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宫建筑

 首頁 >> 法學
呂永波 姜琳煒:法官中立性思維方式與行為準則構建
2019年09月09日 09:46 來源:人民法院報(2019年9月6日) 作者:呂永波 姜琳煒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法律思維應當是能夠體現法官執業特點、實現司法公正的職業思維。具體說,就是指在行使國家司法權的過程中,為了能夠公正、公平地處理案件,法官依照法律的邏輯來觀察問題、分析問題和解決問題的理性思維方式。

  對于法官而言,思維方式甚至比法律知識更為重要。思想決定行為,如果法官在思維方式上能夠達到一定的層次,那么對于規范審判行為具有重要的意義。公正是司法的靈魂,而保持中立的審判地位又是實現公正的重要保障。所以在法官諸多的思維當中,中立性思維對于審判行為的優化最為有益。

  現代司法理念決定法官必須具有中立性思維方式 

  我國幾千年來形成了行政與司法合一、刑民不分的傳統,加之建國初期司法制度不完善,使法官與當事人之間的權利義務關系上出現偏差。法官形成了固定的思維方式,或者說心理定勢。一些法官具有主動性、帶入性、干預性思維。法官經常把自己的意志作為審判的根基,不管控辯雙方的意見究竟如何,把自己認為的案件事實作為認定案件的依據。尤其在民事訴訟當中,有時候不尊重雙方當事人的意見,對當事人之間達成合意的還要再干涉。

  隨著整個社會的飛躍發展,司法理念也在發生著巨大的變化。所謂現代司法理念,是相對于傳統法律理念,即相對于計劃經濟體制上所形成的司法理念而言。在改革開放的四十多年來,人民的司法理念正在不斷更新,法學理論上創新也取得了可喜成果。現代司法理念已成為社會的主導理念。現代司法理念所具有的內涵主要包括“中立、平等、透明、公開、高效、文明”,而這種內涵也是實體公正和程序公正的體現,既要求法院的審判過程遵循平等和公開的原則,也要求審判的結果體現公平和正義的精神。

  訴訟既要追求實體正義又要追求程序正義,但是這兩者之間存在一種矛盾,因為追求實體正義,則可能要求案件的審理時間比較長,在取證方面不一定能保證完全合法,但這恰恰是程序正義所不能容忍的,程序正義最根本上要追求程序的合法性,尤其是取證過程的合法,而且程序正義追求訴訟效率,西方有句古老的法諺“遲來的正義非正義”。所以我們所能追求的只能是相對合理主義,在堅持實體正義的前提下盡可能地設計合理的訴訟程序,保障訴訟效率,體現公正的現代司法理念。

  中立性思維是司法權威的重要保障,是司法獲得公眾信任的源泉。具體內容包括:法官與案件和案件當事人沒有利害關系,即主體中立;訴訟制度的設計使法官處于與當事人“等距離”不偏不倚的中立地位,即制度中立;裁判案件的法官有良好的品行和能力,用中立的立場、語言和方式駕馭庭審,即庭審中立;法官始終以一個“正義的守護者”的身份來實現司法公正。

  中立性思考中最重要的是法官相對于當事人和案件的中立,它表現為法官在分析錯綜復雜的法律關系時,必須與雙方當事人保持同等的司法距離。這種中立的思維距離,對于消除司法活動中常常出現的心理定式具有很強的功效。

  法官在與雙方當事人的接觸中會獲得一些有關案件的信息,往往會使法官產生一些對當事人的訴訟觀點和法律事實先入為主的看法,這就是心理定式。這種定式直接影響著法官對證據判斷和當事人訴訟觀點的采納,并且法官不能自知。而中立性思維能夠保障法官在作出判決前用同等的標準衡量訴訟當事人提供的證據、接受或者駁斥當事人的訴訟觀點,保證裁判結果的公正。

