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宫建筑

 首页 >> 地区版块 >> 北京
发展的经济学含义:富裕与自由
2019年05月31日 14:50 来源:深圳特区报 作者:刘业进 字号
关键词:自由;富裕;人类

水晶宫建筑 www.waffba.com.cn 内容摘要:他们敢说废除私有财产、取缔货币、取缔交易、取缔市场,但他们仅存的理性使他们不敢妄言取缔分工、取缔监狱。3、符合“持有的正义”就是正义的现代道德哲学家和政治哲学家都认为自由是文明社会和现代国家的必要条件。罗尔斯的同事兼对手诺齐克提出一个对罗尔斯正义原则具有颠覆性的替代性正义原则:资格理论,即一切人类追求的物品只要符合“持有的正义”就是正义的,持有的正义原则包含三个反复运作的检验准则:获取的正义、转让的正义和矫正的正义。4、自由是人类天性中的构成性因素之一把监狱视为自由的物证可能存在的一个分析性困境是,在自由社会和极权社会都存在监狱。

关键词:自由;富裕;人类

作者简介:

 

 ?。ㄗ髡叩ノ唬菏锥季妹骋状笱С鞘芯霉补芾硌г海?/font>

  提要:森的理论揭示出一个深刻的道理——千百年来经济发展就其本性而言是自由地增长,而人们直观上所看见的、所理解的却是人均收入的提高,也就是富裕。

  199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阿马蒂亚·森(Amartya Sen)写了一本书《以自由看待发展》提出一种新的经济发展观。他指出,发展就是扩展人的自由,自由即是实现经济快速增长的条件和工具,但自由首先是发展的首要目的。为什么不是“作为人均GDP达到2万美元的发展”,而是作为自由的发展?森驳斥了很多流行的谬误,例如一种常见的谬误说,自由是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后才需要和值得追求的,自由是一项奢侈品,贫穷国家在推动经济发展时不要过多强调自由。而国内也有人认为经济发展的“中国经验”或“中国模式”是“低人权优势”。森的理论揭示出一个深刻的道理——千百年来经济发展就其本性而言是自由地增长,而人们直观上所看见的、所理解的却是人均收入的提高,也就是富裕。以至于很多发展中国家想当然地认为发展就只是求富裕,这大大误解了发展。按照森的理论解释:发展就是自由的增长。鉴于此,联合国前秘书长安南这样评价森的工作:“全世界贫穷的、被剥夺的人们在经济学家中找不到任何人比森更加言理明晰地、富有远见地捍卫他们的利益。他的著作已经对发展的理论和实践产生革命性影响。联合国在自己的发展工作中极大获益于森教授的明智和健全?!北终庋姆⒄构?,我们同时收获自由和财富。

  1、市场的非工具性

  有人把社会发展目标定义为狭隘的物质层面,“有吃有喝就足够了”。仔细一想这是一种万物灵长的自我降格,试想动物的“理想”不就是这样吗?监狱是自由的物证,如果一个人有必要被惩罚,那么把他投入到监狱吧,这一惩罚措施的一个显而易见的预设是,人都渴望自由,剥夺自由是对人最强有力的惩罚。通过剥夺其最渴望的东西,才能予以足够有效的惩罚效果。在实践中,以消极的方式践行自由的人们,为什么一转到积极的方面,就语焉不详、缄默不语或干脆否认呢?监狱,以残酷的方式昭示着真相,即没有人不渴望自由,如若不是这样,把一个人投入监狱将失去惩戒意义。神谕哲学的经典作家们喜欢预言,但他们似乎不敢贸然在监狱是否还需存在的问题上作答。他们敢说废除私有财产、取缔货币、取缔交易、取缔市场,但他们仅存的理性使他们不敢妄言取缔分工、取缔监狱。衣食住行是人的基本需求,相应的本能作为信号机制以及基于分立的财产权利的分工合作体系作为生产机制保障着人的基本需求。文化-生物协同演化造就我们当下的状态。对于衣食住行的理想状态,我们如果恰当地称之为“富?!钡幕?,人的天性另一个重要方面不应被忽略——那就是“自由”?!白杂?富?!惫钩赏暾娜说淖非?。而基于分立的财产权利的分工合作体系其实保障的也恰是两个方面:自由和富裕。阿马蒂亚·森就特别强调市场的非工具性一面,即市场给人以自由。正如中世纪时期人们说,城市的空气给人以自由。

