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宫建筑

 首頁 >> 各地 >> 人文東北 >> 區域特色
法庫縣四家子蒙古族鄉公主陵村歷史故事豐富—— 從遼代韓德讓能講到清朝僧格林沁
2019年08月28日 09:50 來源:遼寧日報 作者:吳 限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記者 吳 限

  核心提示

  法庫縣四家子蒙古族鄉公主陵村是一個不起眼的小村落,祖輩是清朝守陵人。這里曾是皇家封地,是科爾沁部落左翼前、中、后三旗的王公祖陵所在地。村內有齊默特多爾濟王爺、和碩端柔公主、僧格林沁親王等人的墓葬。這個古老村落不僅記錄了八旗子弟揮戈征戰的驍勇與豪壯,也是清朝滿蒙政治聯姻的歷史見證,而其歷史可以追溯到遼代……

  村志

  CUNZHI

  四家子蒙古族鄉公主陵村

  四家子蒙古族鄉公主陵村位于法庫縣城西15公里處、沈陽第一高峰——巴爾虎山東麓,區域面積1.3萬畝,其中,耕地面積6670畝,林地面積4780畝。總戶數578戶,人口2048人,其中,蒙古族人口1761人,占人口總數的86%。該村交通便利,距203、101國道均為8公里。公主陵村自然風光秀美,文化內涵豐富,境內的巴爾虎山山勢奇偉,景色怡人。

  巴爾虎的傳說

  法庫縣公主陵村南面是巴爾虎山。說起巴爾虎一名的來歷,村中老人繪聲繪色地講述一段祖先和白鶴的故事。

  說是在遙遠的古代,住在貝加爾湖畔的青年巴爾虎岱巴特爾像往常一樣,獨自來到森林茂密的岸邊打獵。這一天的貝加爾湖上空陽光明媚,湖水泛著粼粼波光,湖畔的密林里還縹緲著淡淡的霧氣。巴爾虎追著一只梅花鹿,來到了湖邊,拂開茂密的草樹,眼前的情景讓他大吃一驚,在澄澈的湖水中竟有7個美麗的女子在洗澡,她們的衣裳就放在湖岸邊的一塊石頭上。不敢再看的巴爾虎轉身想離開,但鬼使神差,臨走時卻悄悄拿起石頭上的一身衣裳藏了起來。不一會兒,湖中洗澡的女子上岸穿起各自的衣裳,立刻變成了雪白雪白的白鶴。但其中的小妹卻找不到自己的衣裳,無法變回白鶴,眼看著姐姐們都飛上了天空,她焦急地流下了眼淚。巴爾虎見此情形走出來安慰她,并幫她披上衣裳,帶她回到叢林深處的家中。后來,她成了他的妻子,日子過得十分美滿。轉眼幾十年過去了,他們生育了11個男孩。這11個男孩長大后,各自成了家,他們的后代,繁衍成巴爾虎最初的11個姓氏,并成為蒙古族的先支,其巴爾虎之名在蒙古語中也有“強盛”之意。多少年后,其中一支從貝加爾湖南下,來到遼河之陽的一座山下安居,經過唐、遼之世,他們的后人將此山稱作“巴爾虎山”。直到今天,村中的蒙古族老人們都說,我們是白鶴的仙脈,是巴爾虎的后代。

  可見在科爾沁蒙古族人的心目中,巴爾虎山就是他們的圣山。所以不難理解為什么那么多蒙古貴族把陵寢安葬在巴爾虎山四周。

  巴爾虎山處于內蒙古科爾沁沙漠南緣地帶,不僅有著濃厚而獨特的塞北自然風光,同時也蘊含豐富的文化內涵和古老的人文景觀。此山不僅是蒙古族、滿族人的圣山,也是契丹人的圣山。這既體現了我國北方各民族的交流融合過程,又在這些少數民族的文化史中留下光輝燦爛的一頁。各個民族、各個朝代都曾在這座山上留下人文景觀,如遼金時期的烽火臺、八卦井和獨木關遺址,元明時期的三清宮、玉皇閣、觀音閣、金蟾寺和如意壁遺址,清代的王公陵寢、圣旨御碑等,千余年的文化脈絡,聚合成了巴爾虎山的靈氣與名氣。

