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宫建筑

 首頁 >> 國際關系學 >> 熱點資訊
民粹主義給歐盟未來添變數
2019年06月02日 07:50 來源:人民日報海外版 作者:楊寧 尹昊文 字號

內容摘要:第九屆歐洲議會選舉投票五月二十六日夜落下帷幕。當地時間5月26日,歐洲議會選舉落下帷幕。據美聯社報道,歐洲議會發言人表示,這次選舉的投票率達50.5%,是近20年來最高的一次,較2014年舉辦的上一屆選舉多出近8個百分點。

關鍵詞:

作者簡介:

 

  當地時間5月26日,歐洲議會選舉落下帷幕。據美聯社報道,歐洲議會發言人表示,這次選舉的投票率達50.5%,是近20年來最高的一次,較2014年舉辦的上一屆選舉多出近8個百分點。

  歐洲議會于1979年舉行首次選舉,當時的9個會員國投票率為62%。其后,盡管歐盟會員之后增至28國,每5年舉行一次的歐洲議會選舉,投票率卻連連下滑,2014年僅為42.61%。

  

  社會撕裂 政治右傾

  《華爾街日報》指出,在此次歐洲議會選舉中,歐盟各國的投票人數超出預期,這正撼動著歐盟政治體制。

  德新社表示,如果說歐洲議會選舉在一定程度上體現了歐盟的狀態,那么有一點是明確的:選民要求變革,但不是從根本上對歐洲進行重新設計。

  中國現代國際關系研究院歐洲所副所長王朔說:“自歐元區債務?;岳?,歐洲經濟發展一直不盡如人意。一部分人希望通過投票,表達自己的主張,從歐盟層面解決問題。一部分人單純地希望增加一些新面孔,這造成了傳統黨派的選票流失?;褂幸徊糠秩?,出于對現實的不滿,進行投票懲罰。這些人促成了投票人數的增加?!?/font>

  據英國《星期日泰晤士報》報道,歐洲議會選舉之后,歐盟傳統的中間地帶四分五裂,歐洲各國的民粹主義者和右翼民族主義者紛紛宣布獲勝。過去40年主宰歐盟的兩個中間派政黨在歐洲議會中失去了過半的多數席位,歐洲懷疑論者和民粹主義者議員的數量創歷史新高。

  德國之聲網站表示,分布在3個歐洲議會黨團的民粹主義者、民族主義者的議席將增加至177個,這比其目前的議席增加了23個。歐洲議會總共有751個議席。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歐洲研究所所長崔洪建說:“之所以會出現這樣的情況,根源是歐洲經濟不景氣,以及衍生出的難民、英國脫歐等社會問題。這導致近年來歐洲政治整體右傾,反應在此次選舉,就是民粹主義黨團的崛起。這些黨團在社會治理上相對保守,強調來自國家層面的?;?;在經濟政策上則強調自由,希望經濟環境相對寬松,以刺激增長?!?/font>

  王朔指出,此次歐洲議會選舉反映出的最明顯問題是歐洲社會的撕裂。雖然傳統的中左翼和中右翼黨團依然占有優勢,但以前那種兩個黨團瓜分大半選票的情況沒有再出現,兩個黨團加起來沒有過半,這是歐洲政治分化的直接后果。

  綠黨得票 史上最佳

  據法新社報道,就算加上形形色色的聯盟,極右翼、疑歐者和反歐者總計也依然遠不到議會多數的376席門檻。分析家認為,民族主義政黨和疑歐政黨的勢頭遭到了很大遏制。雖然整體右傾依然不可阻擋,但至少右翼民粹主義政黨未能大獲全勝。

  造成這種現象的重要原因是綠黨的崛起。法新社指出,綠黨黨團有希望成為目前政治圖景中不可或缺的對話者。

  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報道,在法國,綠黨得票率排名第三。在德國,綠黨的得票率更是沖到第二。在從愛爾蘭到芬蘭的多個國家,綠黨都有不錯的斬獲。因此,在新一屆的歐洲議會中,綠黨將拿下超過70席,達成自己的史上最佳戰績。

  崔洪建表示,綠黨崛起是歐洲政治中一個非常鮮明的現象。綠黨被劃分在相對左的陣營,其崛起本身代表了對極右翼的反動。而傳統的中左翼黨團拿不出發展良方又缺乏真正解決分配問題的勇氣,逐漸失去普通民眾的支持。因此,綠黨又區別于傳統的左翼。而且,綠黨更貼近年輕人,它關注氣候變化和環保問題、強調社會有序性,這些主張迎合了全球化環境中成長起來的年輕一代。某種程度上,綠黨更年輕、更理想化。

  王朔指出,近些年,歐洲政治碎片化的情況越發嚴重。原來的政治光譜比較簡單,只分左、中、右。但現在的政治光譜被細分成極左、左、中左、中、中右、右、極右,甚至還要細分。這導致沒有一個黨團可以代表大多數人,歐洲政治權威正在流失。

  新舊并立 三分天下

  據英國《星期日泰晤士報》報道,此次歐洲議會選舉中,法國極右翼領導人勒龐戰勝了現任總統馬克龍。德國選民拋棄了該國兩個傳統黨派,令社會民主黨遭遇滑鐵盧。

  “歐洲議會選舉更像一次政治測試?!蓖跛匪?,“可以看到,傳統黨派的得票率普遍不高,民眾借機表達對現政府的不滿。雖然歐洲議會選舉反映的民意和國內選舉有所差異,但現政府依然需要作出應對。如果應對不當,這次選舉的影響可能會擴大?!?/font>

  據德國《明鏡》周刊報道,盡管韋伯領導的歐洲人民黨黨團仍是新一屆歐洲議會中最強大的力量,但他當選下一任歐委會主席的機會沒有增加。

  王朔表示,今年是歐盟各機構領導人的換屆年。人民黨黨團和社民黨黨團席位相加不過半,這給韋伯的當選埋下隱患。馬克龍代表的中間派明確反對以往的推舉做法,認為有失權力平衡。如果歐委會主席人選產生變化,歐盟其他機構領導人人選可能也會隨之產生變化。

  崔洪建指出,本次歐洲議會選舉,是今年歐盟政治變化的開端。中左翼和中右翼黨團,占據歐洲政治舞臺的中央,把控大局的局面,已經逐漸改變。目前,中左、中右黨團作為傳統政黨陣營,自由黨和綠黨黨團作為更具有改革意識的力量,以及具有反建制色彩的極右翼黨團,三分天下的格局正在形成。未來,隨著新興勢力的崛起,歐盟層面的政治議題會逐漸出現多元化和碎片化的現象,決策效率會越來越低,政策執行難度也會越來越大。民粹主義聲音的增加,還可能引起歐盟對外政策的變化,自由包容的對外理念受到沖擊,?;ぶ饕邇樾鶻徊皆湍?。

作者簡介

姓名:楊寧 尹昊文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陳茜)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