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宫建筑

 首頁 >> 當代中國 >> 研究園地 >> 文化
傳承與建構中華新文化新經典 ——茅盾、茅盾文學獎與新中國文學70年
2019年10月09日 09:58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張麗軍 字號
關鍵詞:茅盾;當代文學;茅盾文學獎;中國文學

內容摘要:在第十屆茅盾文學獎即將頒發之際,回顧和總結茅盾及以其遺愿設立的“茅盾文學獎”,我們發現,如同魯迅對百年中國新文學有著從未中斷的文學影響一樣,茅盾不僅以其多種文學實踐、獨特審美理念、豐富的創作成果成為中國新文學的大師,為當代文學發展提供審美資源和創作范式。它以一種內在的、潛移默化的、不斷累積的審美品格和精神追求,推動著當代中國文學的發展,建構民族的文學史詩,創造和豐富著當代中國人的審美文化生活。茅盾文學獎在重視現實主義審美風格之外,還對文學審美品質有著極高的追求,特別倡導文學創作審美品格多元化、文學主題意蘊多樣化。

關鍵詞:茅盾;當代文學;茅盾文學獎;中國文學

作者簡介:

  在第十屆茅盾文學獎即將頒發之際,回顧和總結茅盾及以其遺愿設立的“茅盾文學獎”,我們發現,如同魯迅對百年中國新文學有著從未中斷的文學影響一樣,茅盾不僅以其多種文學實踐、獨特審美理念、豐富的創作成果成為中國新文學的大師,為當代文學發展提供審美資源和創作范式,而且在其逝世之后依然有著巨大的精神影響。以茅盾名字命名的“茅盾文學獎”經過十屆的評選、近四十年的發展歷程,已經成為中國文學最具影響力、知名度和美譽度的國家大獎。它以一種內在的、潛移默化的、不斷累積的審美品格和精神追求,推動著當代中國文學的發展,建構民族的文學史詩,創造和豐富著當代中國人的審美文化生活。

  茅盾:對時代同聲共振的審美書寫

  作為百年中國新文學具有重大影響力的作家,茅盾是一位創作實績極為突出和有著自己鮮明審美理念的作家。他在編輯、創作、理論與批評等多個領域有著重要的、開拓性的精神影響。從某種意義上而言,茅盾屬于“作家中的作家”,是有著深厚理論背景、較高文化素養、引領時代審美文化的文學大家。

  20世紀20年代,茅盾在文學翻譯中,接觸到了北歐文學,開闊了文學視野和審美理念。1921年,中國新文學史上第一個文學社團“文學研究會”成立,茅盾是這個社團的倡導者和組織者之一。文學研究會所倡導的“為人生”的現實主義文學觀,宣告了視文學為“游戲和消遣”時代的結束,接續了《詩經》的現實主義文學傳統,重新弘揚了司馬遷“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成一家之言”的史傳傳統和曹丕的“經國之大業、不朽之盛事”的文學功用觀。更為可貴的是,茅盾所倡導的“為人生”文學觀,以一種創造性轉換和創新性發展的審美思維方式,為民族國家的建立、傳統文人的現代轉型、文化共同體的審美想象開辟了一條現代性審美路徑,與魯迅的“立人”思想、“精神界之戰士”遙相呼應,推動了中國新文學主體精神和審美精神內核的建構。

  在中國現代文學第二個十年,茅盾開始了文學創作實踐。1927年開始,茅盾創作“蝕”三部曲和長篇小說《虹》,塑造了眾多“時代知識女性”形象,準確把握、精彩描繪了那個時代的弄潮兒形象,有著開創性價值,是對時代進行“同聲共振”的審美書寫。這需要對時代的深刻把握、理解和思考,不僅是對作家創作才情、生命體驗、語言能力的考驗,更是對作家社會觀察、理論素養和哲學社會科學能力的挑戰。這在今天依然如此,如何書寫“當下現實主義”依然是21世紀的一個文學難題。

  茅盾創作的《子夜》和“農村三部曲”,進一步顯現了其審美理念和文學追求,在某種程度上呈現出司馬遷“史傳”傳統的新發展,有著描摹、闡釋與引領中國社會發展的雄心壯志。

  長篇小說《子夜》是現代文學史的經典之作。作品描繪了20世紀30年代上海十里洋場上畸形的金融資本市場,吳蓀甫盡管抱有“實業救國”的理想,卻在現實面前一敗涂地?!蹲右埂凡禿突卮鵒俗什準段撾蘗α斕忌緇岱⒄溝氖貝行奈侍?,展現了“社會剖析派”的審美理念、創作方式和宏大敘事風格。

  “農村三部曲”則是對20世紀30年代中國鄉村社會現狀與未來的整體性思考。作品是對變動的老中國、對“老中國兒女”的“新變化”書寫,呈現出了“老中國兒女”的覺醒、猶豫、掙扎與新的嬗變。覺醒的、反抗的“老中國兒女”無可阻擋地站起來了?!芭┐迦殼敝械摹洞翰稀訪櫳戳艘晃灰簧枷搿按匆怠鋇睦弦淮┟窶賢ūπ蝸?,遺憾的是老通寶不僅沒有致富、創業,反而背上了越來越沉重的債務。這讓一生勤奮的老通寶百思而不解,直至死前老通寶才有所悔悟,兒子阿多是對的,要走出一條新路來。有意味的是,老通寶的創業之路及其夢想,竟然一而再地在當代中國文學中出現,二十世紀五六十年代柳青的《創業史》、80年代賈平凹的《臘月·正月》和21世紀關仁山的《金谷銀山》都在不同程度延續和書寫這一中國農民的“創業夢”。

  20世紀50年代,茅盾發表《夜讀偶記》,對新中國成立初期的文藝創作實踐進行分析,倡導“人民的”現實主義,指出社會主義現實主義可以加一點象征手法,在現實中融入光明的指引和希望,融入革命浪漫主義的激情和氣魄,促進了十七年文學中革命歷史長篇小說的創作。

作者簡介

姓名:張麗軍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鐘義見)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水晶宫建筑