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宫建筑

 首頁 >> 法學
何勤華:法律文明的內涵及其歷史解讀
2019年09月06日 09:49 來源:《法商研究》(武漢)2018年第6期 作者:何勤華 字號
關鍵詞:法律文明/歷史解讀/法律史/文明史

內容摘要:

關鍵詞:法律文明/歷史解讀/法律史/文明史

作者簡介:

  內容提要:關于法律文明的內涵,在西方各語種中研究還不是很多,在中文文獻中至今也沒有一部法學辭典對其作出闡釋。學者的論著雖然已有一些涉及,但系統的、整體的和深入的研究才剛剛開始。從歷史角度對法律文明的內涵進行解讀,我們可以得到7個方面的認識,即法律意識和法律思想;法典、判例以及法律規范;法律制度;法律實施、法律行為及其相應的設施;法律教育;法律學術;法律遺存。對法律文明之內涵的揭示,有助于法律文明之研究的進一步深入。

  關 鍵 詞:法律文明/歷史解讀/法律史/文明史

  標題注釋: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項目(11&ZD081)。

  關于“文明”一詞的內涵,學術界有眾多的闡述,大體的認識是:所謂文明,就是指人類進化(發展)到一定階段而形成的生存方式(樣態)以及其所創造的成果。其標志有八:一是私有制的產生;二是階級的形成;三是創造財富的能力達到了能夠養活一部分無需直接從事生產(獲取食物)的人口,從而形成了社會分工;四是在村落、聚落、城邑發展的基礎上,形成了城市(城邦);五是國家的正式誕生與運作;六是法律的基本定型;七是文字的誕生;八是除了物質生活之外,形成了相應的精神(宗教、藝術、建筑等)生活。①

  與文明的研究比較充分相反,關于“法律文明”之內涵的解釋很少,在中文文獻中至今也沒有一部辭典對其作出闡釋。然而,一方面,從理論上說,法律文明的研究與文明的研究一樣重要,因為它揭示的是人類社會進化發展至文明階段出現的社會現象,是衡量一個社會法治建設水平的標志,體現了人類法治發展演變的內在規律。對法律文明進行深入研究,可以提升我國法學工作者認識法和法學發展的水平以及學術自信和理論自覺。另一方面,從實踐上看,法律文明是對法律體系的構建,法的制定、實施和評判,法律教育和法學研究的發展狀況,法和法學與社會的互動以及其對人類整體文明的貢獻等,起著引領和導向作用,法律文明研究的深入,對于指引當前依法治國、建設社會主義法治國家的中國國家戰略有著重要意義?;詿?,筆者試圖就法律文明做一些內涵辨析以及歷史解讀,以引起學術界的關注與重視,一起來推動該問題的研究。粗陋浮淺之處,還請諸位同仁見諒與指正。

  一、法律文明的內涵

  與我們對文明的研究比較深入相比,學界對法律文明的探索才剛剛開始。

  (一)國外關于法律文明的看法

  在西方各發達國家,關于“法律文明”的研究不多。一方面,英語中“法律文明”(legal civilization)一詞,不是一個嚴格限定的概念。英文學者是在一個較為寬泛的語境下使用該詞。在這方面,legal civilizations近乎被等同于法系legal systems(法律制度,法律體系),主要指Common Law(普通法,英吉利法系)和Civil Law(市民法,大陸法系)。另一方面,“法律文明”(legal civilization)一詞有時主要講的是degree legal civilization(法律文明的程度),特別在于表示high degree of legal civilization(法律文明的高級階段)。而英美人使用更多的,大概是legal culture(法律文化),②主要指稱法律的精神和觀念以及圍繞與法律實施相關的各個領域。

  在法語中,一般也不說法律文明,而是用法律文化(La culture juridique)一詞取代。而對什么是法律文化,一位魁北克法律學者做出了如下定義:法律文化有多種含義:第一種含義,其可被用來表示法律人的思想和實踐;第二種含義則是一個特定共同體的法律人群體的思想和實踐所體現的國別或地區的特點。第三種含義是非法律人群體(普通民眾)對于法律的認識和認同。③