  正是有了這近千年的歷史積淀,才讓巴爾虎山遠近聞名。早在民國時期就有眾多的文人雅士和青年學生等來此旅游觀光,1930年的《盛京時報》曾對此報道說:“童子歌于途中,長者憩于樹下,前者呼、后者應,絡繹不絕?!庇穩酥鏈思瓤閃炻員狽獎呷男憷齜綣?,亦可感受古戰場的烽火狼煙。峰巒逶迤的個性風光與多民族融合的文化景觀,讓來巴爾虎山的每一個人都能體會到不一樣的審美愉悅,那就是一座圣山吞吐大荒的千古情懷。

  因清朝公主葬于此地而得名

  公主陵村坐落在沈陽最高峰巴爾虎山的東麓,村子依山而建,綿延近四五公里。走到村子的盡頭,就能看到層巒疊嶂的巴爾虎山。松柏、楓林生于山間,或緋紅,或金黃,或濃綠,仿若山峰披上了一襲五彩羽衣。

  進入村莊,滿眼的雞狗牛羊,炊煙裊裊,一派塞北鄉村的模樣。走在街頭隨便找人聊天,只要提及“和碩端柔公主”“僧格林沁”“巴爾虎山”等關鍵詞,似乎瞬間就能拉近與當地人的心理距離,他們會熱情地告訴你,哪條路進山更便捷,哪家蒙古族風味菜館做得最地道,回程時要帶哪幾樣當地特產。別小瞧這些散落于鄉村土路邊的小飯館,在這里,客人能吃到正宗的蒙古烤羊肉、雪面腸、羊湯、羊肉包子,還有燉得香噴噴的紅燜牛肉。

  82歲的馬景材曾是公主陵村的黨支部書記,是土生土長的本地人,說起村子的歷史如數家珍。他介紹說,公主陵村原稱“下金臺”,這地方原來是蒙古族科爾沁左翼郡王的世襲領地。當時的蒙古王公貴族都是看上了這里的山川才紛紛在此修建陵寢,公主陵村所在的地方,一共有四座后旗所屬王公的陵墓,分別是端柔公主陵、二太王陵、僧格林沁陵、貝勒陵。

  清朝實行“南不封王,北不斷親”的政治策略,對蒙古王公實行聯姻、封爵、重用。于是,蒙古王公之女入宮當皇后、貴妃,而清廷公主、格格則遠嫁漠北。其間,科爾沁蒙古族部落是最早與滿族人通婚、關系也是最好的一支。據史料記載,清朝共有24位愛新覺羅氏的女兒下嫁到科爾沁草原,成為和親公主,和碩端柔公主就是其中一位。清雍正八年(1730年),莊親王允祿將16歲的女兒和碩端柔公主下嫁給了科爾沁郡王博爾濟吉特·齊默特多爾濟。史書對這位和碩端柔公主的評價是貌美才高,聰明伶俐,琴棋書畫,樣樣精通。

  說到這位和碩端柔公主,還有一個傳說:公主起初不愛來,她啟奏雍正皇帝說:“塞外草衰,蚊、虻、蚱、蟲過多,水土也不好……”雍正就騙公主說:“我封塞外后旗王府,六十里地沒蚊、虻、蚱、蟲?!憊饜乓暈?,就嫁過來了。講到這兒時,馬景材呵呵笑起來。

  和碩端柔公主在蒙古草原生活了24年,41歲時香消玉殞。乾隆十九年(1754年)葬于此地,并將這里改名為“公主陵”。同時增設于、楊、劉、金、關、李、曹、馮、王、伊等戶于此看陵。陵丁在此世代繁衍,后來逐漸形成村落,這里也因此成為沈陽地區蒙古族的聚居區。如今,公主陵村的老于家、老白家、老丁家等,都是過去守陵人的后裔。

