戀情”考辨》等??梢運?,21世紀以來,現當代文學的考證性研究取得了較大成就。

作者簡介

姓名:金宏宇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賽)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短頭條(15字以下用).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