  在德語中,法律文明一詞表達為Rechtszivilisation,如Menschliche Rechtszivilisation(人類法律文明)、Europaische Rechtszivilisation(歐洲法律文明)等,但用得不廣泛。西班牙語中,只有文明(Civilizacion)一詞,而無“法律文明”之用語。意大利語中有法律文明(CiviltàGiuridica)一詞,但該詞一般是相對于“法律傳統”(Tradizione Giuridica)而言的。④法律文明主要包括當代,而法律傳統關涉到的僅僅是過去。例如,有一部作品,書名就是《歐洲法律文明與羅馬法傳統》⑤。在國外的法律辭書中,日本的法學辭典一般以收詞量豐富為人們所知。但在巖波書店于1937年出版的權威法律辭書《法律學小辭典》⑥中,沒有法律文明的釋義。過了近80年,在有斐閣于2012年出版的《法律用語辭典》(2012年第4版)⑦中,仍沒有設置法律文明的條目。

  (二)中國學界對法律文明的認識

  在我國,雖然早在20世紀50年代,就有領導和學者提出“法制是一種文明”的觀點,⑧但當時并沒有引起政府和學界的重視。提出法律文明這一概念,是最近幾年的事情。

  在20世紀中國出版的各種辭書和專著中,涉及法律文明的論述很少。在清末及民國時期出版的法律辭書中,對法律文明都沒有設置條目予以闡釋,如由日本學者清水澄編著、中國留日學生張春濤和郭開文翻譯的《法律經濟辭典》,⑨雖然在當時影響巨大,但對法律文明只字未提。稍后,由著名民法學家李祖蔭編的《法律辭典》⑩也同樣如此。至20世紀30年代中葉,相繼推出的兩部大型法律辭典,即汪翰章主編的《法律大辭典》(11)和鄭競毅編著的《法律大辭書》,(12)雖然收錄法律詞目比較多,對詞目的解釋也很詳盡(如《法律大辭書》對“法國法”一個詞目的解釋就用了7000多字),但對法律文明,也未設置詞目,在其他相關詞目的解釋中,也沒有涉及一點內容。

  1949年新中國成立以后,受“左”的指導思想的影響以及對法、法治和法學的極端不重視(法律虛無主義)的影響,民國時期的上述辭書都受到禁止,我們自己也沒有編纂新的法律辭書。當時,我們在學習蘇聯“老大哥”的法和法學時,也曾翻譯了一些法學著作和辭書。例如,法律出版社曾于1957年、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曾于1958年分別出版了《蘇聯法律辭典》(第一分冊,民法部分;第二分冊,刑法部分;第三分冊,國家和法的理論部分)和《蘇聯法律辭典》(國家與法權通史部分、蘇聯國家與法權歷史部分、羅馬法部分)等大型法律辭書,其主編均是蘇聯著名法學家庫德利雅夫采夫。其中,收錄了“自然法”“歷史法學派”“法治國”“法老”“自由大憲章”“神明裁判”“法學階梯”和“摩奴法典”等名詞,但對“文明”和“法律文明”,也同樣是只字未提。

  1978年改革開放之后,在我國于1980年出版的第一本《法學詞典》中,沒有關于法律文明的釋義。過了4年,《法學詞典》獲得修訂,在修訂本中,也仍然沒有設置法律文明的條目。同時,我們注意到,由李偉民主編的法律專業大辭書《法學辭源》,(13)也沒有設置法律文明的詞目。此外,1984年出版的《中國大百科全書·法學》,對“法律文明”不僅沒有設置條目,而且連提都沒有提到(法治、法學世界觀等,雖然沒有條目,但已有提及)。1995年修訂以及出第二版時,“法律文明”仍然沒有設條,也沒有相應的說明與解釋。2015年在編輯《中國大百科全書·法學》第三版時,法理學分科最初也沒有設計“法律文明”條目,后來筆者向法理學分科主編李林、劉作翔教授建議,加設此條目,并毛遂自薦,由筆者來承擔該條目的寫作任務。

