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宫建筑

 首頁 >> 地區版塊 >> 浙江
陳壽燦:浙學傳統與浙江精神 ——“浙江精神與新時代新使命”理論研討會發言摘要
2019年09月11日 10:11 來源:《浙江日報》(2019年9月10日4版) 作者:陳壽燦 字號
關鍵詞:浙江精神;批判精神;中華傳統文化

內容摘要:編者按:2006年初,時任浙江省委書記習近平同志在《浙江日報》發表署名文章,明確提出要與時俱進地培育和弘揚“求真務實、誠信和諧、開放圖強”的浙江精神。浙江精神,淬煉了浙江優秀傳統文化,是對浙江人民在創造燦爛文明中孕育的精神品格的深刻總結,是浙江人民的寶貴精神財富,具有強大的生命力和創造力。9月 6日,為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學習貫徹省委關于新時代大力弘揚浙江精神的要求,省委宣傳部、省社科聯在杭州召開“浙江精神與新時代新使命”理論研討會,深入研討浙江精神的思想價值和時代使命。2006年,時任浙江省委書記習近平同志發表署名文章,用十二個字——“求真務實、誠信和諧、開放圖強”概括了浙江精神,并把浙江精神解讀為支撐、推動、引領浙江人民創造自己燦爛文明的文化力量。

關鍵詞:浙江精神;批判精神;中華傳統文化

作者簡介:

  編者按:2006年初,時任浙江省委書記習近平同志在《浙江日報》發表署名文章,明確提出要與時俱進地培育和弘揚“求真務實、誠信和諧、開放圖強”的浙江精神。浙江精神,淬煉了浙江優秀傳統文化,是對浙江人民在創造燦爛文明中孕育的精神品格的深刻總結,是浙江人民的寶貴精神財富,具有強大的生命力和創造力。浙江作為“三個地”,必須在新時代大力弘揚浙江精神,加快推進“八八戰略”再深化、改革開放再出發。9月6日,為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學習貫徹省委關于新時代大力弘揚浙江精神的要求,省委宣傳部、省社科聯在杭州召開“浙江精神與新時代新使命”理論研討會,深入研討浙江精神的思想價值和時代使命。本報今摘要刊發與會的部分專家學者及代表的發言,以饗讀者。

  浙江精神的形成,我們可以從浙江實踐與浙學傳統、浙江文化史乃至中華民族文化史等角度加以闡發。自上世紀90年代以來,浙江省先后總結出“四千精神”“新四千精神”等,這些研究闡明了文化與經濟之間的內在邏輯關聯,也進一步確立了從浙江精神這一角度探究當代浙江發展的文化路徑。2006年,時任浙江省委書記習近平同志發表署名文章,用十二個字——“求真務實、誠信和諧、開放圖強”概括了浙江精神,并把浙江精神解讀為支撐、推動、引領浙江人民創造自己燦爛文明的文化力量。

  浙江精神是浙學傳統化育的文化成果。浙江有著7000年文化史,歷來享有“人文淵藪”之美譽。浙江先民先后創造了河姆渡文化、良渚文化、古越文化。自東漢經魏晉南北朝,浙江的學術與文化發展雖不如中原一帶,但其自身仍有較大發展和傳播,出現了王充等一些著名的思想家,王充“疾虛妄”的批判精神成為后世浙江學人內省的重要思想資源。南宋以降,出現了以葉適、陳亮和呂祖謙為代表的浙東學派,以王陽明為首的姚江學派,以劉宗周為首的蕺山學派,以及以黃宗羲、全祖望等為代表的清代浙東學派等。王充以降,浙江學術界雖然并沒有形成統一的學術流派,但卻始終秉承了批判精神、包容和合、關注現實的優良傳統。浙學的批判精神形塑了浙江人求真、創新的文化氣質,從而成就了浙江人在近代以來的中國思想啟蒙、社會革命以及改革開放以來勇立潮頭、敢為人先的文明風貌。浙學發展過程最為充分地體現中華民族文化的包容和合取向,這種文化氛圍成就了浙江人包容、和合的文化品格。關注現實是浙學的又一個優良傳統,從王充的“疾虛妄”到永嘉事功學說,再到明清兩代的浙東史學,關注現實一直是浙學的最基本取向。浙東史學所秉承的亦是這一傳統,其研究關注現實的路徑是:一方面,浙東史學的研究特別強調鄉土文化的文脈傳承,強化了傳統在現實中的流傳;另一方面,浙東史學注重外王經世事實的實際開辟,以圖從歷史事跡的演變中尋求現實困境的可能出路。浙學的這種傳統在其自身的發展中也得到了不斷的強化,最終匯聚成為激發浙江“求真務實、誠信和諧、開放圖強”之精粹的源頭活水,也直接形塑了浙江精神,為浙江的經濟、社會發展提供了內在動力。

  浙江精神與中華傳統文化之間具有高度的內生性統一。浙江精神雖然是一個有其明確地域性指向的概念,但在其自身的成長中,得益于宋室南遷、中華文脈南移的歷史機遇,浙學與浙江精神及其發展和中華民族傳統之間有著超乎尋常的高度一致性。隨著宋室南遷,北方各世家大族、學術大儒也多有南遷者,曾經的學術中心——中原一帶在中華民族的文化版圖的地位迅速下降,江浙地帶迅速崛起為當時中華民族文化的中心。先秦及至兩漢的經典儒學在經歷了隋唐以來佛教的沖擊之后,一分為三,程朱理學、陸氏心學、金華婺學,又在儒釋道的融合中走向陽明心學以及明清之際的浙東史學。在這一文脈中成長起來的就不僅是浙江人民的人格氣質與價值取向,而且代表中華民族文化在浙江的生動體現。當陽明學成長為中國傳統文化最后的原創性高峰,以及明清浙學成長為近代中國思想啟蒙的先聲之時,浙學傳統也同時為近代以來中國革命提供具有活力的文化力量。對于浙江人來說,這是一種無上的榮光,也意味著光榮的文化使命。

  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進程已充分表明,浙江人民沒有辜負這一文化的榮光與使命:新中國成立70年來,浙江精神引領浙江人民率先進行市場取向的改革,培育了充滿生機與活力的市場主體,極大地解放和發展了生產力,成為能動的經濟創造力;極大地促進了社會全面進步,成為巨大的社會凝聚力;極大地促進了浙江的法治建設、文化建設與生態文明建設,成為核心的文化競爭力。在新時代,浙江精神將繼續為浙江干在實處、走在前列、勇立潮頭,全面實現“兩個高水平”建設提供強大精神力量。

 ?。ㄗ髡叩ノ唬赫憬ど檀笱?,本文節選自《大力弘揚浙江精神 奮力踐行時代使命——“浙江精神與新時代新使命”理論研討會發言摘要》)

作者簡介

姓名:陳壽燦 工作單位:浙江工商大學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天昱)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水晶宫建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