  2、经济行为驱动人类进化

  自由是人性的组成部分。我们很难用纯粹的器物和技术定义人类和文明现象,比如“直立行走”“使用工具”“劳动创造人”“会说话”……从文明诞生的那一刻(人脱离动物界的标志性时刻),自由就伴随着文明。最没有异议、能表征文明的莫过于语言能力和语言现象??墒怯镅蕴烊坏卮湃思驶ザ钠鹪刺卣?,人与动物之间是发展不出完整复杂的语言的。现代人与任何驯化动物、现代宠物或实验室的灵长类动物无论如何互动都发展不出系统的语言。孤岛上隔离的鲁滨逊也是发展不出语言的。语言,其诞生极有可能伴随着平等自由主体的互动。最近,纽约州立大学宾汉姆分校的经济学家Haim Ofek提出一个令人振奋的假说:交换(及其背后的分工)或者说经济行为驱动人类进化,如脑容量的上升和对所占据生态空间的大范围扩张。交换和分工需要极其复杂的主体间社会交往能力。交换带来的适应性优势驱动语言的进化,而由语言的介入所促发的文化演化进程,把人类迅速提升到现在这样的理性水平和技术状态。自由定义人,自由造就人,自由扩展人类的行为能力。不要说近现代以来人们就追求自由,从更久远的历史考察,文明开初,人类就在追求自由并且具备了一些自由。毋庸讳言,文明的历程的确经历了一个被称为奴隶社会的时期,但这不是“人不需要自由”的证据。自由是人性的构成性因素,正如交换是人的天性之一,任何人为的诅咒、说服、摧毁、取缔、迫害都无法根除这个天性。奴隶可以建造金字塔,但奴隶造不出波音飞机。很可能是效率上的优势与自由作为人性中的构成性因素共同促进了奴隶制最终消失。在当今世界上,发达的经济体刚好也是自由度指数相对较高的经济体,这并不奇怪。

  3、符合“持有的正义”就是正义的

  现代道德哲学家和政治哲学家都认为自由是文明社会和现代国家的必要条件。罗尔斯把正义概括为两个原则:1、等度自由优先。2a、机会均等,特别是社会公职机会向才能开放;2b、差别原则,即差别存在的前提是有利于社会中的最少受惠者且这几项原则按照1>2a>2b的词典式排列。虽然罗尔斯的正义理论遭受不少批评,但罗尔斯把自由列为正义社会制度结构的首要地位是毋庸置疑的。罗尔斯的同事兼对手诺齐克提出一个对罗尔斯正义原则具有颠覆性的替代性正义原则:资格理论,即一切人类追求的物品只要符合“持有的正义”就是正义的,持有的正义原则包含三个反复运作的检验准则:获取的正义、转让的正义和矫正的正义?;谡庵终謇砺?,诺齐克认为最好的国家是“最弱意义国家”——即只?;じ鋈说纳?、财产和自由的国家。如果超越最弱意义国家企图做的更多,做更多必须花钱,多花的钱没有经过产权主体的同意,如果通过征税进行强制财富转移,那就是剥夺和强迫劳动,强迫劳动就是奴役。虽然现代国家普遍越过了诺齐克“最弱意义国家”划定的界线,但诺齐克的理论上的彻底性是清晰的,逻辑是站得住脚的。也许现实的政治实践很复杂,至少亚当·斯密定义的“君主的义务”就超越了诺齐克划定的边界,但斯密在谈到政府提供必要的公共设施上仍然是非常谨慎的。综上所述,亚当·斯密、罗尔斯和诺齐克都把自由列为一个良好社会秩序的重要事项。

  4、自由是人类天性中的构成性因素之一

  把监狱视为自由的物证可能存在的一个分析性困境是,在自由社会和极权社会都存在监狱。既然监狱是自由的物证,是否废除监狱就增加一个社会的自由?不得给予任何机构和个人非法侵犯他人自由的自由。也即,在一个共同体中,经过反复的演化试错过程,迄今为止少数一些社会达成了基本自洽的自由体系。在这样的社会中,自由仅因为自由扩展本身受到限制;在这样的社会中,存在于一般共同体每个人由以构成秩序的一般规则,包括成文法,尤其是以财产权利规则为核心的罗尔斯第一正义规则所界定的那些权利,构成自由的保障。在自由社会中合法剥夺一个人的自由是为了自由;在极权社会中剥夺一个人的自由常常意味着对自由的侵犯。所以可能吊诡地存在这样的情形:同样是监狱,一个是捍卫自由而设,一个是为侵犯自由而设。同样的监狱被控制在不同人的手中,所起的作用在性质上也可能迥然不同。

  如果承认自己属于非人类动物,那么只要富裕就足够了;如果我们自视为人类,那么我们需要富裕和自由,二者不可或缺,自由是人类天性中的构成性因素之一。不承认自由或诋毁自由是人类的自我降格,也是文明的倒退。

作者简介

姓名:刘业进 工作单位: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城市经济公共管理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天昱)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