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宫建筑

 首頁 >> 各地 >> 人文西南 >> 區域特色
天府漢碑刻著兩漢成都物阜民豐的秘密
2019年05月31日 09:16 來源:四川日報 作者:吳曉鈴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文物檔案

  文物名稱:天府漢碑

  出土時間:2010年

  出土地點:成都東御街

  收藏單位:成都博物館

  □記者 吳曉鈴

  歷史上的成都,在唐宋時擁有“揚一益二”美譽。但是在更早的兩漢時期,它在中國歷史上又是一個怎樣的地位?2010年,兩通在成都天府廣場東御街出土的漢碑,給出一個新的答案:列備五都。也即在都城長安之外,彼時的成都,已是全國商業最發達的5座城市之一。這兩通漢碑,就是現存于成都博物館的裴君碑和李君碑。

  兩漢成都“列備五都,眾致珍怪”

  2010年11月5日,天府廣場東御街口人防工程在施工至地表下5米處,發現兩塊石碑。石碑相距1米左右,都有2米多高,重達4噸左右,各有完整的碑帽和底座。最讓考古人員欣喜的是,石碑保存完好,蠶頭燕尾的篆刻字體清晰。經過考古人員的清理和識讀,這是兩塊東漢石碑,分別記錄東漢姓裴和姓李的兩任太守的功德,因此分別被命名為“裴君碑”和“李君碑”。

  成都博物館博士黃曉楓介紹,根據裴君碑上的文字,專家們得以了解李君碑立于東漢陽嘉二年(公元133年)冬,因本初元年(公元146年)6月的洪水而傾倒。其后,由當時的太守裴君主持重立。裴君碑刻立的時間則略晚,應為裴君任蜀郡太守期間或其后由其屬吏們刻立,為他的任績歌功頌德,沒想到卻因此給后人留下當時蜀郡經濟與教育事業發展狀況的生動描述。

  黃曉楓說,裴君碑里有“蜀承汶水,緝熙極敬”的文字,“這與《史記·河渠書》中‘蜀守冰鑿離堆、辟沫水之害,穿二江成都之中’等記載非常吻合。最近幾年,考古出土的李冰石像等文物,也實證漢代以成都平原為中心的蜀郡,在兩漢時期物產豐富。它們正是得益于成都平原土地肥沃、水利設施優良的農業生產條件?!貝送?,裴君碑描述成都“舊設儲值,瑱盈殿館。金銀文錦,駭目動欲”,也與《后漢書·貢禹傳》“蜀廣漢主金銀器,歲各用五百萬”等記載吻合,說明漢代成都絲綢、金銀器、漆器等手工制造業的興盛。

  農業與手工業的發展,為成都城市的商業發展創造條件?;葡闥?,史書上記載兩漢成都,往往形容“沃野千里”、城市“既麗且崇”。但裴君碑以“列備五都,眾致珍怪”給出另一個鮮明的定位?!啊宥肌諍菏?,是指除都城長安以外,商業最發達的洛陽、邯鄲、臨淄、宛(今南陽)和成都這5座城市?!斜肝宥?,眾致珍怪’的說法首見于裴君碑,以另一種表述還原了成都在全國的商業地位?!?/font>

  石碑出土處極可能為文翁石室原址

  西漢景帝時,蜀郡太守文翁在成都創辦中國最早的官學——文翁石室的位置就是現在石室中學所在地嗎?天府漢碑的出土,提供另一種可能。

  黃曉楓說,從漢碑考古發掘的情況來看,它們傾覆以后就沒有被挪動過,因此所在的位置就是原來立碑之處。從碑文來看,兩任太守的功績,主要是興辦學校、培養擢拔人才,尤其李君碑中有“同心齊魯、誘進儒墨”的文字,頌揚文翁興學、蜀地教育可與齊魯媲美,而李君則繼承文翁辦學傳統,重振教育,恢復西漢文翁興學的盛況?!按穎募鞘齙哪諶堇純?,考古學者們認為石碑所立之處應是官學所在地,而非衙署所在地?!?/font>

  那石碑所在的官學,就是文翁石室嗎?在學者們看來這極有可能?;葡闥?,史料記載文翁石室位于成都郡城南,在秦國張儀所筑的大城以內。同時,東漢時的郫江、江橋、郡城南門等都集中于此。結合李君碑被洪水傾覆的史料,能以洪水沖倒石碑的應該就是當時的郫江。此外,史料還記載文翁石室在東漢安帝永初年間(公元107—113年),遭遇成都發生的一場大火災。這場大火讓成都城幾乎毀滅殆盡,只有西漢文翁修建的一間石結構的建筑因為抗火性強,得以保存。此后,文翁學堂得以原址恢復重建。然而宋末元初,文翁石室在長時期的戰亂中被徹底破壞,此后官府以石室遺名開始的重建,已經不在原石室的范圍。結合史料記載和現有出土文物,東御街漢碑出土處,極可能就是當年文翁興學所建石室之處。

 
作者簡介

姓名:吳曉鈴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彥)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