  中立還要求被動性,法官思維的被動性和保守性源自法官活動的被動性和保守性。法官的權威來源于理性的思維、超然的態度和獨立的地位,他們從事的法律活動具有被動性,主要表現為法官以“不告不理”為原則,非因訴方、控方請求不主動干預,這與政治家積極追求政治目標的實現、積極主動地干預人們的社會活動的方式不同。即使法院有時候也根據公共利益去尋找案件的處理辦法,但法官的方式是客觀的,遵守法律觀念的。法官對待法律的態度也是這樣的,只承認既定的規則。

  法官的保守性恰恰與法律內在的品質——穩定性有著天然的聯系。法官的這種保守性有時候表現為遵循業已形成的傳統價值,比如判例,這對于一個健全的社會,是一種必要的調節器和安全網,因為任何社會的進步都是在激進與保守這兩種勢力的平衡中得以發展的。

  中立性思維方式對法官行為的必要要求 

  培養職業行為

  法學是博大精深的科學,司法活動是專業化程度極高的專門性活動。必須看到,法官的職業化是確定法官職業思維方式定位的前提條件。法官作為國家公權力的行使者,代表國家依法承擔著“定分止爭”,實現社會正義、維護社會秩序的重要職責。

  社會對法官的職業操守、專業能力等給予了很高的期望,一直把法官當作正義的象征、公平的化身和良知的守護神。因此,法官除了應當具備國家公務員的任職條件外,還應當具備其他一些特殊的職業要求。這既是歷史發展帶來的社會分工的精細化、專門化和復雜化的必然結果,也是司法工作的本質要求。職業性的特點,不同于人民內部的調解工作,不同于街道的調解,而是職業地審理案件。在辦案過程中,堅持職業性,“神與法官不能有友”,防止法官陷入人情網,從而影響審判公正。

  法律思維首先是服從規則而不是首先聽從情感。法官也擁有情感并捍衛感情,但是都需要在法律規則的范圍內,在法律術語的承載下謹慎地斟酌涉及情感的問題。

  避免各種干擾

  法官始終要面對來自社會各個層面的影響,因為法官不能生活在理想化的法律世界里。這樣,一個相對獨立的自由的思維空間對于法官來說是非常重要也是非常必要的。這個空間只能由法官依靠自身的職業素養來構筑,以使自己還能夠在理想化的法律王國里自由地思考和呼吸,保持超然和理智的心態,避免法律的完整性和統一性遭受侵害,以最大限度地實現司法公正。

  注重追求法律真實

  以“事實為依據”的司法原則在立法本意上是指司法機關審理案件,只能以客觀事實作為唯一根據。事實上以“事實為依據”作為一項理想化的司法原則,在司法實踐中卻很難全部實現。在訴訟過程中,我們對案件事實的認識,只是一種相對的真實,而并非絕對的真實。是通過法律調整,通過訴訟程序的制約,并且在司法人員的主觀能動性的綜合作用下查明的案件事實,這是一種蘊含著價值觀的事實認定。從法哲學的角度看,這是承認法律的價值對事實的認定起到一定的影響作用,從刑事程序理論看,程序對于事實發現來說不再是可有可無的東西,而是起著重要的決定作用。

  法官不可能拋開證據去無根據地認定客觀事實。法官在證據運用的基礎上,對案件涉及的各方面的情況進行判斷推理,找出各個證據與事實的對應性,各個事實和情節之間的相互銜接,有無矛盾和沖突,對其中存在的矛盾和沖突的處理,理清案件事實的各方面頭緒。經過證據的收集、固定,法官的感知、判斷和表達,就可得出我們通常見到的案件事實,但是它不是一個原始的客觀事實,是經過許多人主觀加工、最后由法官的主觀意愿、個人認識能力、價值觀念等所決定的事實,用以支持法官的裁判結論。