  馬景材介紹說,公主陵村還葬著另一位在中國近代史上頗有影響力的人物——被清政府“倚為長城”的蒙古族梟雄僧格林沁。

  記者在馬景材的帶領下,經過一段顛簸難行的碎石路來到位于村北頭一個不起眼的小院門前。一眼望去,這個院子與普通的農村宅院沒有什么區別,院門旁建著一個小偏廈,房頂上晾曬著剛剛打下來的苞米,只是院墻上釘著一塊書有“僧格林沁碑”的鐵牌,才使這座小院顯得與眾不同。

  走進院子,院子不大,約有百八十平方米,蒼穹下,一座5米多高的青石蟠龍碑伶仃矗立,150年的風雨也許不算古老,碑上的刻字仍清晰可見:荷三朝之寵眷,經百戰之勛名……督師五省,侵寒耐暑;臨陣六年,奮爪士以同仇……這是清朝同治皇帝的圣旨。

  僧格林沁在中國近代史上是一位既復雜又極為重要的人物,這位科爾沁親王曾參與了道光、咸豐、同治三個時期的朝政,忠君報國,深得三朝皇帝的恩寵,地位尊榮,備受重用,人稱“鐵帽子王”“僧王”。

  道光皇帝駕崩時,僧格林沁為顧命大臣之一,他曾指揮并贏得大沽口保衛戰的重大勝利,是清朝“倚為長城”的蒙古王公。1865年,僧格林沁被捻軍擊斃。僧格林沁死后,朝野震驚,清廷為此輟朝三日,同治皇帝親往僧王府中致祭,并在北京和盛京為僧格林沁設立祠堂。

  1865年7月,清廷派員護送僧格林沁的靈柩北上,安葬在科爾沁左翼世襲旗陵,就在今天的公主陵村里。

  往昔輝煌湮沉于黃土之下

  “從前的公主陵和僧王墳可不是現在這樣子,那叫一個氣派啊,可惜在1948年前后都毀了?!彼燈鴯髁旰蛻醴氐耐?,馬景材不無惋惜。

  公主陵的規模是當地最大的,南北長約6米,東西寬約5米?!暗筆狽蚜撕么缶⒀?,里面是青磚起拱,白石灰造面,一對大石門上有虎頭扣環一對,內放兩口棺材,郡王的已經化了,公主棺木像是用香柏木做的,沒有縫隙,人站在上面,用斧子硬劈,砍了多半宿才劈開。而且,棺內塞滿白棉花,開棺后,刮得滿山坡都是,整整兩年才刮凈。棺內有一串朝珠、一條玉帶、一只花翎。公主的肉身未腐,身高1.71米,肉皮一推還活動著,有彈性,似入睡一般,穿的是藍綢衣,面部蒙著一件銀飾品,鳳冠放在一邊的帽盒里……”馬景材介紹說。

  公主陵挖完了,又開始挖僧格林沁陵。僧格林沁陵占地約70畝,位于公主陵村東一處朝陽的山坡上,當地人稱馬鞍山,系巴爾虎山余脈。據史書記載,僧王陵園建筑極具工巧,氣勢恢宏,分為內墻、外墻,前殿、后殿,幾進院落,墻里墻外,松柏參天。沿山坡而上約百米,起有三個寶頂,為僧格林沁及其妻妾穴居所在。陵前有碑樓,樓內青石鋪地,內中端坐一碩大赑屃,身上馱的便是同治帝所題的青石蟠龍碑。碑上刻豎行龍紋,碑文由同治帝書寫,以漢、滿兩種文字記載僧格林沁生平。

  民間傳說,僧格林沁死時,頭被捻軍割去了,于是皇上下旨,給裝了個金頭。

  “可棺材打開一看,身首俱全,雖然過了100多年,皮膚仍有彈性,穿一身粗布衣裳,是兩層的,肩窩處有傷痕,呈黑紫色,長約10厘米,是刀劍所傷。腳上穿著靴子,邊上有一柄護身短劍。長的是蒙古族人臉型,身高1.72米。好端端的一片陵區,就這么都給毀掉了,不然擱在今天,這得是多好的旅游資源?!甭砭安奶鞠⒌?。

