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宫建筑

 首頁 >> 各地 >> 人文西北
蘭州大學:自強不息 獨樹一幟
2019年09月17日 09:02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宋喜群 王雯靜 字號
關鍵詞:青藏高原;西部;軟著陸;蘭州大學;蘭大

內容摘要:蘭州大學始終在中國高等教育占有一席之地。她的發展之路證明,一所好的大學,需要自身獨特的精神、傳統和風范。

關鍵詞:青藏高原;西部;軟著陸;蘭州大學;蘭大

作者簡介:

  在近期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公布的2019年“國家杰青”建議資助申請人名單中,本科畢業于蘭州大學的入選者有11人。300名“國家杰青”資助人選貢獻超過10人的高校中,蘭州大學是唯一的西部高校。

  與發達地區的高水平大學相比,蘭州大學堅守在深厚但又相對貧瘠的黃土地上,缺少許多得天獨厚的優越條件,克服了許多別人沒有的困難。然而自建校以來,蘭州大學始終在中國高等教育占有一席之地。她的發展之路證明,一所好的大學,需要自身獨特的精神、傳統和風范。

  倔氣

  據統計,恢復高考以來蘭州大學培養的本科畢業生榮膺兩院院士、成為“杰青”的數量,在全國高校中分別列第六、第八,社會各界稱之為“蘭大現象”。

  “學術的道路,是用寂寞和執著鋪就的?!蹦旯椎鬧泄こ淘涸菏?、蘭州大學草地農業科技學院名譽院長南志標,把大半生精力都獻給了草業研究。為研究培育適應高山草原的優良牧草品種,南志標從1997年起就堅守在氣候惡劣、條件艱苦的甘南草原,沒有研究基地,就租住農戶的房子,自己生火做飯。

  李吉均院士的80歲生日是在甘肅白銀景泰黃河石林的山頂上過的,“野外考察、實地討論”是其獨特的慶祝方式。

  1956年,帶著“騎一匹白馬漫游在祁連山深山幽谷中”的心愿,李吉均考取蘭州大學地理系攻讀研究生,并把梳理中國地理地貌的“前世今生”作為畢生事業,從事青藏高原和冰川研究半個多世紀。他培養的學生秦大河、姚檀棟、陳發虎相繼成為院士,書寫了“一門四院士”,師生三代勇闖青藏高原、南極、北極的佳話,在具有西部特色的青藏高原冰川、黃河起源與地貌演化和青藏高原隆升等一系列問題上作出了開拓性貢獻。

  “生活艱苦,不怕;沒有條件,創造?!敝9犜菏?951年初到蘭大時,植物學全系只有6位教師14名學生,動物學系的師生也差不多,兩系學生相加不到30人。條件艱苦沒有“嚇走”鄭國锠,他在西部一待就是61年,開創了蘭大的細胞生物學研究并取得重要成就。

  圍繞西部特有的資源稟賦、地理地貌、環境和經濟發展、產業需求,蘭州大學的化學、地理、地質和科學、生物學、生態學、草學等學科展開研究,并取得重大突破和豐碩成果。民族學、敦煌學、歷史學、經濟學、社會學等研究,也都與西部的人文歷史、民族文化、邊疆安全、區域發展緊密聯系?;賾蛄郵莆芯坑攀?,沙、水、草、糧……這些在外人看來的“冷門”正是蘭州大學科研工作者獨有的人生舞臺。

  用蘭州大學的校訓“自強不息 獨樹一幟”形容蘭大人,最為貼切。

  沒有學籍的“編外學生”謝炎廷因自幼腦癱,無法像正常人一樣生活,有時說話都是一個字一個字往外蹦,甚至無法正常握筆。

  “靠天靠地不如靠自己!”蘭州大學校長嚴純華認為,蘭大人有一種“倔”勁,不問東西,也不怕吃苦,找到一個方向就能持之以恒地“鉆”進去。

  韌氣

  清晨,蘭州大學的校園總能聽到瑯瑯讀書聲,早晨五六點圖書館門口就排起長隊,圖書館自習室節假日也滿滿當當。

  在有些人眼里,蘭大是“最落寞、最委屈、最孤獨的大學”,但在蘭大人自己眼中,在蘭大畢業生的用人單位、學術界人士眼中,蘭大是“最勤奮、最踏實”的大學。

  “在蘭州大學,我可以安心做學問?!崩礪畚錮硌Ъ葉我皇吭云拮踴樸衙匪?。

  畢業于金陵大學、中國首批留蘇攻讀研究生的四川人段一士1957年回國后,一直在蘭州大學物理系執教。作為我國理論物理學界的“大師”,他曾憑“磁單極理論”獲全國科學大會獎,其研究工作被楊振寧評價為“具有國際水平的美妙工作”。有高校、科研機構想用優厚待遇“挖”走他,但他選擇了堅守西部。

  氣象學家黃建平在美國學習工作12年,在導師丑紀范院士“以國家需求為己任”的召喚下,放棄優厚的生活、工作條件回到蘭州大學,出任大氣科學學院首任院長。

  “西北是我生長的地方,我的夢想就是把一生所學獻給這片熱土,把他建設得更好?!本?6年的努力,黃建平帶出了一支堅守西北的全國高校首批“黃大年式”教師團隊,使學校大氣科學成為一流建設學科。

  據統計,蘭州大學每年招收的本科生、研究生中,西部生源和農村生源占到近50%,少數民族生源接近10%;每年有超過50%的畢業生選擇留在西部工作創業或繼續深造,其中博士畢業生在西部就業的比例高達70%以上,為西部各個行業作出了重要貢獻。

  大氣

  “如果你回到蘭州大學,出成果至少要晚5年?!被Щぱг航淌謖藕屏Ω棧毓?,他牛津大學的同學曾勸他。如今,張浩力已經回國15年,回首當初,他說:“作為科研人員,我應該在國家最需要的地方作出自己應有的貢獻?!?/font>

  在教書育人的同時,蘭州大學堅持科研報國,形成了一批高質量的研究成果。核科學與技術學院陳熙萌、邵劍雄團隊承擔的嫦娥四號軟著陸關鍵裝置——γ關機敏感器近月面測高曲線以及月球著陸環境影響的仿真工作,首次實現了人類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軟著陸和巡視探測,還將應用于嫦娥五號首次月面軟著陸及返回任務。

  蘭州大學原校長辛樹幟曾說:“西北諸省為我國古文化發祥之地,亦今后新國運發揚之所,承前啟后,繼往開來……設蘭州大學,意義蓋極深遠?!幣虼?,創建蘭州大學“足以永奠建設西北抑開發西北的始基”,這是蘭州大學與生俱來的責任和使命,而這也正是蘭州大學始終能夠扎根西部、克服各種困難,自強不息、獨樹一幟的精神動力和根本原因?!襖賈荽笱У姆⒄故?,就是一部大學融入國家、服務國家、貢獻國家的歷史?!崩賈荽笱У澄榧竊紀じ爬?。

  在祖國最需要的地方作出自己特有的貢獻,蘭州大學實現了自身從小到大、由弱到強的發展,破解了在落后地區辦好高水平大學的難題,走出了一條“做西部文章,創一流大學”的發展之路。

   (記者 宋喜群 通訊員 王雯靜)

作者簡介

姓名:宋喜群 王雯靜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彥)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