  而通過訴訟中的證明活動再現案件事實,由于主客觀原因,不可能完全再現案件原貌,只能是接近于案件事實真相,甚至還可能有悖案件事實真相。由于案件發生的不可逆性所決定,法官對事實裁量中或多或少地存在一定的偏差是必然的。但是法官也只能根據證據推理出法律事實,這是一個客觀的現實,盡管有時候法官認定的法律事實與客觀事實相反,這也是司法制度和證據規則所規定的結果,可以說,這是我們追求司法公正所付出的代價。

  平衡對待案件

  制定法總是抽象和僵硬的,將僵硬的法律適用于活生生的案件,將抽象的法律規定與現實的個案結合起來,這是刑事司法所要解決的問題。許多法官都有這樣的經歷,有些判決在法律上是站得住腳的,但自己感覺不盡合理。似乎法律和情理之間存在價值上的沖突,如何克服這種缺陷,使合法和合理融合起來體現司法的公正、公平?這就要求法官在具體適用法律時,本著貫徹法的價值精神使得實施法律的結果符合情理。

  平衡各種矛盾與利益沖突,將各種利益維持在法律秩序的框架以內,保障安全是司法的基本價值目標之一,也是法官思維的一個重要特征。為了使社會各個成員的人身和安全得到保障,使他們的精力不至于因過分操心自我?;ざ拇?,對于不論是產生于個人與社會之間,還是個人與個人之間的糾紛和沖突,法律規范中都設置了和平解決的手段。

  在各種規范體系中,法律規則只不過是規定了某種限度,利益相互沖突的個人或集團在進行非暴力形式斗爭時,不得超越這個限度。一旦發生特殊的爭議,則由一個雙方都尊重其權威的法庭予以解決。在刑法領域通常表現為由國家機關以政府或國家的名義對罪犯提起公訴。其他許多法律的實施則取決于受害者為要求損害賠償、責戒和申訴等。

  在多數情況下,司法的確可以保證法律所要幫助和?;さ娜說玫絞實倍匾吶獬?,而適當和充分的損害賠償又可以反過來促使違法行為的受害者尋求法律的?;?。法官作為個別案件的裁判者,當然要根據已有的法律規則,對發生沖突的各種利益進行判斷,通過對事實的認定和對法律的適用,將失衡的社會秩序恢復到平衡的狀態。

  法官必須在原、被告對簿公堂時聽取不同意見,做到兼聽則明,即法官應不斷地從當事人對立的意見中找到最佳解決方案,通過程序中的解釋與論證使之成為具有規范效力的共識或決定。這種方式并非簡單的中庸之道,也不是無原則妥協而形成的平衡,而是只有通過專門職業訓練后形成的法官特有的資質。

  所謂平衡就是法官要達到適用法律公正和取得當事人信任的統一。前者是通過法律知識以及法律理論層面上的提高來達到的,而后者除了在擁有前者的基礎上,法官的素質、親和力以及言談舉止所加諸于當事人的影響和感覺亦十分重要。

  在案件的審判過程中,尤其是民事案件的審判過程中,法官給當事人一種相當的親和力,對案件的處理具有良好的導向。所謂過之則不及,任何事物都要有適當的量度,不能過,法官與當事人的距離也應該有一個適當的限度,既要給當事人一種可親的感覺,又不能失去法官的權威。

  避免不當行為對中立性的損害 

  法官在履行職責時,應當切實做到實體公正和程序公正,并通過自己在法庭內外的言行體現出公正,避免公眾對司法公正產生合理的懷疑?!噸謝嗣窆埠凸ü僦耙檔賴祿咀莢頡返謔豕娑ǎ骸啊罄戇訃3種辛⒐牧⒊?,平等對待當事人和其他訴訟參與人,不偏袒或歧視任何一方當事人,不私自單獨會見當事人及其代理人、辯護人?!狽ü俚牟壞斃形嵋鴯詼苑ü俚牟門心酥了痙ǖ墓騁?,所以法官應當堅決杜絕不當行為。

作者簡介

姓名:呂永波 姜琳煒 工作單位: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賽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水晶宫建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