  遼代宰相韓德讓在此建頭下軍州

  村里人說,自古以來,巴爾虎山就是圣山。

  20世紀80年代,考古工作者在巴爾虎山下發現了一座南北長230米、東西寬190米的土筑古城。

  負責此地考古的著名遼史專家馮永謙從1965年開始,多次在巴爾虎山地區進行考古發掘和調查,前后發現古代城址23座,其中大多數為遼金時期的。他因經常在田野考古,曬得黝黑,如果不是那個常年背在他身上的專業相機,還真以為他是一個在地里種莊稼的老漢。他告訴記者,當年他聽說遺址上的農民在建房時挖出500多公斤宋代和遼代古錢,賣給當地供銷社收購站,引起了他的注意,于是跟蹤調查多年,確定了城址的范圍。在挖掘時出土了大量的古錢幣,都裝在缸或六耳鐵鍋內,上面蓋有石板?;褂惺該嬙?、銅印和眾多鐵器、陶器、土石磨、石碾砣、土石臼等。最后證實,這座古城就是遼代著名宰相韓德讓所建的頭下軍州——宗州。如今,城墻遺址上面生長著茂盛的刺槐樹、山棗樹、榆樹、山杏樹,四周皆有山崗。據當地村民說,有時大雨過后,古城里還能見到洪水沖出的盔甲、箭頭等文物。村南面有一條從巴爾虎山流出的小河,常有清流汩汩,古城由此形成了依山傍水之勢。

  據《遼史·地理志》“宗州”條記載,宗州“在遼東石熊山”,轄一縣,因山得名,為“熊山縣”。多位專家考證,遼時的“石熊山”就是巴爾虎山,是與木葉山齊名的遼代圣山。巴爾虎山下的宗州是遼代契丹族、漢族等最早開始農桑稼耕、冶鐵畋獵、興商通貨的地方。同時,在宗州的西邊葉茂臺,是駙馬都尉蕭昌裔所建的渭州;在南邊包家屯,是遼國國舅金德所建的原州;在西南三合城,是另一位國舅蕭寧所建的福州。由此,這里形成了遼代蕭氏后族的重要聚居地,一時人煙稠密,城郭相望,道路暢通,市井繁榮,先后有太祖、太宗、圣宗、道宗等7位皇帝以及蕭太后等帝后皇妃、名臣良將到巴爾虎山地區狩獵、拜山、游玩和屯練兵馬等。據《遼史》和《契丹國志》記載,遼代共有宰相32人,宗州及其附近的巴爾虎山地區就出了6位,即遼圣宗時期的蕭排押、韓德讓,遼興宗時的蕭惠,遼道宗時期的蕭烏爾古納、蕭袍魯,遼天祚帝時期的蕭義,同時,這里還出了10位遼國皇后,其他名臣良將則更多了。所以直到今天,當地民間還有“太宗德光拜圣山”“太后蕭綽走宗州”等許多故事流傳,世人也稱這里為“大遼福地、宰相故里”。

  從巴爾虎山下來,再回到公主陵村,已是下午時分。陽光斜照在巴爾虎山上,回首峰嵐,一片燦然。

  記者手記

  SHOUJI

  這是一塊歷史悠久的文化集萃之地。

  走在公主陵村,不難找到一名對古村歷史十分了解的村民,因為在這里幾乎人人是“歷史學家”,他們知道發生在村子里的歷史故事。如果你深入到村中,沒準那個坐在村口大柳樹下乘涼的老者就是一位家族久遠、血脈傳承的皇親國戚呢。

  當我從地圖上以具體村鎮的名字為坐標尋覓這塊心儀之地時,卻在不經意間迷失了自己的行動目標,因為這里除了公主陵村,周圍的葉茂臺、王爺陵、四家子等都是歷史上文化薈萃之地,都有精彩的故事。

  雖然已經沒有了當年皇上給的按月領的守陵“俸祿”,但如今的公主陵村人靠山之利過上了豐衣足食的小康日子。公主陵村人戲稱這叫新時代的“吃皇糧”。在綠水青山的掩映下,這里濃郁的蒙古族風情舞蹈幾乎四季不斷,一年一度的登山節吸引八方賓客,蒙古族特色美食讓人流連忘返……

作者簡介

姓名:吳 限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彥)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水晶宫建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