  而在學者的著述中,對法律文明已略有提及,雖然在概念上還有分歧。例如,有提“法律文明”的,(17)有提“法律制度文明”的,(15)有提“中華法律文明”“漢語法律文明”“歐陸法律文明”“中國傳統法律文明”“西方法律文明”“盎格魯-美利堅法律文明”等的,(16)也有提“法制文明”(17)“法治文明”和“法律文明秩序”的,(18)等等。但所表達的意思大體相同,基本上都是指向法律文明,并涵蓋了法律理念和意識、法律制度與原則、法律的實施與運作等,只是在一些細節上略有區別。

  例如,於興中在《法治是一種文明秩序》一文中,就將法治視為法律文明秩序,并認為它是一種外向型的、權利本位的、重規則的、權威文件至上的文明秩序。(19)但對什么是法律文明,并沒有做出說明。而從作者將“法律文明秩序”“法治社會”“法治”這三者視為同一個概念來看,他所說的法律文明,范圍非常廣泛,包括法律觀念、法律原則、法律規范和法律制度,涉及法律的制定和實施的全過程。當然,從作者的論述中,可以很明顯地感受到,他認為與法治同義的法律文明秩序,并不是一種“最佳的善”“僅有法治,對于一個理想的文明社會是遠遠不夠的,還應該注重[中國文化傳統中的]德性的建設……應該對法治持一種建設性的批判態度”。(20)

  又如,張晉藩在《中華法制文明的演進》一書中指出:“中華法制文明是以黃河流域的中原法文化為主干發展起來的,同時也吸收和綜合了長江流域的先進法文化。苗人肉刑的發現和被廣泛適用,證明了中華法制文明的多元性和民族間法文化的吸收與融合……中華法制文明包括制度文明與精神文明兩部分,它是中華民族偉大創造力的體現,對于世界法制文明的發展產生過巨大的影響。由于中華法制文明具有豐富的文化內涵和卓越的創造性,因而在很長一段時間居于世界法制文明發展的先列”。(21)張晉藩進一步指出,在上述歷史條件下誕生的中華法制文明的內涵,主要包括引禮入法、禮法結合,以法治國、法為權衡,罪刑法定、援法斷罪,家族本位、倫理入法,權法沖突、法吏互補,諸法并存、民刑有分,援法生例、以例輔法,無訟是求、調處息爭,統一釋法、律學興起。(22)這里,張晉藩觀念中的法制文明,其所包含的要素,既包括法律制度和原則,也涉及人情與法理、禮儀,還包含了法律的學術,也是一個比較寬泛的概念。

  再如,于殿利在《巴比倫與亞述文明》一書中,不僅詳盡地考察了古代美索不達米亞文明的誕生以及其演變歷程,而且聚焦于法律文明之上。他認為古代美索不達米亞文明,從本質上說,就是城市文明、商業文明和法律文明。這三者互相關聯,密不可分。由于該地區很早就建立起城市,進入城市生活,從而帶來商品生產、商品貿易的繁榮和發達;建造起各種建筑和公共設施;形成各種社會組織和管理機構,如市長、長老會議和公民大會;也誕生了人類歷史上最早的公民“阿維魯”(Awilum,來自城市Alum一詞)。為了對商品的生產和交易,公民的各種權利以及城市生產和生活的秩序提供堅強的保障,進行有序的規制,人類歷史上最早的成文法典以及系統的法律體系誕生了,發達成熟的法律文明成長起來了。因此,法律文明既是古代美索不達米亞文明的主要特征,也是該文明的基礎。在已經出土的楔形文字黏土泥板文獻中,95%以上是法律的內容。因此,“古代美索不達米亞文明從根本上來說,就是法律文明和契約文明”。(23)由于是法律和契約的文明,因此美索不達米亞文明的內涵極其豐富,核心就是公平、正義和對“人”(自由民、公民)的尊重和?;?。(24)

  總結上述學術界對法律文明的認識,筆者認為,可以將法律文明定義如下:法律文明就是人類文明中與法律相關的各項元素的總和,包括法律意識和法律思想,法典、判例以及法律規范,法律制度,法律實施、法律行為及其相應的設施,法律教育,法律學術,法律遺存。

作者簡介

姓名:何勤華 工作單位:華東政法大學法律文明史研究院

職稱:教授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賽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水晶宫建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